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芜葑岛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13字

    心里最后一丝期望变成失望乃至绝望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山衡亨从前不知道,但是如今已经切实的体会到了。

    “这不是真的……你……你这个骗子!”冲着擎苍大喊大叫,声嘶力竭一样叫周围的施刑者不明觉厉,这样的情况想必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天牢之中形形色色的都是经历过的,疯的傻得多不胜数。

    沉默着望了山衡亨一眼,擎苍没有任何感情的转身离去,留下的术隐自然是知道剩下的事情怎么做的,因为他犯了擎苍最大的戒,所以只是送擎苍出去之后,术隐就开始了自己收尾的工作。

    “右护法,我们怎么处置这个叛徒?”

    山衡亨已经是没有一丝血色,但是表情还是很狰狞,口中念念叨叨的喊着“骗子”但是眼神已经呆滞,松开了铁锁链还是一动不动,完全一幅痴呆的模样。

    “将他身上的真气全部打散,然后打入天牢,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他生不如死。”若有所思,术隐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已经是疯癫的山衡亨。

    今时不同往日,昨日风光的时候想尽人前人后的风光,但是从高台之上跌落下来之后就不复从前的显赫,说不定还会被万人践踏不屑,这就是命运,术隐一直都相信。

    所以也恪尽职守,一直兢兢业业的陪在擎苍身边,若是哪一日自己也沦为这样凄惨的境地的话,术隐不敢去想象,也不愿去这样想,只是不知今日为何感慨这样多。

    从前的山衡亨和自己还是很好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却在自己亲眼见证之下沦为魔族大陆的叛徒,这样巨大的落差是术隐从来没有想到的。

    太阳依旧升起,只是术隐的心境却变了。独自坐在屋顶,术隐感慨万千。

    “这个时候喝点酒好过一些。”回头一看,是安尘。

    在安尘面前术隐永远都是沉稳且睿智的存在,赶忙把自己感性的一面收起,又恢复了以往的沉静有责任感。

    “这个是沈萧小姐送我的,右护法尝一尝?”将手里的一个琉璃瓶送到术隐跟前,安尘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闻着从瓶里散发出来的味道,术隐还是吞了吞口水。

    尝了一口就两眼开始放光,这难道就是仙家酿的琼浆玉液吗?怎么味道这样醇正美味呢?

    术隐夸张的表情逗的安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术隐这样的反应,原本以为跟在擎苍身边的人包括安尘自己都是冷冰冰的相对,不想害能有这么搞笑的一面呢。

    “沈萧小姐说这个叫葡什么酒来着……哦哦哦,葡萄酒。”

    好奇怪的名字,安尘楞是想了好几遍才终于把名字记了起来,这些日子刚酿出来的时候沈萧就迫不及待的叫安尘来尝了尝味道,没想到安尘也是一下子就爱上了,不过和她之前喝的花雕差不多,只是烈性要少了很多,还带着一些甜甜的水果味道。

    虽然有点小毒,但是对于安尘他们来说反而还颇有裨益,不仅能活血化瘀,还能聚气凝神,对修炼也是有些许帮助的。

    “尊上身边很久都没有女人了。”远方一排鸟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翱翔,术隐的目光也随之左右漂移,越来越远,但是说的话却深深的烙印在安尘的心里。

    果然,就连术隐也是喜欢沈萧的吗?那种脾气的凡人,还救了自家尊上,安尘也是没有道理不欢迎她的吧?

    “只是沈萧小姐收到不少惊吓,前些日子还一直念叨着想要回去呢。”

    术隐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那就叫我们多帮帮她就是了。”

    “听说芜葑岛岛主殁了。”这才是安尘今日来的目的。

    适才轻松的氛围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就是术隐的神情也骤然严肃起来。

    “尊上可是知道了吗?”

    “嗯。”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并排坐在一起,安尘手里的琉璃瓶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着夺目炫耀的光彩,好像末日到来之时的天际最后一抹绚烂。

    “安尘,你若是需要我便陪你去。”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术隐起身离去,身影带着地上的落叶飘飘洒洒随风而起,安尘突然觉得一阵莫名的感动,这个平日里只是和自己斗嘴感觉八字不合的男人这个时候却如此坚定不渝的想要帮助自己,安尘没有说一句话,默默的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

    青云大陆,仙气漂泊在半空之中,今日是霄边的加持仪式,每次只要是广招徒弟仪式就显得很是重要,和佛家不同,神族招弟子向来只是依靠自身的本领而论,若是天赋异禀或是后天勤学苦练而一举有资格的子弟,无论是出自仙家神族或是凡间,都可以一并被招至各位长老的门下。

    再在各自师傅教导之下继续接下来的修行,只是收的弟子虽然数不胜数,但是像霄边一样可以一战成名的少之又少,大多数一辈子通不了慧根的就只会是碌碌无为,草草了却终生。

    如今神堂外已经是人山人海,年龄尚幼的男童女童都满脸的青雉,个个信心满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上座的依次是四位长老和白妄,然后就是各门里面的优秀弟子,当然霄边也在其中。

    云兮和云虚坐在一起,紧紧的依靠着白妄。今日的状态显得特别好,白妄看着很是开心,过了这么久云兮也许是已经放下了擎苍那个魔头,转而应该知道云虚的好了吧。

    手轻轻的捋着胡须,瞧着云兮又恢复了从前的活泼开朗很是满意,如今云虚也总算是为自己献出一些力气了。不枉费自己养了他那么多年。

    “汝等都是青年才俊,从百里挑一才能入我们五位门下,相信江山代有才人出,汝等今后定不负我们的期望和栽培。”

    白妄清了清嗓子,底下立马安静下来,即使是再不懂道理的小孩此时也是停止了一切小动作,因为眼前白妄就是他们的神一样存在的人物。

    “弟子定不负师傅教诲。”五门各有千秋,精通的本领也都不同,法器自然也是运用不尽相同,所以在拜师的时候要先挑选自己合适的师傅再报至门下。

    待考核通过之后才能顺利拜师。所以四位长老和白妄门前都是有许多人前来的。

    “弟子云烟,拜见师傅。”

    眼前跪在白妄脚下的一个小孩子年龄不过万岁左右,但是双眼灵气逼人,看着只要好好加以指导练习,将来一定是一个有大出息的好苗子。

    “嗯,不错。”

    白妄也很是满意,这样的才是他需要的,今后的神界还要在自己的带领统治之下越来越强盛繁荣,自己建立的王国就是最强大的。说不定,还可以超越佛界,一举统一天地。

    那个时候的白妄,别说是擎苍就算是十个擎苍都是打不过的。“师傅收的徒弟聪明,霄边也替师傅感到高兴。”

    淡淡的眼神扫过霄边,云虚从心底里鄙视了他一眼,这样的人欺师灭祖,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自己亲生的师傅就在身边坐着,还一口一个师傅叫着别人,真是可耻到了一定境界的。

    “见过师兄,师姐。”经过云兮的时候那个小童稍稍抬了抬眼睛,眼神直接对上了云兮,只见那小童害怕的哆嗦了一下,便再也不敢抬起头直视云兮了。

    “这是怎么了?你云兮师姐就这么凶神恶煞叫你害怕吗?”云虚一句话轻而易举的掩盖过去,那小童也自知不能说太多话,只好乖乖的走下了台。

    上来的小童络绎不绝,先开始是新鲜,不过一会儿也就渐渐疲倦起来,云虚更是有些耐不住性子,暗自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已经是彻底变成了黑色,心想不好,只是拜师仪式只进行到了一半,这可如何是好。

    上来的女童还是照旧在和云虚和云兮行礼,只是稍微一个内力加在女童的身上,她便不由自主的抬头对上了云兮。

    “妖怪啊!”小孩明显吓到了,这一举动可把白妄彻底惊到了。微微露出一些不爽的表情,白妄的语气稍稍不悦。

    “师傅救我!”还没有说一句话,那个女童便连滚带爬的从高台之上跳了下去。

    “云兮你过分了!”身边没有人回应,台上的其他弟子也都开始不约而同的朝着白妄的方向看过来。

    有的还在窃窃私语,但都是同样的疑惑不解。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白妄的声音加大了一倍想要以此震慑到云兮,只是这一次却根本没有一点用。

    “师傅……”

    狐疑的起身靠近,白妄没有一丝防备之心,只是想要看个究竟云兮到底是要和自己玩什么把戏,只是刚刚靠近过去,只感觉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花带闪电的朝着白妄的脖颈而去。

    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妄的脖颈已经是紧紧的被云兮攥在手中,手上的力道还在一点一点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