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永生传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14字

    周围变得悄无声息,一切恢复了风平浪静,那生物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静谧矗立在地上睡着了一样。

    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个闪电直直的劈向了那怪物一样的男人,全身火光迸发,从头到脚的有强大电流贯通身体,男人被困住一样想要挣脱却无可奈何,龇牙咧嘴显得十分痛苦,像章鱼一样触角的双手左右摇摆着,随手将触及到的一块巨石直接抓起来砸在自己的身体上,但是仍旧是没有什么用处,从天际传来的雷加闪电源源不断,天地之间却是一派平静,唯独男人所在的区域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经历着生死一线间的磨难。

    “老……天……奈我……何!”男人嘶吼着,拼尽所有的力气将自己身体能量汇在掌心,朝着天空奋力一战,真气和闪电在半空之中相遇,只听的一声快要穿透骨膜的叫喊声,男人随之倒在地上,沉沉的晕死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这一切来势汹汹,但是去的也迅速,周围恢复了长久的寂静,渐渐的开始有受惊吓的鸟儿又开始从灌木丛跳了出来开始活动,还有野生的动物,树林之间又变成了和从前一样的小热闹。

    恍惚中,一位衣着华丽的女人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朵永生花,男人想要挣扎着起来但是只有手指头可以在微微动弹一下,其余的感官全部都消失了。

    “宝剑赠英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女人邪魅的声音带着一丝媚笑传至男人的脑海之中。

    男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这里是什么地方,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她到底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头痛欲裂,眼眶中的眼球都快要从里面被巨大的压力逼出来一样。眼前一片模糊却根本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只是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这个味道,男人也无法形容,只是闻了一下便在脑海中清晰起来,那种感觉男人一辈子都忘不掉。

    眼睛猛的睁开,周围鸟语花香,男人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山洞中,里面干净整洁,已经没有了昨日刚来时候破败的样子,身体酸痛,可是叫男人惊讶的是,自己适才做的并不是一个梦境,自己身边的确放着一朵花。

    名叫永生,所谓永生之花,开在佛光大陆,数百万年仅有一朵开放,且花期极短,一个时辰之后便会凋谢,之后成为百无一用之花,但是采摘也需要极高的法力,永生花看着极其寻常,白色的花瓣越往中间越渐变成淡粉色,花蕊也是黄色,但质地却极其坚硬,如若不是有几十万年的修为想必是不能顺利将其摘下的。

    震惊的不知道要做什么,男人小心翼翼的将花朵捧起,左右仔细端详了好久,确真无疑。

    那么……

    适才的那一切……

    并不是梦境!

    那个女人……也是真是存在的!

    男人瞬间寒毛直立,能心里传话的人本就寥寥无几,但如果还是一个女人的话……男人绞尽脑汁,胸口又在隐隐作痛,还是赶快趁着机会将这多来之不易的永生花炼化再说吧。

    勉强在手上燃起一束青火,男人将永生花放置在火上,幽幽的火光瞬间照亮了山工山洞,安静且明亮温暖的感觉袭及全身各个地方。

    永生花静静的燃烧着,被青火一点一点的渐渐融化掉,转而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的时间火光小了一些,不用想,便是永生花炼化成功了。

    手里一颗乳白色的药丸一动不动的被男人握在手中,想当初自己是笃定不会活过来的时候不想还会有人来救自己于水火之中,从此不管是如何都是浴火重生得以生存下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男人二话不说将药丸吞入口中,一瞬间身体各个细胞都得以重生一样,真气源源不断的从深处输入上来,就连掌中的黑色纹路都开始变得浅了起来,如此神奇的效果就是男人也始料未及,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身体也渐渐缩小回去,膨隆的肌肉此时也回到了正常的位置,暴起的脸上血管和眼球也都回缩回去,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就如同重新脱胎换骨一样变回了之前的模样。

    “我云虚重新活过来了!”仰天长啸一声,云虚试探了一下自己的灵力和真气,发现比之前更是进步了有一半有余,心里不能再满足。

    只是这个名字……云虚从此之后只怕是要和神界划分界限与之为敌了,这个名字和面容……都是要改变一下的。不然的话,他心里的仇恨和不甘怎么能全部都原封不动的还给自己的师傅白妄上神呢?

    危急关头,那个自己叫了几万年的师傅竟然为了云兮那个丫头要将自己赶尽杀绝,不惜还要叫长老一起来对付他,光是这口气云虚怎么能忍得了呢?

    今日我从万丈深渊中跌落下去,只要我尚有一口气存在,来日便叫你十倍百倍的偿还于我!云虚眼眸中满是恨意,额头的黑影闪现,一瞬间又消失不见。

    芜葑岛,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万物生机勃勃,就连岛上的杂草都是郁郁葱葱,长得竟有半个人高一样。

    岛位于一片湖的中心,此湖名叫悠心湖,乃是取自一个人的名字,相传是芜葑岛岛主从前挚爱的以为女子后来不幸香消玉殒所以为了纪念她才取得此名。

    此时擎苍和右护法术隐正远在数十里之外乘着一叶轻舟游荡在外围。芜葑岛向来都是一派宁静致远,从来都与世无争,但岛主乃是绝世高人,所制的法器在世上绝无仅有,独一无二,所以许多人都慕名而来求岛主能够做一件绝世的宝贝,甚至不惜砸重金购买。

    但这位岛主却是一位任性至极的人物,此生此世在外流传的经他之手打造的法器仅有十件之余,只要是和岛主和眼缘的人甚至可以免费相送,但若是拒之千里之后,无论再拿来多么珍贵的宝贝这位岛主都是不闻不问,甚至还会与之交恶。

    五界深知这位岛主的习性,所以也不敢多过问,凡是能够获得这位岛主亲手赠与的宝贝的人物,大多都是凭借着自己的运气才能够得来的。

    这些人后来也无不都是成为了各界举足轻重的领导者,例如那把捆仙索,就是这位芜葑岛岛主亲自做成。只是后来各界混战,却不小心落入了白妄的手中,从此换了主人。

    白妄被佛尊警戒一番之后,近日是不会再来挑衅的,再加上擎妠还主动为擎苍挑起了管理魔族的大梁,因而现在擎苍才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能够和右护法术隐一起来芜葑岛寻找两件宝贝。

    擎苍向来都不是一个贪得无厌,欲求不满之人,芜葑岛岛主已经殁了的事情想必不是他第一个知道的,那么应该也不止有他一人想要来这里寻求珍稀法器,且芜葑岛虽然表面风平浪静,但是保不准所有人的都已经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马上可以到嘴边的肥肉了。

    摆渡的老人年近古稀,头发已经是全部都苍白,脸上的褶皱一条又一条全部都刻在深处,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凹陷,眼睛有一只灰蒙蒙的一片,但另外一只却是透露着沧桑。

    这是所有人老了之后共有的特征,阅尽世间的繁华衰败,活的通透之后便不再对身外之物有任何的眷顾和留恋,什么感情亦或是法术功名利禄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一样虚无缥缈。

    “你们是我今日载的第二批客人了。”老人和蔼可亲,将自己钓上的小鱼制成鱼干赠与擎苍和术隐一些,不想术隐却一口拒绝。

    “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多谢老翁。”

    擎苍却淡然手下,老人先是一惊,后来便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好像山丘的沟沟壑壑一样。

    “这世间没有一件事物是多余的,年轻人,你还是涉世未深啊。”

    擎苍闭目养神,小舟渐渐的从远处一点点向中心的小岛靠近过去,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这个时候不知不觉湖面上开始弥漫了一层白雾,越往中心走那雾有越来越浓的趋势,身体整个都是放松的,但是擎苍的精力却是十分集中,谁能知道下一秒钟是否还是会像现如今一眼只是表面上的一波平静呢?

    “第一批客人是谁老翁可是记得?”术隐显得有些担心,自己之前猜测的事情的确发生了,而且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年纪大喽,脑子也不太灵光,这些人就是整日捧在手心里看着也是记不清楚面容的,你们若是能上去就能看到了,我这糟老头子只不过是以此谋生而已,只是那些客人武功高强,你们可要小心一番才是啊。”

    说话的时候,老人已经泛黑泛黄的牙齿露了出来,嘴里还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嘴角虽然是上翘着但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到底说这番话是想要告诉术隐他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