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登上顶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13字

    不知是不经意还是有意,那个人总会用余光望向术隐这边,若有若无的眼神叫术隐有些担心,其余的凡人都是不敢用正眼瞧一下擎苍的,唯独这个男人却时不时的看一看擎苍,仿佛有什么话要对擎苍说一样。

    将这个发现偷偷告诉擎苍,果不其然擎苍也有所察觉,只是两人都当做没有发现一样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去。

    芜葑岛看似简单,实则地形极其复杂,他们所处在的位置只不过还是在边缘地带,离真正的法器所在位置中心还相距甚远。

    一路向北一直走下去,这样的历练还只是一个开始,这是那些凡人在休息的时候告诉擎苍的事情,原本他们的同班还有比现在多一倍的人数,只是过一关就会少不少,如今剩下的几个人想必也抗不了多久的时间了。

    只是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便会有人过来接应他们,想必这些人是分作两个部分分头行动的,能做这么细致的计划,看来是对这里很是熟悉。

    擎苍默不作声的看着这几个人将背包里的口粮吃掉一些补充体力,已经是深夜了却还是不辞辛苦的想要继续赶路,根本不需要睡一觉来补充一下体力的时候心里有些惊讶。

    到底是怎样的他们的领头人才能给予他们这么大的期寄手无缚鸡之力一样的在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寻宝呢?

    不过这样也好,擎苍和术隐本来就不需要任何休息和食物来帮助自己恢复精力,这样日夜兼程的走下去早一天到达早一天完事也是不错的。

    走出那片已经变得十分宁静的丛林,迎面而来的便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其实这个地方根本不能称之为沙漠,除了它有着沙漠一样一望无际的沙子之外,更多的就是怪石嶙峋的石头矗立了。

    那些凡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赶忙开始检查起来身上随身佩戴的牛皮做成的水壶,若是在这里再拖延上几日的话,只怕是所有人都会被渴死的,除去擎苍和术隐之外。

    “我们就不能绕过这里吗?”这里看着平淡无奇,但是却到处都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凭着多年的经验术隐已经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要想到达最终的藏宝地点,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其余两边都是未曾开辟过原始森林,听说只是里面的蜘蛛就有一个人头高,在那里我们就不用走,等着被活活吃掉吧。”

    “就算是不被吃掉,也是机关重重,就算是天上飞的也会被再空中拦截下来然后吞噬掉。”

    另一个人补充着说到,仿佛那里面的景象他们是见过一样,描述起来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汝等可是去过?”

    擎苍自然是有些不相信的,芜葑岛虽然险恶,但是从这些微不足道的凡人口中听说还真的有一种不可信的感觉。

    “都是那位大人告诉我们的。”犹豫半天,那些人终于说出了实情,看来也是做了好大的挣扎才最终说出这位大人的事迹的。

    既然是如此,那么不可避免的事情就非上不可了。

    走进这片石林,越往中心走越是感觉到这种不安的情绪愈加强烈,不光是擎苍,术隐,就连那些凡人此时都是惴惴不安的跟在擎苍和术隐的身后,生怕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两人还可以替他们阻挡一下。

    心里担心的事情始终还是发生了,一眼都可以望的到对面的石林他们走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却还是没有走出去。

    并且这些石头在他们周围开始转动了,起初只是微微的晃动,接着就是一而再,再而三接连不断的天旋地转,晕的那些凡人东倒西歪,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在做着什么事情。有些都开始呕吐起来。

    擎苍和术隐的情况也不太乐观,进入了这个怪圈,想要走出去就有些困难了,擎苍不知道这又是怎样的阵法,在周围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想出来。

    突然地表又开始塌陷下去一点。这是从来没有的状况,嘴里含着的虎晶石能够辨别幻象,但是这一切明明就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术隐是可以确定的。

    那些凡人如今已经开始不旋转了,反而一个个都好像瞬间清醒过来一样,但是同样的都是眼神开始迷离起来,魂都丢了一样的若无其事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一片石林之中。

    有几个清醒的努力用嘴巴咬破中指血涂在脑门上眼神瞬间就惊恐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闭着眼睛哆哆嗦嗦的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吱声儿。

    “这难道是鬼打墙?”用双刀割破一些鲜血,术隐将它们抹在眼前,再次睁开果然眼前的景象叫他也有些震惊了。

    眼前哪里是一片石林沙漠地段,分明就是一处聚集着成千上万个冤魂的乱葬岗。

    怪不得这些人都好像找了魔一样的眼神都没有了光亮,自己的元神早已经被一些恶鬼挤走占据了这躯体,剩下的可怜的魂魄还在空中漂浮不定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呢?

    游荡在这里的魂魄是最喜欢肉身的,尤其是尚且新鲜干净的肉身,恨不得全部都挤进去分一杯羹。就连那些额头前面抹了鲜血的凡人身边都有好多孤魂野鬼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想要伺机扑上去呢。

    但是擎苍和术隐身边那些小鬼却是不敢靠近,要是论起辈分来的话,擎苍还是它们祖先的祖宗呢,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这些鬼怪们也是不敢造次的。

    无聊的大声呵斥一声,那些孤魂野鬼都凄惨的叫着喊着赶快四散逃跑了,要是谁不小心倒霉被擎苍一拳打散了魂魄,那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把那些凡人魂魄找回来安放回身体,终于一切才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不出一分钟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剩下那些鬼混恋恋不舍的看着离去的人的背影,都很是惋惜,不过也怪他们倒霉,谁叫他们碰上了擎苍一样厉害的人物呢?

    天空渐渐由之前的黑暗变为微微亮,一行人默不作声的走着好像很远的距离,眼看着天就要亮了,日头已经是从东边的天际线那里升了起来,有一小半的天空都被染上了金灿灿的光芒。

    空气中也是十分清新,经历了一整晚的蓄积,露水此刻都在植物上面一颗一颗的聚集着,话多也都静静的等着着黎明到来的瞬间含苞待放。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只是擎苍却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何走了这么久的路,看到的人却只有这些凡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界的存在了呢?

    “汝等接应之人在何处?”

    “只要翻过这座山头,我们的上头官人就派人在那里等着了。”说话的头儿明显已经有点气势了,只是这一切都是他背后的那个幕后之人在给他这么大的勇气。

    只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大费周折的叫他们穿过这么多艰辛来和这位领头汇合呢?

    事不宜迟,虽然擎苍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但是胜利就在眼前,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面前是一座雪山一样存在的高峰,只是看到在山脚之下便是那条小溪的源头,看来一直跟着这条小溪走是没有错的,只是上面的地势险恶,一定事气候越来越低的,没有一丝犹豫,术隐和擎苍就首先爬了上去。

    在这里能节省一点体力是一点,毕竟最后在找法器的时候才是最需要和对手进行搏斗的,把自身真气浪费在这种无谓的地方实在是不值得。

    那个待着帽子的男人此时摘掉了帽子也一起跟在擎苍的后面爬了起来。

    还没有到半山腰,气温就突然一下子降了有几十度,山上也开始结冰,只是半山腰上还有一个凹陷进去的洞穴,可以在里面休息一下,擎苍和术隐一鼓作气,直接爬上了山的顶峰。

    中间还有几个人因为体力不支最终从山间掉落下去的,这些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自然也是怨不得旁人的。

    最终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剩下的人寥寥无几,和之前比起来少了至少有一半的人数。

    站在顶峰便可以阅尽多半个芜葑岛的风景和地形。

    从西边至东边是绵延不断的丛林,中间各有一条看不清楚的河流做以分界,这两条小河都是起源于中间的溪流分支,最中间也是被整齐的分割成好几个部分,整个看起来就宛若一座棋盘一样,如今他们处在的位置,便是棋盘的最中心位置。

    再向前走不远处,就可以到了真正芜葑岛最为核心的地方——法器的所在之处。

    不远处走来几个人,身上背着的装备至多不亚于那些凡人。

    想必这就是那些人口中来接应他们的人了。

    上下打量着这些人,个个都好像对擎苍和术隐有些敌意一样,看了好久才带着那些凡人一起离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组织,那些人便开始嚣张起来,对着擎苍和术隐也都不像从前一样谦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