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魔界奇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8字

    身体渐渐恢复的这些日子是沈萧感觉最快乐的时光,擎苍仍旧是每日陪着她早中晚三餐顿顿不落的陪吃,虽然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却叫沈萧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一个人,不,应该是一个魔,而且还是一个受万众敬仰,万人之上的魔王能对自己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沈萧除了感觉到无比的安全感还能怎么样呢?

    除了偶尔会思念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那个整日埋头苦读的弟弟,但自己从前失踪在丛林中和擎苍度过的三个月对于他们而言只有短短的三个小时,这样的思念还不足以叫他们有所怀疑吧。

    只是沈萧却要承受着这种和家人分隔两个世界的小小折磨,安尘心里通透,早就看出了沈萧的这种情绪,几乎是每天带着她到处逛,魔界地大物博,光是一片小小的树叶就能引起沈萧的惊叹。

    对于她那么热爱野生蝴蝶的人来讲,这里的奇花异草珍稀野兽无异于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有了别的可以做的事情,沈萧心里的不好情绪就很快被自己的兴趣爱好占满了,每日沉浸在魔都北边的森林里研究那些她闻所未闻的物种。

    一开始安尘还有点担心,但后来却发现这点担心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就算是擎苍没有默许她跟着沈萧保护她的安全,安尘也很乐意和她相处。

    毕竟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就算是挑剔的安尘也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的,更何况她是擎苍喜欢的人。

    喜欢吗?安尘脑海里不自觉的蹦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恍惚了一下,修炼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把感情放在首位,且不说这不利于集中精气之外,而且本身对于修者来说就是没有必要的。

    活了几万年的时间,一般修者早已经看透了世间的感情,分离还是聚首永远都不可能天长地久,所谓的感情只不过是为了修炼进阶找的借口罢了。

    安尘深知这个道理,因而面对擎苍的时候总会刻意避之不谈,一来这是一个没有结果毫无意义可言的事情,二来只有自己的力量能力足够强大了才是最终的目的。

    这不是自己毕生所追求的事情吗?

    “安尘!这个是什么?”不远处沈萧脑袋上面别着奇奇怪怪的花花草草,仰着头问道。

    这句话说了又多少次安尘也不记得了,只知道只要每次一来这里自己自动变成了可以答疑解惑的一本百科全书。

    “这是克罗恩花,你们21世纪也没有吗?”

    沈萧仔细的捧在眼前,看的津津有味。这朵花通体黑色,花瓣中间又有血红色的芯体,由外向内呈现一个渐变色的效果。惊讶之处不在这里,它是会随着阳光和周围环境的变化而逐渐变化颜色,直到夜晚的时候就会变成荧光紫。

    “这种花的花期长,几乎是终年不败,而且繁殖力旺盛,所以很多孩子都会拿它来玩,看着也是很好看的。只是这花蕊有剧毒,你可要小心一点,不要碰到。”

    安尘的话叫沈萧赶忙把手缩了回去,自己以前看自然世界的时候就听说这些大自然的事物都是越鲜艳的越有剧毒,看来这个规律在魔界也是通用的啊。

    幸好沈萧之前长了一个心眼,只是远观而没有用手去触碰它,要不然现在自己肯定就被安尘背回去又清毒去了。

    “你们这里有什么没有毒的东西吗?”沈萧挠挠胳膊,很想知道。她头上戴着的那些花和草是不是也同样都是剧毒,自己难道真的这么倒霉身体刚好了就又要被毒死了吗?

    “也不是。”安尘心里虽然想着别的事情但是身体早已经感知到了沈萧在做什么,要是有毒的话她早就抢先一步把毒汁消除了。不然过了这么长时间,沈萧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还站在原地。

    “这里的植物分为两种,越是鲜艳的越是有剧毒的,你看那种平淡无奇的基本上都是没有毒或者毒性很小的。”安尘指了指沈萧头上戴着的花朵编织成的花圈。

    “不过没有关系,毒性小的过几天就会从身体自动排出,不会造成什么危害。”

    “安尘……我的身体好痒啊……”

    说着沈萧就开始不自觉的抓耳挠腮起来。低头一看,自己的手和胳膊早就变得通红一片,上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大块的结节疙瘩看着渗人。

    安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所说的毒性根本不足以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是针对她们魔族而言的。她竟然忘记了沈萧就是一个从凡界来的普通肉体凡胎,即使是一个小小的毒都会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赶忙挥动双手为沈萧封住了各大穴位,然后动用体内真气传送到她的体内用气息将毒液全部逼了出来。

    没过半柱香的时间,沈萧通红的皮肤就一点一点消退下去,原来肿着的一块一块疹子也都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安尘……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沈萧有点不好意思,总是这么麻烦安尘还要她陪着自己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一起满足她的好奇心,沈萧很是内疚。

    “我又没有损失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安尘拂袖起身,顺带着把沈萧也搀扶起来。

    “你是尊上的救命恩人,就算是牺牲掉我的性命去救你也是理所应当的。”背对着沈萧,安尘蹙着眉,一汪清泉一般都眼眸清澈见底,但却根本看不透她的内心。

    偏殿沈萧住的地方离擎苍那里并不是很远,沈萧此时却在偏殿的小厨房里忙的不亦悦乎。

    这个地方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不仅有平时做饭需要的烹饪工具,而且蔬菜和肉类都是一应俱全的,饭碗也都是用珍贵的黄梨木所制成的,起初的时候沈萧看到擎苍这么暴殄天物心里还心疼了好久,但是自从看到正殿用来照明的夜明珠之后她就再也不这么想了。

    这群魔是根本不知道金钱的珍贵嘛。

    沈萧自幼就很喜欢烹饪,母亲常年喜欢在外面旅游,不经常在家,父亲也是整日整夜的在医院工作,救死扶伤,剩下的就只有她和弟弟两人‘相依为命’在家。

    所以年纪轻轻的沈萧就能烧的一手好菜,这也是经过了好长时间的锻炼才能达到现在炉火纯青的地步的,就连沈妈吃了也是赞不绝口。

    有一次野炊,沈萧就拿出她在家做的绝活啤酒鸭,红烧河虾,清真鲈鱼还有菌汤带给舍友们尝。

    没有想到的是几个小女生竟然把所有沈萧做的东西全部都风卷云涌的暴风吸食完,连最后的汤汁都没有剩下。

    愣是把李晴天的肚子都吃的圆鼓鼓的,由此可见沈萧的做饭功力可不是吹嘘的。

    只是在这里却一点用场都派不上,这里的魔根本不需要吃任何东西来提供身体需要的能量,至少是现在沈萧还没有遇到过一个主动要求尝一下沈萧做的饭的魔。

    心里安慰着自己,沈萧还是决定用心烹饪好每一个食物。从小到大父亲都是这样教导自己的,要对自己所拥有的事情时常感到感恩,这样的人才会是幸运。

    沈萧就想要邀请擎苍吃一顿自己亲手做的饭,要不是这些日子他的精心照顾还有不辞辛苦帮自己解了毒,恐怕现在沈萧早就已经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要去重新投胎了吧。

    用心的将虾线剥开,沈萧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一个人也是沉默不语的注视着自己。

    “你做的很用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沈萧吓得手里的虾都滑在了地上。

    只是在半空中的时候,一双纤细的玉手稳稳的将那只虾接了下来。又放回了沈萧的手里。“你就是那个凡人吧?”

    对面的女子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大部分盘在头顶,用一只碎冰石磨成的簪子挽在一起,剩下的青丝随意垂在肩上,一身青衣坠地长裙飘飘然,显的仙气十足,外面罩着白色的薄纱,略施粉黛却一点都不做作,平静的眼波叫人感觉分外亲切。但平静之中又隐约透出一丝泠然不敢抗拒之感。

    总之就是感觉很微妙。

    “我叫沈萧,不知姐姐怎么称呼?”虽然眼前的女子皮肤紧致,肤白胜雪,一点都看不出来真实的年龄,但光是听安尘说自己已有几万岁的时候想必这里的魔肯定都足以叫沈萧如此称呼了吧!

    “我是擎妠。”声音果然也是这样温柔,美人都是这样吗?

    沈萧却一点都轻松,这位就是擎苍口中那位随性自由,放荡不羁,一闭关修炼就是三千年的擎苍亲姐姐吗?沈萧感觉自己满头大汗,已经快要不能呼吸了。

    “姐姐好,我……”

    擎妠微笑不语,眼中神秘不言而喻,不经意之间上下打量着沈萧,好像有什么目的似得。

    “你煮的东西好像糊了。”擎妠轻声细语,波澜不惊,倒是把沈萧惊的赶忙回头手忙脚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