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星辰镜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05字

    “请问老翁是何许人也?可否将名号告知。”这种绝世高人一向是可遇不可求,能在这里碰到术隐就很是惊喜了,英雄相见怎能有不互相认识的道理呢?

    “我和两位年轻人有缘,若是两位出来之时还能坐上老翁的小船,到时再告知也未尝不可,不知魔尊觉得如何?”

    这下术隐才是完全佩服了,这个老人怎么一双眼睛才能看出来擎苍就是如今魔界的首领呢?他们分明之前已经完全将气息都掩盖的不留一点踪迹了,这个老人,果真功力是深不可测啊。

    好不容易过了这些关卡,剩下的一切便是开始畅通无阻起来,阻挡前进的浓雾也渐渐消散开来,芜葑岛的模样开始清晰的进入了术隐的眼中。

    又和之前变得一模一样,这片湖水安静的和起初没有什么两样,谁又能想到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危险呢?

    从小舟下来终于踏上了芜葑岛的陆地,本来是很轻松的时候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这里的气息真的是太过于诡异了。

    磁场完全都是乱的,在这里别说是绝招,就连功夫要彻底施展开也是很困难的,光是这一点就叫术隐担心起来,在这里要是遇到什么危险的话,那就不像在外面的时候那样应付的得心应手了。

    “尊上……这里奇怪的很……”瞧着身旁稍微走在前面的擎苍没有一点担忧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对他不会造成什么威胁似得,术隐还是忍不住提醒起来,虽然擎苍在他的眼中就是五界最为强大的存在,但是敌人在暗处,他们却在明处,随时要做好腹背受敌的准备。

    要不然的话,术隐回去怎么向整个魔族交代。

    “吾已感受到磁场不同,只一点小心即可,若非必要,莫要轻举妄动。”擎苍说的话总是像一颗定心丸一样叫术隐心安,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陪伴在擎苍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信任。

    术隐自然是不害怕的,只是拼尽命要保护擎苍的安全才是他的最重要目的,还有就是……帮助左护法安尘取得他想要的东西。

    此时,魔界大殿之上却围着三个女人,共同盯着一面镜子在发着呆。走近一看,才知道这面镜子是有特别之处的,安尘和沈萧目不转睛,看的眼睛都快要呆滞了还是不肯放松下来缓一缓。

    星辰镜,乃是魔界的宝贝,只要是施法便可以看到远隔千里之外的景色,甚至存在的人物,一大早擎妠还在沉睡的时候便被沈萧磨着要拿出来看一看擎苍的动向了。

    要不是左护法安尘偷偷泄密,沈萧怎么可能知道擎妠会有这种宝贝呢,所以两人现在都是一幅奸计得逞的样子,虽然擎苍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危险,但是擎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反而悠闲的还想要出去逛一逛着大千世界呢。

    擎妠在一旁的龙椅上无可奈何的注视着她们两人,自己无聊的快要疯掉了怎么这两人还是这么执着的想要知道擎苍和术隐的动态呢?

    这面镜子上擎苍和术隐两人正走在一片茂密的岛上最边缘的位置,周围的数木高的简直快要挡住擎苍的视野了。

    “小心!”不远处一只同样是黑色的蟒蛇朝着擎苍和术隐的方向窜了过去,借助着周围茂密的草地的优势,所以那条蟒蛇全部将自己隐藏在丛中,一点都没有暴露出来。

    擎苍感觉到心脏猛的一阵跳动,随手将佩戴在腰间的玄天剑拔出来,冲着前面的草挥剑就是一阵乱砍,不出一秒钟,那条蟒蛇便出现在了擎苍的眼前。

    好像是有灵性一样,那蟒蛇竟然想要逃走,愣是和擎苍对视了一眼才转身飞一样的压着倒下的草逃窜掉。

    术隐双刀随时都握在手里,已经是随时随地做好要和不明危险做决斗的准备,擎苍点点头,心里对术隐听进去自己说的话很是满意,毕竟自己是作为不速之客登上了这座岛,最好还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若是真想要自己性命的,那样的对手毫不留情的杀掉也罢。

    沈萧的心情简直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一样开始起起伏伏,根本没有招架之力,感觉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就是要得心脏病了,安尘虽然默不作声,但同样是心惊胆战。

    不仅仅是因为术隐替他去取一件宝贝所以在担心,更多是安尘和沈萧不同,可以看出来其中真正的危险。

    所以才会紧紧的攥着手时刻都不松开。可是刚才沈萧那么大声的一喊……安尘怎么觉得好像在镜中的擎苍是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呢?

    “沈萧小姐,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沈萧完全就可以当他们的指明灯在一旁协助他们面对这些难防的暗箭了。

    “难道……擎苍可以听到我说的话吗?”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身处在魔界这块本来就很神奇的土地上,沈萧经历过的不可思议,叫她惊讶的掉下巴的事情还少吗?

    这一点,不用安尘说出来沈萧就凭着敏锐的嗅觉感觉到了。

    “好像是这样的,刚才在你喊的时候尊上明显的晃了一下然后才迅速拔剑将那条蟒蛇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为什么尊上不把这蛇杀掉而是要放它走呢?”

    在这个世界上,沈萧最害怕的生物就是蛇,光是隔着镜子看到就感觉心跳已经停止了,更别说亲眼见到或是触摸一下,那样沈萧真的会被吓得疯掉的。

    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沈萧和兴趣小组的同学一起相约去后山上观察大自然的野生蝴蝶,五六个人一同手挽着手一起向前走。

    深山的确和她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不一会儿他们就捕捉到了好几只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蝴蝶,但是山里环境复杂,地势也比较险恶,一个不留神直接踩到了不知名的松软的土地上,沈萧和小伙伴们还没有来的及反应就直接被突如其来的好几只蛇围在一起。

    四散逃跑着却根本就甩不掉这些叫沈萧害怕的生物,一个不注意沈萧露着的脚踝直接就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咬痕。

    摆脱了这些蛇之后沈萧已经是跑的身心俱疲,眼前模糊直接晕倒在了一片空地上,还好小伙伴们找到了她,急忙送去医院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心跳,连呼吸都没有了。

    急诊做手术将沈萧中的蛇毒赶快尽最大的力将蛇毒全部都吸出来,然后注射大量的抗毒血清,生命危在旦夕,本来都是在死神面前一晃而过的沈萧硬是被父亲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同行的一个小伙伴失踪,沈萧差一点就没有了性命,这次的性命之旅给沈萧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从此虽然减少了这一类项目,但是对于蝴蝶的兴趣还是没有磨灭,但却要小心很多了。

    回神过来,打了一个哆嗦,沈萧赶快将注意力又重新放在那面星辰镜上,她可不愿意擎苍因为自己或是术隐受一点点伤,适才在湖中的时候她就害怕的快要支撑不住,还好有安尘在一旁安慰她,这叫她放松了不少。

    “我可不可以借着这几天随时观察他们的行踪……要是擎苍有危险的话……”沈萧说的小心翼翼,没想到擎妠却爽快答应,直接将星辰镜拿给了沈萧和安尘。

    转移到了沈萧的偏殿,两人这才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一直密切关注着擎苍和术隐。

    芜葑岛上,走了有半天左右的时间,擎苍才终于看到了有人烟的迹象。岛主就住在这片湖中心的小岛之上,周围的地方零零散散的分散着数百户居民,只是全部都在外围住着,和撑船的老人一样。

    但是这片岛上,却只有岛主独自居住着。

    眼前是成群的建筑,颇有一种中世纪欧洲建筑的风格,花样复杂的花纹条饰,朴实无华的木板为基础的房间,是基本的两层楼的样式,上面还带着一层复式阁楼,门外用木头做的栅栏将中心的建筑围在一起,不用想这里就是擎苍此次前来的目的所在了。

    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门口的两座石头雕刻而成的镇宅兽像,但和擎苍在凡间看到的一点都不相像,这两头兽像头上长着三个角,眼睛瞪圆好似铜铃,嘴角又像狮子,耳朵却低垂下来,耳垂部位还各带着一个铁环。

    形状奇怪之外,这两头兽像栩栩如生,不注意的时候好像总在盯着自己看,仿佛随时都能活过来。术隐握紧手中的双刀,既然不能感知对方的灵力,那么就要好好准备着随时迎战。

    “汝等不速之客滚回汝之地界!”从天而降的雷声隆隆般的声音吵的术隐顿时眩晕起来,甚至有些站都站不稳的感觉。其实不止是术隐,就连擎苍如今也感知到了这种叫人天旋地转的难以形容的异样。

    但是这些只是一个开头,若是拿不到他们需要的东西,那就不是擎苍一直以来的风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