• 第八十四章擎苍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1字

    黑夜也是有效的避免了他们的模样会给凡人们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此时最忌的便是节外生枝了。

    几人行走在小巷中,尽量的避免遇到人群。魔族在前方不远处便有一个栖息之地,这地点隐蔽得很,也是一个四进小院。

    此时的几人都有些内力流失体力不支,因此速度也自然而然的慢了下来。顾杰背着那贴身侍卫也是一声不吭的跟着。

    说起来几人之中受伤最少的竟然是他,不过这也是相对的,毕竟所有人都已经尽了全力,也不能因着受伤的多少来判定一个人的尽力程度。

    众人沉默的走着,终于是到了门口。

    这小院从外表上来看与其他的院子并没有什么区别,至少在凡人眼中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富之家。或许邻居会嘀咕嘀咕这家人闯北的很少回家,每次拜访都会落空。

    不过也是没有人怀疑这群人的身份。

    此时的魔君几人从后院翻墙而进。因着管家与奴仆都是彻彻底底的凡人,因此若是让他们看见了染血的衣裳与提着带血武器的他们,一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若是他们一个害怕报了官更是麻烦,若是动了手就是给魔族名声上抹了黑,还占了个恃强凌弱的不讲道理,二若是不动手,他们又哪有时间在凡间这样的虚耗。

    几人略施轻功毫无声息的进了屋子,此时的院子里一片寂静,日落而息的凡人也是早就睡了。

    擎苍几人简单的分了下住处,便各自疗伤去了。擎苍将治疗外伤的良药给了顾杰,命他给那个昏迷到现在的贴身侍卫上药。

    其实他受的都只是外伤,算起来也都是轻伤,若是涂上药膏好好休养也是什么事都不会有的,相比较而言他自己的这个胸前的上才是真的棘手。

    回到了自己的厢房,擎苍终于能够仔细的观察伤口了。他脱下半只袖子,低下头来。

    那伤口很是奇异,因着宫翎羽的威力,他的右心足足被划开了一扎大的伤口,而这个伤口此时并没有流出一滴血,因此擎苍也是有幸见证到了伤口到底是什么样的。

    皮开肉绽,粉色的肉皮与外面的皮肤颜色完全不同,甚至是能够见到里面的骨头,那肉纹路分明,看起来新鲜又健康,根本不像是中了毒的样子。

    可是这样敏感的位置被切出了这样打的口子,确实没有一滴血的流出,实在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此时的擎苍想了想,拿出了那条宫翎羽,是的,因着神族的全军覆没,而药寿也是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因此擎苍也是将这个上古神器带了回来。

    它就像一只最为普通的羽毛,看起来完全的毫无威胁,通体雪白,好似洁白的天鹅毛。实际上它是由九天山上经过寒雪与高温打造的金刚不坏的雪莲蕊打造。

    九天山上雪莲蕊是最为坚硬的花蕊,蜜蜂每一次采集雪莲蜜都是冒着生命危险,而雪莲蜜也是全天下最为稀少却也是最为令人回味无穷欲罢不能的蜜,因此一直是有价无市。

    而有一位上古打造兵器绝对的称霸天下的上神,便用雪莲花的花蕊经过各种煅烧制成了羽毛形状的武器,为了送给心爱的女人当作玩具。

    时间流转,也是很快。一转眼间天谴转瞬即逝,而又烙下了深刻的印记。多少人灰飞烟没,从此籍籍无名。又有多少人一夜成名,飞黄腾达。

    而这一对精灵族的伉俪也是在这场灾难中陨落,他们手里的众多宝物也是被相熟的人拿了去,几经波折转辗,如今都已不知何物花落谁手。

    擎苍盯着手里这个看似无害实则锋利万分的羽毛看了半晌,却也是看不到有啐了毒的痕迹。

    他又低头看了看伤口,也是没有丝毫的痕迹。

    无色无味的毒也是不多见,一般的毒要么会带有些以颜色,要么会有或好闻或不好闻的气味,有些毒药甚至能够散发出带有颜色的烟雾,这都是很正常的。

    而只有至毒之药或者是手艺极其高超的制毒人制出来的毒药才会是这种效果。而这个毒药显然是两者都占了。

    擎苍陷入了沉思。能够制作这样毒药的人屈指可数,整个大陆也就那么几个人,而这种一直令他很熟悉的感觉挥之不去。

    擎苍将心里的人选排出了一个又一个,突然间猛地顿住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完全符合,可是他却完全没有考虑过的人,他的姐姐。

    他猛然想起姐姐在他还小时不经意间跟他提起过这毒药,甚至是描述过中了毒的情形。即便是他并不知道名字,但是也是依稀有些印象的,怪不得他总有种熟悉感。

    可是擎苍的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他绝对是不相信姐姐会害他,但是姐姐的毒药竟然是落在了奸人之手,这是他无法想到的。

    不说姐姐的警惕性是有多高,就说神魔二族积怨已深,姐姐再怎么与神族的人交好也是不会送他们毒药反过来害自己的。

    擎苍转念一想,这毒药应该算是姐姐最早期的作品之一了,时隔已久,该是哪次大战中不小心被间谍卧底偷了配方,而后也是忘记了是魔族的东西,竟然用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这种解释看起来很是牵强,不过擎苍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随即他进入了浴桶沐浴更衣。浑身的血腥气是要去一去的,有些小的伤口也需要药浴来暂且敷一下。

    一切都得等回到魔村再说。他们今晚还得连夜赶路。因着开始沐浴前又是一个暗探赶来,此时的魔族已经进入备战,众人皆等在魔君大厅里。

    若是此时的他没有回去,那么这场战争会有极大的风险。

    几个人简单的收拾好换了身衣服便在大厅内碰了头,此时的贴身侍卫已经醒了。先前擎苍怕他会失血过多而死亡,因此也是临时封了他的几个重要脉穴,而因为封住的时间有点长,此时的他还有些手脚发软。

    而虽然主要脉穴是被封住了,可是他仍然还是有些失血过多,脸色也是从未有过的苍白,不光是这个贴身侍卫,擎苍环顾了一圈,几人的脸色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太好。

    气血气血,精气对于修炼的人来说很重要,而血液更是重中之重,亏了气血里任何一样都是对于身体极大的损伤,影响内力与修为。

    而若是大战过后及时的进补,则会比平时修炼更为增长修为。而若是什么也不做只是想着慢慢恢复,久而久之身体就会垮下来。

    因此擎苍从戒指里拿出了珍藏的,平时很难得一见的回血丹,甩手给了众人一人一粒。

    李青暮云常年随着擎苍征战沙场云游四方,自然是不客气的一仰首便吃了进去。有了这么一颗回血丹,可比修炼再多天也都有用。而顾杰和那个像鬼一样的贴身侍卫却是没有那么豪爽的仰头就吃。

    “魔君,树下无碍,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是属下能够吃得起的。”那个贴身侍卫说话了,他自从想通后整个人也恢复了原来的那种侍卫的卑微与低声下气,甚至还软绵绵的摆了摆手。

    擎苍见不得魔族人这副虚弱的样子,他撇开眼来。

    “给汝的,就收着。”话也不多说,态度也是表明。他堂堂一代魔君还差这么几颗回血丹不成。

    只要是真心对待他,对待魔族的人,他自然是不会亏待的。这个态度他老早就摆明了,也是他的真诚聚拢了如今这么多的人心。

    此时顾杰确实没有犹豫的吃了下去,他心里清楚擎苍喜欢爽快人,也是不耽误大家的时间。

    那贴身侍卫看着大家都看着他,也是一仰头就吃了进去,一瞬间,便感觉到一股暖流在顺着体内流走,四肢百骸都有种肿肿的涨涨的满足感,一瞬间有些发冷的身体微微回暖,甚至是有了股热意。

    因为回血丹毫无副作用还对身体有极大的好处,甚至能够强身健体促进修炼,因此李青与暮云经常会服用回血丹,因此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反应最大的是贴身侍卫。因为他的伤比较重,因此能够感受到的更多一些。而此时的他只觉得浑身的力量好像又逐渐的回环过来,他甚至感觉到了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四处走动四处填补。

    贴身侍卫用力握了握手,发现不再如刚刚一半虚软无力。顿觉惊喜。

    “吾等该走了。”擎苍看到众人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气色也开始变得更好些,因此又是带领着他们翻着后墙走了出去。

    一路颠簸一路狂奔,也是终于赶在白妄发起总攻之前回来了。其余的人都叫下去休息了,他直奔战场。

    一提起这段回忆,擎苍只觉得最难熬的好像不是那一场以少胜多的战斗,而是每次一要接近了药寿,他便搬离而走。那种永远都追不上的感觉也真的是很让人绝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