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神族情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1字

    擎苍只觉得这个方法慢慢的填充,便会取得很好的收效。

    转眼间擎苍便是走到了大厅。议事厅本来便是与魔君殿相连,自然是几步道便到了的,擎苍进入殿里,仍是在思考着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此时的神族。

    神族大厅里却不像是魔族这样的安静,白妄正处于一种极度的愤怒当中,他毕生最大的秘密,竟然被泄露了出去,而且此时已经人尽皆知了。

    此时的神殿之门已经被白妄用内力封印住,不让任何人进来。外人并不会看到内里,也是不会听到丝毫的声音,可是他却能监视这外面的一举一动。

    只有云虚站在大厅里,恭敬地负手而立。他看起来没有表情,好像是与师父一样很是痛心疾首。

    此时的云虚终于是明白了师父宁可推云兮上位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原因,谁也没有想到云兮竟然是堂堂神君的亲生之子,且是有凡族血统的。

    他在心里不禁冷笑。原来自己争了这么久,努力了这么久却仍然不是师父心里的第一顺位,也是源于这个缘故。

    自己的努力师父不是没有看到,而是根本不在乎,有个亲女儿在这里等着,他便是挣破了脑袋也是比不上亲生骨肉的亲。

    想来自己的那么多次大战,累积下来的也是只有战功,而每次论功行赏是师父都会说你已经是我的大徒弟了,嘉赏已经是最高,继续努力便好。

    而云兮若是有了什么风吹草动,神君可是会大肆宣扬,赏赐颇丰。

    以前的自己还以为这是对上位者的磨炼,是为的他以后的一统天下而做出的训练,可是到如今他才是真正的明白。

    只有他自己在一直的自欺欺人,师父真正在乎的人,却是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一切的风雨由他来抗,而一切的成果由她来享受。

    师父真的是下的一手好棋,将他当做傻子一般的溜了好久。原来云兮不是当年顺手牵走的那一个小徒弟,而自己才是那么个故作掩盖的多余存在。

    他不禁想到了不知是从哪个古书上看到的一句话。

    在这天地寰宇之中,宇宙洪荒之内,吾有何不敢为,有何不敢作,吾要让这天,让这地,让这日月星辰,让这芸芸众生,都臣服在吾的足下。

    袖手天下展风姿,绝代风华傲苍穹。笑看风云天不如。独霸乾坤亦逍遥。

    既然没有人扶持他当王,那么他自己便成全自己,是必要与白妄抗争到底,不惜一切代价。

    白妄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从小打造的大护法竟然会因为自己没有给他定位而生出了这么多不该有的心思,若是知道,怕是想尽一切办法将他铲除了。

    云虚赶紧收敛了些有些控制不住的神色,他低了低头,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恭敬。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谁也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而又有谁能够笑到了最后。

    此时的神族正是日月无光、五行错乱、正邪颠倒之时,没有人知道神君到底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也没有人能够确认云兮的身份问题,背叛与假意交织,死亡与生存共舞,被遗忘的灰色过去与如今现存的现在共存。

    云虚的眼前浮现了一幅画面。残肢断臂堆满了神族,而他好像是习惯了死亡,漠然的看着红色的鲜血流淌,没有遗憾,就这样看着婆娑世界,甚至连一丝的感情波动都没有。云虚只感觉自己的心都是不完整的了,一种无力的孤独感与寂寞感在折磨他。

    他觉得他看到的好像是自己面临着最后的反抗的时候的场景。师父不也是通过反抗不顾人伦而依靠强硬的手段来赢得了这片天下吗?

    生灵涂炭又怎么样,只有王者才可以俯瞰天下,没有丝毫眼泪划破天际,无数怨灵在哭号,可是他们哭嚎着,也没有人会理他们。

    再怎么一遍遍的抚慰也无济于事,怨气或许会堆积,或许会被人所利用,不过那也只是身后之事了。失败的人不甘的倒下,受到了永世的的诅咒,伴随着极大地怨恨投胎转世。

    一切的因果轮回再一次开始了。

    转眼便是一个下午过去了,此时的神族阴沉沉的,不光是气氛的原因,还有外面的黑夜,也是比往常的黑了一些。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神君大厅外保卫者神殿的荧光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微风拂过而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悼念这谁,又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月亮里住着的是嫦娥,她向来有些自怨自艾,最不喜欢参加神族的各种活动。

    因此也是空有美貌与才华却是分毫都不肯展现出来,是神族最为低调的仙子了。

    偶然一声说话声,冲破神族比往常更加诡异的寂静,接着又陷入无边的静谧。那份静谧更衬托出了神族的不寻常。

    此时的神族人可是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云兮的身世问题上,甚至连走动都比平时更加频繁了些。

    有些聪明人也是回过味来了,明白了前两天那场轰动两族的大战原来真的是因云兮而起。不管现在白妄说出多少条攻击魔族的原因,此时怕是也不会有多少人信了。

    因为他攻打魔族之时,这小女儿可是被魔族绑架了。这个事实摆在这里,也是容不得人质疑,是谁都会多想三分。

    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看起来嫦娥也是睡了,此时的月亮里没有了她的身影,应该是回到了隐蔽之处。寒气笼罩着大地,皓月高悬在天空,稀疏的星星也是随着心情时不时的地眨着眼睛。天气也是有些转冷了。

    云虚还是站在神君大厅里,此时的他已经足足站了一下午分毫未动了,因着他需要安抚白妄暴躁的心情,还需要部署好接下来怎么做才能让舆论的话头能够引导他们这边。

    云虚假模假意的提出了几个建议,却都是被白妄否掉了。能够伤及云兮的利益与对她有损害的,白妄一律不同意。

    而此时的云虚自然不会说出什么能让白妄把自己摘干净又想着能够挽救云兮名声的好招,那对于他自己来说可就是自掘坟墓了。

    不过此时的他表面上还是恭敬地很,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甚至是帮助白妄收拾了下桌子。

    白妄看着眼前沉默寡言的云虚,只觉得他好像是个废物一样,关键的时候总是拿不出手。

    如今这种时刻,白妄更是嫌弃起了什么方法都没有帮他想出来的云虚,只觉得他太过于没有主见了,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如今这种紧要关头他连个辟谣的方法都想不出来。

    白妄是彻底不知道云虚藏拙这一面,想来也永远不会看到了。他眼里的云虚永远是没有有什么实力,只懂得听话与执行。

    白妄的手伸向了桌子上的茶杯,勾了勾手便将杯子送到了眼前。此时的茶早已经凉透了。可是白妄仍然是喝的无动于衷。

    “汝,马上查出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白妄仍然使用以前的那种命令语气,令云虚心里更添一份反感。

    “是。”他面无表情的点头应下,看起来好像只是对于这场不大不小的灾难并不关心,对于白妄的影响,真是越大越符合他的心意。

    白妄让他查出这传言来源于哪,但是云虚定然不会像往常一样超效率完成白妄布置的任何任务。

    等到谣言传播的差不多了的时候他才是象征性的调查一下的好。此时的范围还不够广,至少别的族应该是不知道的。

    云虚想了想,回到自己的寝宫里,召集了所有的亲卫,只是暗中吩咐他们将谣言传播的越大越好。白妄不仁,他便不义,总之使用一切办法将白妄的名声永远也掰不回他原来的那个高度。

    于是在神君大殿里的白妄并没有等来谣言越来越少,反倒是呈现着燎原之势越传越大了。

    他更是生气了,向来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在他的神君殿里发了脾气,一抬手一个珍贵的花瓶便被她摔在了地上。

    那花瓶发出了沉闷的响声,然后传出的清脆之声溢满了整个的神君大厅。随即这些碎片便是被控制住了。成为一盘无用的碎片。

    “这个废物!”白妄将气都撒在了云虚身上,认为就是他还没有找到罪魁祸首,因此那人今天是来挑衅他的,可是他却是一次次的中招,毫无反驳之力。

    而云虚向来都当他是个现成的垃圾桶,因此好的坏的都往里扔,从来也是不会顾及他的感受,更是没有吧这个太过于安静的云虚放在心上。

    而此时的云虚竟然还没有控制住传言,反倒是见到它满天飞,甚至是越演越烈。白妄实在是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