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魔变伊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9字

    但是云虚却根本都动弹不得。

    云兮力气大的惊人,但是双眸却是一点神都没有,仿佛两个空洞的无底洞,虽然是直视着云虚,但是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云虚是谁一样。

    这样的插进云虚的肉体里不仅是一种伤害,还在不停的吸取着他的真气,云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被抽离,这种感觉无异于是在拉着他一起走向地狱。

    “云兮……你在做什么……赶……赶快放开我!”

    脸上还是毫无表情,云兮的手劲却越发大了起来,而且身边的那团幽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再这么下去云虚只怕是没有命活到第二天了。

    可是自己一点多余的精力都没有,只好挣扎着从怀中勉强掏出自己的轩凌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用上这把剑的。

    胡乱刺向云兮,只见她痛苦的凝眉,双手也顺势放了下来。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衣服上已经是多了一道伤口。

    终于可以穿一口气了,云虚随身正好携带着补血的药丸,吞下一颗化服才勉强恢复了体力。只是云兮,却还是倒在地上,头发散乱的蒙在脸前,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云虚经历了这九死一生,自己也是元气大伤,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保不齐云兮一个不留神又冲上来又要取自己性命也说不准。

    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森林。

    先养好自己的伤,恢复精气才是最重要的,云虚心里一百个疑惑只能放在一边,以后再说。

    踉踉跄跄的回到自己院落,小童已经准备好了恢复体力的汤浴,泡在茵茵的绿光水中,云虚才感觉到自己现在是活过来了,放心的舒展开身子将身体全部都浸在药中,开始眼皮子斗争起来。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再次醒来满池子的水已经是变成了透亮中有点浑浊的样子,仔细可以辨别出来带着一丝血丝,和洗肉水有点相似。

    “主上近日很是需要这些大补的药材,看来修炼成龙炎指日可待。”身后的小童毕恭毕敬递上里衣,头低的几乎看不到眉眼。

    夜晚天空繁星点点,周围一片寂静,云虚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躺在床上良久都百思不得其解,近日看到的云兮简直可怕的超出他的想象。

    她是怎么了?云虚心中千百个疑问,摸了摸自己脖颈已经是完好无损的伤口,看不到任何瘢痕,其实内力已经被云兮吸走了不少,虽说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但是……

    云兮难不成在练什么禁术吗?光是想起适才她足以将云虚头颈离断的力道云虚就不寒而栗。这样的武功简直是太可怕了。

    难道是走火入魔了吗?云虚不得而知,只是觉得自打从魔界被白妄救回来就有点不正常,虽然平时看着性子转哗了不少,但是这样的改变云虚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凭着只觉感到云兮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是白妄知道的吗?还是别人已经有所察觉了?若是和擎苍有关系的话那白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况且他本身就对魔界虎视眈眈,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挑起神魔之间的战争。

    恍恍惚惚云虚渐渐进入梦境,这一切来的太过于虚幻,好像有一块纱布将他的眼睛蒙上,只是隐约看到眼下有三三两两的人在他面前经过,却不知道都是设么人,各自怀着什么目的。

    清晨的阳光再一次普照大地。

    果不其然,安尘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被一阵肚子咕噜叫的声音吵醒,沈萧浑身酸疼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觉的胳膊和腿都好像灌了铅似得不堪重负。

    慢慢借助着床边的扶手坐起来,沈萧发现寝宫里空无一人,只有桌上放着的一碗比她头还要大的粥静静的散发着香味。

    沈萧都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嗓子又干又哑,试着发出一点声音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完全失声了。

    巨大的恐惧蔓延全身,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才好了一点,至少是可以发出嘶哑的声音了。

    擎苍去哪里了?房间点着的奇怪的香熏搞得沈萧有点晕晕乎乎,打开门也是看不到一个人的踪影。自己难道是又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吗?

    “擎苍你在吗?”喊了一遍没有人回答,沈萧的心情明显又低落了一下。

    “沈萧小姐醒了?”空气中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转身就看到一缕青烟落下,转眼从烟雾中走出一个妙龄少女。

    “你是……”沈萧心里没有底,自己就是太过于轻信他人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陷害,好几次差点丧命,这一次可就是要小心一点了。

    “沈萧小姐先把这粥吃了吧,尊上特意命人熬好的已经放在这里,说是等沈萧小姐醒来赶快吃一些恢复精神。”

    那女子也毫不做作,笑嘻嘻的声音银铃一般,看着倒是没有什么威胁。只是如果想要害沈萧的话,只怕沈萧也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心里不轻易相信这个女子,但是沈萧还是忍不住尝了一口粥。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吃过一顿饭了,现在饿的头晕眼花,再这么下去,恐怕不要别人,自己也就先扛不住晕死过去了。

    “我这是在哪里?”一句话逗的那女子呵呵笑起来。

    “沈萧小姐难不成是失忆了?,这是尊上的寝宫啊。”

    “那擎苍再哪里?还有安尘姐姐她们都去哪里了?”言下之意,为什一个人都没有,偏偏只有你一个不明正体的不知是妖还是魔的女人。

    感觉到了沈萧的敌意,那女子笑的更加花枝乱颤了,“沈萧小姐可真是可爱,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姝然,是擎妠尊上身边的侍女。”

    一口接一口的将碗里的粥全部都吸食干净,沈萧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睡了有一个世纪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能吃,再这样下去恐怕以后自己得变成一个大胖子了。

    “尊上和其他将领们在开会,沈萧姑娘再等一会便可见到他们了。”

    从那女子的口中沈萧知道了自己不过才睡了一日的时间,但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自己中的毒也是被擎妠亲自研制好了解药然后才解的毒,只是长期被封锁了经脉,所以醒来的时候才会腰酸背疼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要恢复上几日的时间就会好了。

    沈萧心里还是空落落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自己平日里和别人也不结怨不结仇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害自己呢?

    自己可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比不了他们,沈萧可是一个十足的笨鸟,根本就保护不了自己就算了,还总是被莫名其妙的陷害。

    “汝醒来了?”门外擎苍的出现再一次将沈萧的泪腺降到最低点。委屈的泪水就像是根本管不住的闸门一样倾倒而下,一瞬间擎苍竟有点慌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扑上前去将自己抱在擎苍的怀中,沈萧再也忍不住了,一直以来的不安和焦虑在这个时候全部都得以释放,虽然脚下踩着的仍旧是坚实的土地,但是这一切只有在擎苍的面前才会变得真实起来。

    门外的安尘一下停住了前进的脚步,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去。

    “汝……汝安然无恙,何以哭泣如此伤心?”被沈萧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抱震惊了一下,擎苍还从来没有这样和一个女子近距离的接触过,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不习惯,但还是忍着安慰道。

    窗外的夕阳悄然而至,每日的东升西落已经是变成了一个亘古不变的规律,就像是真实存在的事物一样,只是这个规律是永远不会被打破的。

    花有开放有凋谢,人心有善良有邪恶,谁又能像这自然的规律一样一成不变呢?

    外面一片鲜血染红的天让擎苍心中燃起愤怒之火,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想起儿时被纷扰的战争困在一个小天地中绝望的样子。

    战场上相互的厮杀和嚎叫现在仿佛还能回荡在他的耳边,那些死者的鲜血就像是这满天的火烧云,悲壮且雄浑。

    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立下的誓言,这一生定要让自己部族过得平安幸福,孩童无忧无虑,不用再过着颠沛流离,暗无天日的生活。

    如今虽然仍旧是避免不了的要时不时的和神族对峙,气氛紧张起来也是千钧一发的危急,但好在不都是全军时刻警戒着随时做好应战的准备。

    “你说是这里有神族的细作吗?可是他为什么要害我呢?”不出擎苍所料的话,想必沈萧这个凡人的消息已经是传到了白妄的耳朵里了。

    不然也不会偏偏就选择了对沈萧最具有威胁力的简单毒花作为害死她的东西。这么简单易行的举措对于大多数魔可是就像毛毛雨一样一点用都没有的。

    沈萧简直就要崩溃了,跟在魔王身边果然是注定要成为众矢之的的,那自己可不就是他们战争的第一个牺牲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