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丛林怪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15字

    跟随着擎苍的眼神看过去,术隐也隐约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果真就如同擎苍所说的好像这些生物跑跳的姿势都太不符合常规了。

    “属下先去试探一番。”术隐准备先走却被擎苍一把拦下。

    “不可,汝且看着再做决断。”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异常,但是擎苍却注意到一个小的细节,若是这些动物全部都能知道这些机关的规律,那么一定事会躲避的,只要按照其中一些的走就可以了。

    但擎苍适才注意到的那只独眼小蛇如今却在视野范围之内再也看不到它的影子了。这是擎苍注意了许久的事情。

    “吾随你同去,只一点汝切记毋要开杀戒。”慌乱的时候术隐往往会有些手忙脚乱,尤其是这里的生物灵异的惊人,谁又能知道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因而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两人向前走了一步,连同身体还没有站稳,就感觉虚晃而过,转眼之间到了另一侧。不过这仅仅是擎苍自己的推断,因为没有对照五所以一切方向都是错乱的,这也正是此阵法高明之处。

    没有了幻象,又加上了一个可能永远围困在这里的迷魂阵法,机关错综复杂品种颇多,直叫术隐连连发愁。

    在这里自己的双拳四脚根本就派不上任何用场,临走之前还和沈萧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好好保护擎苍,只是看着如今的形式,反而是自己千百遍的在给擎苍添麻烦。

    术隐的性格独立坚韧,向来是不喜欢别人帮自己忙的,此时恨不得冲出去替清仓把这关卡全部都顺利通过。不知为何,平日里还尚且稳重成熟的术隐在这里会变得如此焦急功利。

    试了好几次,擎苍和术隐走了好多步都还是不知道走在哪里,身边的树丛都是分外的相似,根本就没有可以比照的事物,擎苍也有些晕头转向。

    要是真的这样,恐怕他们就要在这里困上十天半个月的了。更别提做其他的事情了,能出来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将怀中一瓶药掏出来,擎苍将其一把捏成粉碎,然后洒在自己身体后面的一棵树上面,顿时那棵树开始枯萎起来,树叶迅速都变得干枯蜡黄,仿佛已经快要死掉了一样。

    “如此,吾便可以参照此树走出了。”擎苍随便走了一步,回头站在位置上开始记载和那棵已经枯萎的和其余明显不同的树的对照方向。胡乱走了好久,几乎把所有地方全部都走完,终于发现了其中的规律。

    “这是一个八卦阵!”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术隐凭着自己的敏锐的直觉就分辨出了这个机关关键所处。

    “八卦套八卦,这个阵法复杂程度果然不一般。”术隐惊叹,开始给擎苍讲起来。

    八卦阵,众所周知就是由阴阳两行组成,这里的森林深入其中才知其有多么广阔,但若是旁观者就能发现不过是一个大的阴阳八卦罢了。

    其中还错落着大小不一,但同样密集的小八卦阵法,因而每次只要踩到其中一个阵法,那么就会触动相应的机关,然后迅速旋转,根本来不及反应。

    寻常人根本不会发现是由于阵法旋转才能把自己的方向搞乱的,但是擎苍和术隐万年的修为却能有所感觉,因而才能发现其中的秘密之处。

    知道了这个规律一切便可以迎刃而解了。只是怎么出去,要按照哪一条路线走却还是一个问题。擎苍耐心程度远远超出术隐心中所想,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叫术隐都不禁担心起来却发现擎苍仍旧是不急不躁的再次重来。

    魔族人的血性向来是出了名的,即使修炼的再高深内心的这份热血还是根本去除不掉,若非碰上极度狂热的事情,不然魔族隐藏的血性是不会被激发出来的。

    如今擎苍却冷静的有点可怕,到底是怎样的修为才能叫他如此沉得住气术隐不知道,只能是一直等着等着,直到擎苍把可以顺利走出去的路线找出来。

    若是交给术隐的话,只怕不出半日的时间他就要躁狂了吧。

    魔界大陆已经是深夜了,沈萧还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星辰镜中的擎苍和术隐焦急的都快要上火了。

    这么简单的一个小树林他们却在中间浪费了这么半天的时间,一旁的安尘却是有些眉头一皱,看着情形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不然凭借着擎苍的本领早就出去了,哪里还有待在那里的必要呢?

    熬了整整一天都没有闭眼,沈萧的眼睛都胀的通红一片,不停的揉着眼睛还是不肯去休息。只怪自己没有带来一些眼药水,不然一定可以再熬一会儿的。

    安尘倒是没有一点事情,魔族本来就是不要睡觉的,也没有睡觉来补充体力的必要,所以催促了好一阵沈萧还是死死的抱着擎妠借给她的镜子不肯松手。

    可也不能就叫沈萧这么一直下去,擎苍他们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安全返回,要是固执的沈萧一直不停的就这样不吃不喝着了魔一样的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肯定待不到擎苍回来就虚弱不堪了。

    逼着为沈萧输注了一些真气,感觉自己身体内有一股热流缓缓注入,这种感觉沈萧只以为妙不可言,不过片刻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精神也很饱满好像睡了一个大懒觉起来之后的样子,浑身很是舒服。

    “谢谢你,安尘。”内心充满感激,这个爽朗大方不矫作的女孩对自己总是处处施以援手,在沈萧困难的时候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这样不禁叫沈萧想起了自己那个世界的三个好闺蜜。

    不知道现在她们过得怎么样呢?自己失踪的消息应该还没有被她们发现吧?在这里生活也有几个月之久了,那么在21世纪应该也已经过了几个小时吧。

    那就说明她们这个时候应该还在梦乡之中度过吧?沈萧突然就很是想念这些自己的好朋友,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总把心事写在脸上还有眼里的人总受最善良单纯的,安尘只不过是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沈萧的表情和平时不一样了。

    “沈萧小姐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好了,想要回去何其容易,但是尊上需要你,不然的话说不定连这一关都是过不去的。”

    安尘也不希望沈萧回去,擎苍身边已经有好几千年都没有女人出现了,虽然之前有云兮整日死缠烂打的纠缠着擎苍,但是神族和魔族几千年的死对头怎么能是说化解就化解的呢?

    再加上沈萧这样特殊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擎苍的性命,就算是安尘也不愿意叫她回去,然后擎苍身边再也没有别的女人可以陪在身边。

    从神游中回来,沈萧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至少也要等擎苍回来再说这件事情吧。

    不过安尘给的这一点点真气就已经足够沈萧在挥霍一天的时间了的,对安尘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不过体内真气百分之一的量,对于沈萧来说却是叫自己重新精力充沛的源泉。

    机关算尽的森林里依旧是擎苍和术隐在忙着走最后几步。眼看着已经要走出去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

    却是离擎苍他们好远的距离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不过看着体型,样貌……这应该是一个人吧。

    只不过这个人满身都是红里透着黑紫的血块,看来是受了不轻的伤,只怕是命不久矣。

    淡淡的从那人身上划过,擎苍继续向最外面走去,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隐约看到已经摔成一团肉泥的人好像在说着什么话。

    “出去便可知,不必和此人纠缠。”终于走了出来,外面是一片更加广袤的丛林,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这些就算是术隐也从来都没有见过。

    如果说适才那篇森林里的动物还都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这丛林里的就已经全部变成了庞然大物。

    独眼的小蛇变成一条粗足足有一棵百年大树一样粗壮的,满嘴獠牙的凶狠角色。还有天空中的三头鹰,都是如同地狱鬼兽一样存在的生物,有些就连擎苍也是第一次见到。

    怪不得适才那人那样凄惨,全身上下都是血迹斑斑,很是渗人。但是已经不能回头,只能迎难而上了。

    回头郑重其事的望了一眼术隐,看到他也是同样震惊,但是却准备妥当,手中的弯月双刀已经随时准备好,闪烁着寒光逼人了。

    丛林中还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又一阵发惨叫声,想必这些人也是这岛上的不速之客吧,这个时候一只巨大的水蛭顺着味道已经是嗅到了擎苍和术隐的存在,张着血盆大口悄然而至,在擎苍的身后悄悄的做好了随时撕碎他的准备。

    “尊上……小心!”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只见术隐强行将自己的真气全部提出,腾空飞至擎苍的身后刀光毕现,只是一刀便将那水蛭刺中的喉咙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