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夜会术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04字

    “左护法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大门敞开着,里面术隐的声音透过冰凉的空气传来,久久没能消散。

    外面仍旧是寂静无声,风却渐渐的变得小了许多,过了不过片刻,只见门外有一个女子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不用说,这个人便是术隐口中的左护法安尘了。

    只是这样黑漆漆的夜里,安尘为何要在术隐的门前静静的隐匿着却不说话,若是从前术隐也许是根本不会发现,即使发现了也是不知道缘由的,如今却彻底通透了。

    安尘脸上也是蒙着黑色的轻纱,头戴着一顶黑色的斗篷,整个人被黑色吞噬掉一样显得神秘莫测。只是今日看着安尘却好像和平日里的感觉不是很一样似得,术隐说不上来,但总是很奇怪。

    “右护法在等我。”安尘的语气冰冷如霜一般,叫人听到不明的觉得有些凉意袭身。

    就这么像是画面定格了一样,屋内的灯火通明,照耀着术隐的背影那样同外面的夜色一样悄无声息,背对着安尘,却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在做着什么。

    高手博弈,只是说话之间便可以分出胜负来,因为会探查彼此的气息,到底是否是一个能打败的人,只是如今,安尘却没有那个必要对术隐了。

    气氛诡谲的吓人,两人都不再说些什么,就这样僵持着一直过了许久,安尘才终于破了功,一场毫无硝烟的战争就这样以安尘主动宣告失败而结束。

    走进房间里,术隐仍旧是背对着安尘,以打坐的姿势坐在纱帐之内,似有似无的声音飘荡在房间内。

    “为何要这样做?”在被术隐发现的那一秒钟以后,安尘其实就感觉自己已经输了。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但也不能责怪沈萧,只能说是安尘自己还是太过于轻敌。

    “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右护法不必放在心上的。”

    那些丹药,虽然沈萧根本不懂到底有什么神奇的效用,只知道是用作治疗术隐的疾病所用,但是术隐却深知想要搞到这些丹药有多么困难。

    聚灵丹,乃是至少上品炼药师才能炼化出来的丹药,价格昂贵不必说,单单是寻求这么一颗也是极其困难。

    虽然丹药师都是存在于五界之外作为独立存在的一脉,但是大多数都为仙族神族所垄断,再加上魔族被其他所污蔑之久,在五界之中名声不算太好,所以寻求丹药就更加比其他要辛苦一些了。

    但是能源源不断的为术隐送来他所需要的丹药,而且有一些都是极其珍贵的,在魔界这个地方能有如此能力的恐怕也是屈指可数了吧。

    更何况沈萧早已经为术隐透露了一些风声,就算是再怎么愚钝想必也会马上会意了吧。

    “如此便多谢左护法了。”只是简单一句话便包含了太多的深意在其中,只是旁人可能不懂,但当事者却是一听便明了,安尘心里错综复杂,此时好像有千万根线紧紧的缠绕着她的内心在一起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解开这样的结。

    之前本以为已经是全部理顺了才能够如此勇敢的面对,但还是终究功亏一篑。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别的想法,留下术隐一人,落荒而逃。

    夜渐渐深了下去,空气中又恢复了良久的平静安宁,术隐的心中满是惆怅,在修炼的路途之中最忌讳的便是有什么外界的干扰扰乱心绪,但是此时他已经有些慌乱了。

    门被轻轻的推开,里面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场景,现在是除夕时候,沈萧却在努力的赶着自己的实践作业。

    外面的烟花早已经是升上了天空,绚烂的金色红色粉色紫色徐徐升空,渐渐从一个小的光亮变成了一朵大大的花朵状的烟花,只是在空中短暂的停留了一秒钟左右,顷刻之间便轰然倒下,只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在脑海之中。

    “姐姐快点出来我们要跨年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沈萧抬起头来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推开椅子却发现身后擎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静静的站着在等她了。

    “擎苍……”嘴巴被擎苍用一根手指堵上示意她不要说话,两人就这样仅仅的相互依偎着从房间里走出来。

    直到父亲母亲看到擎苍的时候沈萧都是不敢相信的,眼前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第三人称的旁观者一样,父亲母亲亲切的呼唤着擎苍赶快坐下一起吃年夜饭。

    他也毫不拘束,直接就坐了下来陪在沈萧的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场面温馨的沈萧都一瞬间有一丝错觉。

    这样的场面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如今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反倒有一些不适应了起来,没想到褪下一身古装,换上现代的衣服之后,擎苍竟然比以前的样子还要帅气上好多。

    简简单单的发型干净利落,乳白色的毛衣针织衫把他身上的庄严肃穆又削减了几分,反倒让人觉得有一丝亲切感。

    还有笔挺的西装裤子,上衣,好像就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那样合适,沈萧的眼睛都放在他的身上快要移不开了。

    父亲母亲一直都是看不到沈萧的,但是温柔的表情却是始终对着擎苍,仿佛就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

    回头看看沈萧,擎苍无声无息的笑着,实在安慰,也是在和她打招呼,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外面零点的钟声响起,终于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刻,一家人全部都相拥在一起,这种久违的家的感觉叫沈萧很是感动。

    如果真的一直能这样,就算是梦境的话,恐怕沈萧此时也无悔了吧。

    随着一阵钟声敲响的声音,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氛围中去,只有沈萧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心头,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周围一切都开始变得天翻地覆起来,大楼不知为何轰然倒塌,沈萧感觉自己瞬间就失去了重力,要从楼上直直的掉下去。

    这样恐怖的事情沈萧还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只觉得自己好像立刻心里空空如也,从天堂掉进地狱就是这种感觉,身边的擎苍和父母弟弟也毫不例外,跟着一起摔了下去。

    只有沈萧紧紧的握着一个救命的稻草抓住了一个梯子才得以幸存,只是在深渊下面一个是自己朝夕相处了好久,甚至救过自己性命的擎苍,还有给予沈萧生命,陪伴自己这些年的家人,沈萧想要全部把他们救上来,却发现根本就是力不从心。

    何去何从,到底该如何割舍,终究还是落在了沈萧的手中。

    痛苦却又无奈,沈萧就在下定决心要去就父母的时候不经意间却撞上了擎苍的双眼。

    那是叫人多么期待的一双眼看着自己,沈萧心里都在挣扎,到底应该怎能办此时已经完全不在自己控制范围之内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事情如今却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样痛苦呢?

    犹豫的瞬间,沈萧亲眼看着这些人被深渊所吞噬,再也没有剩下什么给沈萧。

    “不要……”猛然睁开双眼,才发现原来只是一个噩梦,眼前还是那个明晃晃,金光闪闪的擎苍的寝宫,除了身边的鸟蛋还在跃跃欲试着想要跑出来看一看这个世界,便再也没有别的气息了。

    每天大早上起来的时候,沈萧多半数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的,擎苍也许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沈萧虽然很是不舍,但毕竟还是要顾全大局,所以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汝醒来了。”心地一阵叹息还没有彻底发出来,只听得外面一声低沉且有力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擎苍还没有走!

    激动的从床上爬下来,走出去才发现自己仅仅是穿了一件薄如纱的睡裙,很是尴尬的瞥了一眼擎苍,确定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便回去随便套了一件衣服才再次出来。

    “你今天怎么没有出去?”擎苍一直盯着自己,这叫沈萧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才好。脸颊的轮廓也不知不觉就红了起来。

    “嗯,今日无事。”外面的餐桌上已经放好了早膳,不用想也是擎苍叫人准备好的,沈萧心里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因为今日的擎苍看着实在太帅了。

    平日脸颊没有这种感觉,沈萧也自知不是一个颜控,但还是被擎苍彻底惊到了。墨绿色的长袍一直到脚踝,印着铜钱的样式花纹,头发用一根古朴的木簪子盘成一个髻,脖颈之间用三道盘成的如意扣系着,很是庄重,腰间别着一串绿色的玛瑙串珠,通透却有着金属一样质感,脚下一双金色祥云靴露出一点在外面,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王者的气息,所谓不怒自威,就是这样的感觉。

    “那你还要去做什么吗?”沈萧坐在擎苍的身边,尽量躲开他的目光,那是两道灼热无比的,甚至可以将沈萧的心脏彻底融化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