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终目的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09字

    “尊上……这些凡人未免也太过于嚣张了……属下……”术隐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要是不给他们一些苦头尝一尝,只怕是不知道术隐的厉害了吧。

    “由着他们去,且看往后谁笑到最后。”如今已经找到了擎苍需要的宝贝的位置,还是抓紧时间找到然后撤走的好。

    自从进入这芜葑岛的时候擎苍内心就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赶快远离这个地方,所以他始终很是排斥,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直觉,更是他已经有所感觉,自己的真气好像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泄。

    本来是一个巨大的皮球,里面装满了擎苍这么多年修炼,可是好像不受自己控制,这些真气在一点一点和外界相通的跑了出去,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些都是事实。

    从雪山下来,下面的温度就变得和之前差不多了,只是山的背侧还要比向阳侧温暖许多,环境也更加潮湿,这不是特殊的地理环境,而是人为。

    在这里,擎苍的那种感觉就更为强烈了。

    术隐虽然看不出来擎苍在想些什么,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看出擎苍的担忧的,自己什么都没有感觉,怎么难道是擎苍的可靠到吓人的直觉又在给自己敲响警钟了吗?

    “尊上怎么了?”

    “吾无事,汝在后方掩护。”一前一后朝着芜葑岛最后一道防线发起进攻。他们谁都不知道在等待着他们的究竟是怎样的疯狂。

    这是一个山洞,从外面看上去平淡无奇,装饰的也没有多么奢华,和起初相比较反而更有些简约朴素的感觉。若有所思的打量一番,最终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星辰镜画面戛然而止,里面的情况再也看不到了,沈萧慌了神,甚至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没电了,反过来一想这根本就是古代,虽然魔族神通广大,但是发现电的事情还是交给富兰克林吧。

    安尘不由的也开始紧张起来,这个山洞若不是磁场相冲的话,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应该看不到的,星辰镜可以看到世间任何地方任何人在做的事情,只是在这里被不留情的拒绝只能说明这个山洞是被加持了某些法力才变成这样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沈萧还是一点都不困的样子,整个人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拽着安尘的胳膊焦急的问着。

    好像生怕擎苍他们有什么危险似得。

    “星辰镜看不到的话也没有办法,”安尘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虽然她也很想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又不能做什么。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到尊上他们出来。”

    虽然有安尘帮助沈萧撑着体力不至于一下子就支撑不住,但是已经好久没有吃一点东西,沈萧还是有些扛不住,加上担心着急上火,嘴巴上长出了一个大溃疡。

    被安尘硬是绑着去休息了,结果倒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的睡着,看着沈萧精致的面容,眼圈好像是碰碎的青瓷一样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的确可以看到,安尘就一阵心疼,这个女孩未免也太过于坚强,叫人想要保护了吧。

    如果擎苍知道了这些,会不会对她的感情更深一步呢?

    没有了沈萧的陪伴,这次换做了安尘一直守在星辰镜前面静静的等待着,再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期待过,不过安尘更多的是在担心术隐。

    那日听说了芜葑岛主仙逝的消息,安尘内心悲喜交加,自己的亲生妹妹如今还是像一个活死人的状态一样每日只能由基本都外输真气养着,但凡有一日断了的话就会命不久矣,而且即使这样还是随时都有危险。

    盛传芜葑岛岛主有一只永生花,这朵花炼化之后内服便可以根治所有疑难杂症,不治之症。

    所以起初安尘是态度坚决想要去寻找这个可以帮助自己妹妹的花的,哪怕那个地方再有多少艰难险阻,安尘也要去尝试一下。

    术隐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决定要代替沈萧去,再加上擎苍最终也决定要前去,所以直到现在,沈萧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虽然只有很小的希望,但是只要敢于去尝试,去追逐,一切都是有机会的不是吗?

    在宽敞的山洞中,周围的道路错综复杂,稍不注意就可能会迷失方向,擎苍将怀中罗盘拿在手中,但是罗盘根本就辨别不出到底哪个方向才是朝向正北。

    “此山洞磁场复杂,吾等要小心。”重新收回怀中,如此一来擎苍也只能靠着自己的感觉一直往前走了。

    走进去发现里面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在手指头上点燃鬼火,不仅可以指引擎苍前进的方向,还可以预防未知的危险。

    因为一旦有特殊情况的时候,鬼火会立即燃烧的更为旺盛。

    周围的空气静的可以听到山洞中水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

    一声又一声的挑衅着擎苍和术隐的神经,黑暗之中虽然只能看到前面的路,但是术隐总觉得好像一路上走来有什么人在暗中盯着他们看似得。

    随着深入山洞,这种感觉愈加愈烈。

    突然两只脚好像被什么擒住了一样,术隐走在后面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了,想要提醒擎苍一声嘴巴也莫名其妙的张不开,明明自己面前什么都没有,但是却只能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擎苍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

    “术隐?”感觉到只剩下自己的步伐,擎苍回头看过去,在一处拐角的地方,术隐只剩下了双脚还在外面。

    “何人在那!”这个诡异的地方根本就施展不开武功,擎苍也无可奈何,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眼前一个庞然大物正盯着自己,嘴角马上就要吐出火来。

    眼前这个庞然大物满身都是黑色,布满了尖尖的匕首一样的刺刀,身高足足有三个擎苍那么高,光是手掌伸开就能将半个术隐的身体完全握住,此时术隐已经是伤痕累累,身上全部都是被那怪物用尖锐的爪子刺伤的伤口。

    在怪物面前,术隐就好像是束手无策的小孩一样被随意蹂躏,但是却只能任由它摆布。

    “汝在找死!”擎苍的眼神都变得暴烈起来,手中的剑气化做玄天之剑,单手持剑朝着那个怪物就是刺了过去。

    那怪物本就有灵性,但是此时已经看出了擎苍的目的,早已经轻松的避开了他的致命一击。反而双手腾起,将术隐一把抛在空中,随之而来就是重重的摔在地上。

    擎苍来不及将术隐接下,光是听到哐当一声就更加激起了他内心的野性,黑色深邃的瞳孔开始变得血红,一旦发疯起来,擎苍就好像一只豹子一样充满的威胁性,身上的魔力也会爆棚比平时多上好多倍。

    剑气带着魔性便如同加了一层护体一样,再次逼的那怪物连连倒退好几步,支撑山洞内部的石柱被那怪物压的倒塌了好几根。

    “术隐可还好?”擎苍的声音在山洞之间来回穿梭,经久不息,回声嘹亮,在不远处的术隐身上皮开肉绽,好不容易起身鲜血却不停的在往外冒。

    将随身携带的丹药全部都吞进去,这个怪物可怕的有些超出术隐的预期,再这么下去的话只怕是他和擎苍都凶多吉少,如今是要奋力一搏了。

    “属下马上就来!”身体瞬间得到恢复,术隐的肌肉力量比之前又增加了几倍不止,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擎苍面前,两人便开始了长久的和这个怪物搏斗。

    空旷的山洞里不停有石块在掉落,仿佛里面随时都会有崩塌的危险。

    那怪物却显得游刃有余,虽然身体笨拙但是依靠着自己对地势的熟悉,那只怪物灵巧的躲避开了几乎每一次擎苍和术隐的攻击。

    反而多次给他们造成一些阻碍。

    “这只怪物怎么这么难对付?”累得满头大汗,术隐渐渐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擎苍没有下命令之前术隐事绝对不会撤退的。

    来来回回数十个回合,那怪物体力惊人,丝毫没有一点疲倦的神情,反而对擎苍和术隐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身上的伤疤也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赫然明显的鲜血混着肉在往外面喷涌。

    擎苍杀红了双眼,早已经召唤出来的青龙也是对这个怪物无可奈何,数次还差一点就将青龙吞进肚子里。

    亮出一直以来没有用过的一件法器,擎苍手中的一把望舒戟,但是这件法器是最近才被擎苍所收为己用,还不甚熟练,没有把握,擎苍只是在亮出的一瞬间,那怪物便明显的躲避了一下。

    像是本能的反射,在戟的顶端这颗望舒石头夺目的光芒就叫那个怪物一下子闭上了双眼。

    “汝先走!”看着果真有一点用处,不愧是五界六大灵石之一,擎苍一面大声催促着术隐,一边控制着怪物不要向前靠近,逮了一个机会头也不回的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