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魔族会议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12字

    将沈萧附在自己背上,恩物从怀里拿出一个绳索状的东西,一声口令那绳索就环绕在了沈萧和恩物的身体上,然后消失不见。

    隐绳,是黑市中不经常见到的仙家武器,这种隐绳是采取北极冰原里的冰魄炼化而成,在天劫中或是魔神大战中偶尔会掉落遗失一些武器然后流通于黑市,买家和卖家需要拿彼此需要的物品进行交换,因而会有本不属于魔界的武器在这里。

    当然,有的仙者或是神佛也会拥有魔界的武器,魔界历来生长着无数奇花异果,这些东西虽然大都有毒性,但世间事物都是具有两面性的,若是能够得到适宜的发挥就可以变废为宝,很多珍贵的丹药都是魔界药师研制而成的。

    这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沈萧此时已经是在恩物的背上彻底双脚离地飞在半空中了,只是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已经完全适应了空中,没有想象中的恐怖,反而要比沈萧从前的认知还要又去一些,从天空的视角俯视着周围的风景和房屋,整个魔都都被沈萧一眼尽收。

    复杂的欧式建筑,鎏金高耸的擎苍正殿都在这个时候一览无余,还有身处的这一片森林,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木覆盖着,但是从天空中看下去显的神秘莫测,好像身居其中的话就会有什么未知的危险似得。

    沈萧却是根本来不及欣赏这些风景,此时已经是阖上双眼尽情的享受着自由的风带给自己的无尽感官上的体验。

    这是和在游乐场玩过山车还是什么别的娱乐项目根本不能相比的,沈萧只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羽化成蝶,在自由的空中随处遨游,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如果沈妈也在这里也能这样飞到空中的话,一定也会觉得十分神奇吧,沈萧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只是沈妈和自己相隔两个平行交错的时空,根本就没有可能来到这里。

    又是一次美好的回忆,沈萧简直就要爱上这里了,不仅是有擎苍的地方,这里更是可以完成自己的儿时的梦想的地方。

    从小的时候沈萧就对自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年幼的小沈萧经常会跟在沈妈的屁股后面穷追不舍的问一些自己脑海中神奇的问题,沈妈也是很乐意给她答疑解惑,长大之后,沈萧就开始将自己的兴趣转移到室内设计这行里面。

    但是儿时的回忆大多数都是美好而且梦幻的,和弟弟相反,沈萧就和沈妈更为接近,弟弟就喜欢埋头苦学,然后立志要当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一来是可以继承父亲的事业,二来这个职业确实需要很强大的内心。

    阳光撒在庭院中,地上一块又一块的斑驳就像是碎了一地的钻石一样夺目,沈萧心情好的感觉自己现在还是飘在空中一样,虽然已经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但还是有一种不敢相信的不真实感。

    但是下一秒钟,沈萧就彻底又掉进了另外一个梦境中,自己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被别人装扮了一屋子的鲜花。

    拜访的都很有规律,且花瓣大小长短都是相差无几的,可以看出来实施之人的用心程度,虽然这些花都是平淡无奇的但沈萧依旧很是开心,要是弄那些自己前几日看到的妖艳花朵摆在沈萧的房间里,那可不就是想要了她的老命吗?

    但沈萧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自从来到魔界住的这些日子,沈萧认识的人前前后后不超过一把手指头,简直就是屈指可数,那这些惊喜又是谁亲手做的为了讨自己欢心呢?

    难不成……难不成是擎苍吗?沈萧转念一想,这个魔王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就已经很是感恩了,怎么还会花费这么多心思搞这些浪漫呢?虽然沈萧确实很欣喜。

    “启禀尊上,暗探已经探查到云兮的情况,比我们之前预想的还要差一些,此时已经是开始出现神智紊乱的征兆了,恐怕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那白妄老头就会发现其中的端倪。”来报的侍卫单膝跪地,目光直视着地板。

    “汝且退下。”满座的都是擎苍忠实的部下,此时已经开始纷纷献计献策,毛遂自荐起来。

    “恩物愿意带领先头突击部队突袭白妄老儿,还请尊上准予。”恩物的脾性使然,自然是有什么就要说什么的性格。

    只是相较之术隐就要沉稳许多,正是如此才能在擎苍左右,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右护法以为如何?”果然擎苍还是要咨询一下术隐的意见的。

    “术隐认为这件事情不可操之过急,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就简单许多,也就是主动权在我们手里随时都可以向神界宣战,云兮对白妄何其重要,若是被他知晓是我们对他女儿下的毒手定会不折手段要我们付出一定代价,早晚终有一战,当务之急定是精炼部队,加强兵力随时待命,以防突发情况才能有备无患。”

    擎苍桀骜不驯的神情浮在脸面上,但听的却是聚精会神,不得不说,术隐的战术的确是比较合理的,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众魔都等着擎苍说些什么,安尘却突然站出来,跪在术隐身边,道:“启禀尊上,安尘认为不妥。”

    此语一出,底下马上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都说左右护法向来不对味,这次是终于要开始对着彼此的想法来了吗?隐隐感觉到术隐有些情绪的波动,安尘也毫不在意,如今最为紧急的时刻她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事关魔族未来走向的大事,她只能比术隐更加关注几百倍。

    如今站在术隐的对立面,安尘也是无可奈何,不是对于他个人的意见,而是单纯的有不同的声音而已。

    “之前白妄是答应过我们神魔不再开战的,若是加强操练部队,被神界知晓了定会有所怀疑,细究起来难免不会发现云兮的问题,这样一来,白妄就更加有理由直接和我们开战了。”

    “汝何以见得?”擎苍单手托腮,神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另一只手轻抚着龙椅上的珍珠,不停的摩挲着。

    “在座的皆是尊上信赖之人,安尘就说出思虑好久的计划,但若是这个想法不小心被神界知晓了的话,那其中就必定有细作,这样的计划可否行?”

    擎苍会意一笑,马上就懂了安尘寓意何在,这样的法子可谓是一箭双雕,既可以考验在座将首的忠诚度,若是真的有细作那马上就可以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另一方面若是安尘的主意不错的话,想必是和擎苍所想的是一样的。

    “吾知汝是何想法,且不用道出,留给汝等好好思虑一日再议。”卖了一个关子,但擎苍的目的不是叫下面的人出谋划策,而是要多多观察一下手下有什么问题。

    环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擎苍心里的疑惑却不轻易消减半分,魔族向来都是嫉恶如仇,对于背叛自己部落的更是深恶痛绝。

    所以惩罚也是最为严重的,不仅要关到天牢里,还要日夜遭受极刑却不至死,这样的痛苦折磨也是很多不敢轻易尝试的。

    可就算是如此,还是有人顶风作案,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而帮着神界的人搞破坏,擎苍不会放过,当然整个魔族都不会放过他们。

    “外面何人在偷窥?”熙熙攘攘的准备往外面走,只听的擎苍大喝一声,所有人都震惊不动了,第一反应就是恩物飞出去讲这个偷听的贼子抓进来一番质问。

    “沈萧小姐?”惊讶之余,才发现沈萧好像很是神魂颠倒,整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脸色也很是不好看。

    虚脱的趴在门外的石板上,正一步一步的艰难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来,但是已经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看到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之后朝着恩物微微一笑便整个人都扑倒在她的怀里。

    “沈萧小姐醒醒……醒醒……”耳边回荡着恩物大声急促的喊叫声,沈萧很努力的想要张开嘴回答她,但是嘴巴却是根本不由自己控制的紧闭这,根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混沌之中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整个都托举起来,然后,然后沈萧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周围一片金色照耀着沈萧的眼睛刺的有点生疼,她肩膀酸疼的快要抬不起来想要伸开手揉一下肩臂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

    “汝勿要乱动,吾来为汝捶肩。”擎苍的冷峻的脸庞兀然出现在沈萧的面前。心里一阵难过一阵感动,沈萧的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淌了下来。

    “汝莫哭泣,一切都好。”坐在沈萧身边,擎苍只是稍微用了一点真气就把沈萧的痛止住了,满心尽是担心,擎苍眼中尽是沈萧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一时间沈萧竟有些恍惚。

    这还是从前那个想要杀死自己,单手就可以扼住自己咽喉的冷酷无情的魔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