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鸟宝降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1本章字数:3008字

    “陪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擎苍竟然会对沈萧说这样温柔的话,搞得她都有些意外,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消散不下去的脸红。

    假装不经意的看着别的地方,沈萧的心里却好像装了一只小鹿似得在乱撞,也不敢在看一眼擎苍,害怕他在猛不丁的对自己说出什么惊为天人的话来。

    默默的低头吃着饭,沈萧心里很是七上八下,之前擎苍不在的时候自己总是盼着他来,可是现在又这样,真是自己都快搞不懂自己了。

    “噗嗤……”一阵细小的声音在正殿响起,打破了这长久以来的寂静,转头望过去,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沈萧很是迷茫。

    但是擎苍却很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个微小的细节,虽然只是轻微的一个声响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动弹了,但是他还是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果然是那个鸟蛋宝宝发出来的声音。经过了这么几天的时间,这个鸟蛋已经是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就是沈萧也有些形容不出来,而且是经常会根据自己的心情来变换形状,一会儿还是一个长方体,不过一会儿变成了一个圆柱,看来这个鸟蛋是生长的很不错的。

    沈萧蹲在一旁,很是喜欢的抚摸着鸟蛋的外壳,眼里满是爱意的望着,这个小家伙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动物,光是透过已经浑浊的几乎看不到那些里面的内容物的七彩色蛋壳就能判断出来。

    被沈萧抚摸着的鸟蛋竟然好像能感知到她的体温一样,渐渐开始呼应起了沈萧,不停的开始加速了运动,先是慢慢从窝里面挪动出来,再后来就是直接被沈萧捧在了手里,壳竟然已经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虽然只有一点。

    这个举动叫沈萧很是激动,呼唤着擎苍过来一起注意,两人就这么一起双手捧着鸟蛋宝宝眼睛都不转一下的看着。

    慢慢那个缝隙竟然越来越大,像是在努力的冲破束缚一样,先是可以伸进去一个指甲盖的距离,再然后就是半个手指,接着就是整根手指。

    沈萧为一个新生命的出生而感到无比的骄傲,这样努力的样子叫她想起了自己,凡事只要勇敢,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没有一会儿,那颗鸟蛋便彻底的崩解碎裂,里面一只已经发育好了的小鸟正蜷缩着身体倍沈萧捧在手上,虽然体积有些大,但是沈萧还是能够勉强可以抱着的。

    窝在怀里的感觉很奇妙,那只鸟宝宝还没有睁开双眼,虽然是紧闭着的,身上的羽毛也还是粘黏着一些水一样的东西,可是却一点都不影响沈萧对它的喜爱。

    轻轻的擦掉身上多余的东西,沈萧感觉自己碰到鸟宝宝的身体的时候都在尽量避免的伤害到它。

    周围还围着一床锦缎做成的被子,沈萧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生怕它有什么危险,好在没有过多长时间,那只鸟宝宝竟然就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好可爱……”沈萧忍不住惊呼起来,大大的眼睛瞳孔是沈萧见过最美的样子,好像是戴着一个美瞳一样,清澈且又明亮,像是看到了满天的星辰。

    翅膀被沈萧擦干净之后也可以先楼出来羽毛的颜色,和沈萧在印象中的小鸟不一样,这只鸟宝宝通体的全部都是和壳一样的颜色,羽毛一片一片完全都不相同,七彩的颜色在正殿里都是形成了一道彩虹。

    这样的鸟宝宝,也太炫目了吧?沈萧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这个小家伙还这么小的时候就这么可爱,那长大了岂不就是美女一个啊?虽然沈萧还不能分辨出来它到底是男还是女。

    “此鸟名叫朱雀,乃是上古四大圣兽之一。”擎苍很是确定,之前就是被一只成年的朱雀伤到了身体,擎苍不可能不清楚。

    而且说不定,这个小家伙的母亲就是那只成年朱雀也不一定。

    沈萧只是觉得神奇,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见过此等神物,简直就是赚到了好吗?爱不释手的将鸟宝宝蜷在怀里,沈萧已经彻底被它的呆萌表情折服了。

    擎苍虽然有些担忧,但看到沈萧这样喜欢,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别的,只是默许了沈萧就当一个宠物养着。

    若是能够好好教导的话,加上伏羲印应该就是能保沈萧的周全了吧。

    正沉浸在新生命的诞生中,沈萧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侍卫急忙来报,回过神来才发现好像事情有些严重,侍卫在一旁低声的禀报着,沈萧也开始焦虑起来,这么久的平静果真只是假象吗?

    终究还是要打破的。擎苍神色立马变得不一样起来,起身看了一眼沈萧只是低吟一声“吾去去就回。”

    便径直走了出去。

    外面的门紧闭着,估计是有什么不好发事情发生,沈萧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是等着擎苍回来和自己说其实没有什么事情。

    魔界神界的结界之处,果然还是有人来生事了。

    眼前明晃晃的一众神族的将领排成一队,手中拿着十八般兵器气势汹汹的朝着魔族叫嚣着,很是嚣张。

    为首的安尘和一众将领也毫不示弱,但是只等着擎苍出来才能再做决断。

    “汝等贪生怕死小儿终于敢出来了。”擎苍高高在上和白妄几乎平视,飘扬的下摆在风中肆意的摇摆不定,擎苍怒目直视着白妄,眼中满是不屑一顾,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不足为道。

    只是这只会叫白妄更加愤怒,自己可是神族最德高望重的上神,怎么能就这样被一个魔族头领随随便便把自己比下去,光是气势可不能输一截。

    两军对垒,同样是气氛凝重,但是若要是心中有着必胜的信念的话,那只怕就会是一场恶战了。

    沈萧心中虽然有不好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是却没有一种揪心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也是出现过的,就在擎苍有危险的时候会更加强烈,心里却是一直担心着,偷偷的带着鸟宝宝跑了出来。

    “许久未见,白妄上神家中事务想必已经忙完与否?”一直以来都是擎苍的死对头,说话自然也不需要再留什么情面的。

    云虚已经成魔成妖的消息遍布四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天大一样的笑话,就连白妄也是下了死的命令只要是找到云虚,不论是躯体或是元魂都有丰厚的奖励,可是就好像是从中蒸发了一样,云虚从此以后再没有什么消息,派了好多去找的人也是未果。

    这一下子便像是打了白妄的脸一样,四界之中谁人不知云虚和云兮是神族未来已经差不多是指定了的继承人,只是现在一个变成了疯魔,一个已经是半身不遂的卧榻床上变成了一个只会吃饭睡觉的植物人。

    一向清高自傲的白妄怎能承受住这样的流言蜚语却一句话不说,一下子都不行动呢?

    就是找个理由也是要来挑衅一下擎苍的,毕竟这件事情的源头还是在魔界,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擎苍虽然根本不知道是擎妠一手造成这个局面的,但是还是要他来当这个冤大头的。

    “少废话,我们的一个侍卫昨日整夜未归,听说是被你们抓去了,现在趁着本尊好说话赶快交出来,不然可就不要怪本尊不给你面子了。”

    白妄恶狠狠的叫嚣着,嚣张跋扈的态度惹的众怒纷纷要讨伐白妄。

    这样的窝囊气已经忍受了很久,魔族的一兵一卒都手痒的想要动手了,只是等着擎苍一句话便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为他杀出一条血路。

    但是擎苍却一直只是忍耐着,不知是何原因。

    “白妄老儿休要胡闹,汝等和吾约定成俗不再互相侵犯,如今坏了规矩只怕是不好。”双手背后,擎苍身体傲然挺立,迎着风的洗礼更加凸显出来他的阅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擎苍还要再等一个时机,等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是不用他的将领再集体请命,擎苍也会出战直接将这个人面兽心的神族上神一举拿下了。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既然如此,也就莫要怪本尊和你过不去了!妖孽!”白妄憋了一肚子的气,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的机会可以发泄一下,在神族的日子每日面对着昏迷不醒,根本没有自理能力像个傀儡娃娃一样的女儿,白妄就气的头昏眼花,恨不得将擎苍亲自抓住然后碎尸万段才解恨。

    如今亲眼看到了只能是心里的恨更加多了好多倍,若不是有佛尊上次的警告的话,白妄恐怕早就不请自来,和擎苍大战三百个回合了。

    而且如今的擎苍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浩劫,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想必动起手来白妄也会占不小的便宜,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白妄可是不会错过的。

    手里一把扇子折成一把尖锐的匕首直接冲着擎苍飞了过来,擎苍眼看着是躲闭不过去了,直接讲身体整个都用真气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