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群神之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30字

    繁锦年纪不到四万多岁,但这个年龄只是凡间中的及笄之年,因为天资聪颖而且心性纯熟,小小年龄就很会察言观色,所以平时深得云兮的喜爱。

    什么白妄给她的补药仙丹云兮都会分一些多余的给繁锦,繁锦心智通灵,自然是能够对于修炼心领神会的,所以这么些年功力也是炼的十分深厚。

    仙瑶池,熙熙攘攘的仙子们翩翩起舞,羽衣霓裳,貌美如花,身材纤瘦的放眼望去很是赏心悦目,仙人则是觥筹交错,不亦乐乎。

    随着云兮的靠近,一群人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出现,纷纷走到两旁主动给她让开了位置。云兮也不客气,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人群中心。

    “可不就是前段时间被魔界抓去了吗?怎么现在还是这么刁钻蛮横?”几个仙子三五成群,瞥一眼云兮转过头窃窃私语。不时的回头看看云兮有没有什么反应。

    “云兮姐姐!”

    不远处银铃般的少女稚嫩的声音传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

    只见这个少女头上鬓着流云髻,上面戴着细细碎碎的流苏坠子,一身桃粉色碧色睡莲和璀璨的宝石相互辉映,没有寻常人的沉稳大气,倒是显得十分活泼灵动。

    “玢儿……”眼神突然急速转动一下,但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云兮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但是却还站在原地,眼看着那个少女娇嗔起来。

    “好久不见,云兮姐姐是和玢儿生疏了呢!”

    “最近只顾恢复修行,妹妹可要体谅一下姐姐。”

    云兮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但是话语中却是意味深长。

    “玢儿都听别人说了,姐姐可好些了?”

    “擎苍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只不过受了些惊吓,如今已经是好很多了。”

    手里莫名多了一把薄扇,云兮轻抚着扇面,眼底深不可测。

    一一见过仙族长老,云兮又应付了好久才缓过来,许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被公开了的缘由,长老们对她更加客气了一点,从前稍微有一点不对就要厉声斥责云兮。

    还是白妄的威严深入心中,不然也长老们也不会这样对云兮谦逊有礼,有的还争相把自己门下的徒弟推荐给云兮,希望她能帮着在白妄面前推荐一下。

    虽然都没有明说,但他们的意思不言而喻。

    酒足饭饱,接下来的就是每次宴会的重头戏了。

    神族男子跃跃欲试,都想要在这次的比试中拔得头筹,不仅仅是想要得到云兮的关注,更重要的是能赢得这次比试的奖品,鲜散草。

    这可是仙家修炼的宝贝,尤其是对于初期的修者来说更为有用,每次月色中功力进一个阶段之后总是会身心俱疲,内力好的要恢复数十天左右,但若是用这鲜散草取其精华加之以药浴中,不出一日的时间便会体力恢复,而且功力也会更胜一筹。

    “今日比试,意在锻炼汝等意志,若是可进阶一层便是汝之幸运,但点到为止即可,汝等明白?”

    这是每次比试之前白妄都会再三提醒的事情,云虚和云兮皆是上神,所以并不能参加。

    神族等级严明,分五大门,其中各门都有一位长老带领,而白妄就是通过长老之争成功爬上今日的位子的。因此他的徒弟也就要比别门更加显得尊贵一点。

    再加上云虚天资聪敏,悟性极高,后天又刻苦修炼,所以很快便从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呼声仅次于云兮的继位者。

    当然这是后话。

    眼下其余五位长老的弟子已经开始临阵磨枪,各持着法器蓄势待发。

    只听的位官一声令下,两个翩翩少年腾空而起,长袍被微风吹拂的随意摆动。

    “云柏,承让。”

    “霄边,承让。”

    话毕,只见自称云柏的白衣少年掐起口诀,瞬时间天地风起云涌,树叶都开始哗啦作响。

    周围一片哗然,如此小的年龄就已经是有如此修为,前途一定不可限量,白妄手下的弟子果然都是精英。

    五位长老按照名号为弟子取名,分别是白妄的云字辈,大长老长老的雨字辈,三长老的风字辈,四长老的的霄字辈,还有五长老的山字辈。

    那一身灰褐色长袍的霄边也从容不迫,食指示指朝天竖起,不出几秒钟的功夫身边便多了一身紫色罡气。

    这罡气不似寻常初学者,看着很是坚不可摧,想必一定是有足够的内力才能修炼至此境界的。

    “四弟这弟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可真是后生可畏啊。”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个凡间来的毛头小子罢了,稍微有点造诣和三哥弟子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的。”

    白妄正襟危坐,不苟言笑但神情却是轻松自在,没有一点压力。

    四长老却是有些紧张,双手不时的合在一起来回搓着,偶尔眼神还会瞟一眼白妄。仿佛有什么顾虑似得。

    虽说只是一般的切磋,但是比起来输得那一方还是多多少少没有面子的。更何况如若是长老的关门亲信弟子的话,那就更加下不来台了。

    也正是如此,几位长老只是面和心不合,一次两次的磕磕碰碰积攒起来便是长久的心里压抑,虽然法力高强每次都会幻化于无形,但明面上或是暗地里总会斤斤计较。

    毕竟这四位长老功夫都是相差无几的,要是真真正正排位的话还真的分不出什么高低上下。

    场中已经是满天的沙砾汇集成两团,两股强大的气流一白一紫对峙着显然分不出高低。

    霄边一只手臂支撑着自己的气流,另一只手开始掐起繁琐复杂的动作。

    这一个动作显然被白衣少年看在眼里,满是狐疑但突然瞳孔被放大惊声尖叫一声想要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中抽离出来。

    但为时已晚。

    突然一个从天而降的飞龙幻影将那白色气流一口吞下。白衣少年用尽全力用手中的长剑抵挡但是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全身被强大的力从天上拍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扬起满地的黄土。

    白衣少年全身气流都被打散,一时间没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众神看的目不转睛,口中纷纷发出感叹之音,“这就是已经失传多年的龙炎吗?”

    龙炎,是传输至体外幻化成型的真气,且口诀复杂不易召唤出来,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足以见得灰衣少年的修行足以和云虚媲美。

    “云柏师哥小心!”一个少女突然大喊一声,随之一道紫色金光刺向了那白衣少年。

    “够了!”四长老随手一挥,就把双眼赤红的霄边直接封锁,动弹不得。

    在场的神仙都屏息以待,若是白妄不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情的话,谁都不能做什么决定。

    “胜负已经分出,四弟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白妄拍手叫绝,眼眸里满是赞许,全然没有一丝生气的意味。

    四长老才松了一口气,想必这么一下那白衣少年就是不经脉寸断的话,想必也是精气被打散,以后再怎么修炼也不会有所进步了。

    若是其他长老的弟子还不必这么忌惮,但是白妄就不同了,虽然嘴上不说,难免会心里不存什么别的心思。

    但如若心生芥蒂的话,那四长老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如今看着白妄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云柏似得,那轻松却又冷漠的表情只能叫四长老更觉得不寒而栗。

    “四弟惭愧,徒弟献丑了。”

    神殿外,白衣少年满身都是泥土,混杂着暗红色的已经干涸的血狼狈不堪。

    “云柏求见师傅,请师傅网开一面救救云柏吧!师傅……”

    内殿里空空荡荡,没有一点气息存在,侍卫手持尖刀兵刃,毫不留情的将已经不具备任何威胁的白衣少年拒之门外。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只是云柏万年修行如今却功亏一篑,一切都被打回原点,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生不如死的浩劫。

    神界向来是以团结而著称的,只是这其中的事实只有当事者才能体会这其中的讽刺意味。

    云柏只是千万个牺牲者中的其中一个,芸芸众生之中他也许是最不起眼的,从前冷眼旁观亲眼看着他人从希望变成失望,最后绝望到自陨。

    只是如今却变成了自己,不仙不神,不人不妖,这不伦不类的模样如今亲自体会了才明白到底有多么可怜。云柏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自己当初没有放手一搏。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样没有用处的修者白妄一向都是弃之摒之的。他所需要的,是可以乖乖听他的话,最好是言听计从,从来都不会忤逆他,还足够强大可以为他效犬马之劳的仙者。

    云柏再不甘心也只能如此,在白妄手里过惯了养尊处优,衣食无缺的生活,如今却面临着要被扫地出门,甚至被分配到做粗使重活的地方,这样的天差地别换做是谁都不能承受的。

    心里存着最后一点希望,云柏喊的声嘶力竭,最终耗尽身躯最后一丝余气,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终应声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