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清浅过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3017字

    那情况根本不能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人们聚集在门前,若不是大门紧闭着恐怕早就已经把门槛踏破了。女子吓得都不敢出来了。

    安尘同样在一旁安排着她的住宿等具体事宜,女子百无聊赖,左右晃荡着四处走走瞧瞧,偶尔还盯着安尘看一眼。

    “我叫安尘,是尊上左护法,小姐尊姓大名还不知道,可否告知一下。”感觉到一束目光有时会盯着自己看,安尘有些不自在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所以才来这里的。

    “清浅,我叫冷清浅。”都说人如其名,这个女人的名字倒是和她本身不太相符呢。

    屋子里又变得沉默起来,只有侍女们将需要的物品沉默的搬进来,装扮的尽量满足冷清浅的要求。

    在安尘的心目中药师往往都是很高冷的存在,只是这个冷清浅却不太一样,在擎苍面前口无遮拦就算了,还这样放肆的高调在众人面前表现,不得不说真是一个有脾性的女人。

    只是没有擎苍的时候,这个冷清浅便要收敛许多,但还是掩盖不住的兴奋和自诩,留下她一人在房间里,安尘可是不想再多待上一秒钟,要不是是一个难寻的炼药师的话,这些事情根本是不需要安尘来做的。

    直到傍晚时分,外面的人群才慢慢散去,有些不死心的还是停留在门口,希望冷清浅能帮他们练一些珍贵的丹药。

    但是冷清浅早已经从后墙翻了出去,此时已经换上了另外一身妆容,在街上闲逛了。

    天空中挂着一轮弯月,清冽的风吹拂在脸上冷清浅一阵舒畅,不知不觉从后殿走出来已经是有些迷了路,冷清浅一个箭步飞到一棵参天古木上才把整个魔殿都尽收眼底。

    原来自己一个不小心直接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所以才根本绕不出去,按原路返回顺着某个气息一直走下去,冷清浅好像是跟着指引一样走着。

    来到了一件装饰古朴,外面全部都是黄梨木做的殿前面,里面灯火阑珊,隐隐有一道彩虹在夜里发着光芒,叫人心生向往,冷清浅哪里管他三七二十一,在这个地方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推门而入。

    这里正是沈萧住的地方,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个女子,还是沈萧根本没有见过的,两人便开始四目相对起来。

    谁也没有说第一句话,就像是对手交战之前的凝视一般。

    “擎苍那个魔头居然会养一个凡人女子?真是林子大了什么心思都有。”冷清浅的语气不屑一顾,明显的透露出一丝鄙夷的感觉,这叫沈萧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突然又一个这样美艳绝伦的女子来到自己的房间里,还对自己品头论足的呢。

    自然也是没有好气的回击了,“这位小姐,大晚上的突然跑到别人房间里也不敲门好像不是一个好教养吧。”

    沈萧的话把冷清浅堵的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向来只有她高高在上,如今突然被一个凡人这么顶撞一句,冷清浅自然是有些意外的。

    况且还是一个根本没有任何法力的凡人。

    “你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冷清浅甩甩袖子,隔空就朝着沈萧抽了过来,只听得清脆的一声响,那个巴掌竟然被沈萧硬是拦了下来。

    脖子上隐约发着白色光芒的……冷清浅心里惊呼一声,怪不得可以接住她的一掌,就凭着身上的那个宝贝……想必再来一招更厉害的沈萧也是能够承受的住的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沈萧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脖子上戴着的玉印稍微动弹了一下,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响。但是确确实实,沈萧是用自己的手挡住来自冷清浅温柔的一巴掌的。

    心里有了一丝底气,沈萧便更加中气十足了。

    冷清浅并没有再做什么,门外的擎苍已经是完全将她拦了下来。“许久未见,没想到我的苍儿竟然出落成一个这样护人心切的男儿郎,真是叫我小瞧了。”

    冷清浅一句一句抑扬顿挫,但是无不带着极尽的讽刺意味,沈萧在一旁听得迷迷糊糊,但是擎苍却已经是完全了解了。

    这样的高级炼药师,不好好享受着自己的荣华富贵,竟然来魔族这样的地方要做药师,擎苍一下子才豁然开朗。

    “玩闹。”两人久久的伫立在冷风之中,外面的残月将人间照的都泛着惨白,久别重逢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喜悦,烦恼倒是增加了不少。

    眼前的妖媚女子,哪里叫什么冷清浅,擎苍还是记得她原本的乳名——婉蓉。

    只是岁月蹉跎,这么多年一别再见的时候没想到已经是物是人非,大家都各自改变了身份和地位,唯一没有变的,可能就是心里那份原始的感情了吧。

    “汝变了。”擎苍记忆里,那个温柔可爱,待人善良的小女孩,在自己哭泣的时候总会陪在擎苍的身边,设法变一些戏法来逗擎苍开心,但是如今,这样跋扈暴烈的脾气,擎苍实在很难以将它们全部集中在眼下这个女人的身上。

    冷清浅,果然还是没有婉蓉好听一些。

    “万年之后,当初我说会来找你的,如今回来了,你也不再是那个从前的苍儿了。”

    凄美的月光照耀着冷清浅,原本雪白的皮肤更加在映衬下显得如雪一样没有一丝颜色。

    这样的冰山美人,和在白天的时候可是大相径庭,截然相反,擎苍自然是能感觉到的,只是从前的感觉,他早已经忘记的没有一点印象了。

    “汝早些睡。”正殿的大门随着一声尖锐的响声彻底被紧紧关闭,冷清浅的心也随之被关上了门窗,封锁起来。

    只不过是眨眼瞬间的事情,可是一眼万年,终究还是没有赢过时间,里面的灯始终亮着,静静的照在窗户上印出两人的背影,一个高大强壮,一个细小纤瘦,这样的情景无比的和谐,只是冷清浅却只有一人在冷风中徘徊来去。

    夜深人静之时,乃是阴气最为旺盛的时候,恰恰这个时候也是阴转阳最强烈时分,术隐稳稳的在竹林之中,感受着天地之间气息的变化,茫茫宇宙,还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清晨醒来外出,沈萧带着自己的爱宠就去找了安尘,感觉安尘好久没有来找自己,沈萧都有些被冷落的感觉。

    安尘住的地方和术隐不是很远,时值清早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在活动,大多数人的生活都不是很规律,沈萧走进安尘的房间,才发现她已经是起来在晨起练剑了。

    看到沈萧很是惊讶,这么久的时间没有和沈萧在一起闲聊,还准备去找她,没想到两人却这样有默契的想到了一起。

    迎着沈萧坐下来,两人虽然都不说什么,但是心里都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应该告诉彼此,只是侃天侃地的说着别的事情。

    啾啾一幅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欢脱的在安尘的房间里蹦来蹦去,好不欢乐,安尘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宠物,听沈萧说是上古圣兽诞下之后都表示很惊讶。

    啾啾也毫不吝啬自己的才华一样,听到安尘的赞美直接开始表演起来自己的技能,只不过这么几日的时间,啾啾就像是天生就能掌握一切神技的样子,不愧是圣兽之后。

    既然已经拥有了基本的技能,那么不妨就再加步训练一下,两人一拍即合,将啾啾带到了魔村后山的训练场。

    四大圣兽之中,朱雀乃是火之属性中最为天赋高的兽类,所以很多技能不需要怎么训练便可以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训练场上,啾啾一面展翅翱翔,一面口中喷着火,距离足足达到数百米之外,燎原之势叫沈萧惊讶不已,这样的宠物简直就是战斗机级别的存在啊。

    几日的时间,啾啾已经从一只可以被沈萧捧在手里的鸟宝宝变成了沈萧都抱不住的大鸟。

    羽毛也越发流光溢彩,显出圣兽应该有的英姿,喙上面一圈又一圈的轮纹浅浅一道,按照安尘所说,啾啾至少是可以活百万年时间的。

    上古圣兽和五界中生存的人不一样,没有自然的约束,这些上古时代的生物是独自屹立于这些之外存在的,也没有所谓的万年天劫。

    而且啾啾根本不需要自己怎样训练,沈萧本来也不会,所以就只能是当一个纸上谈兵的主人罢了。

    安尘也不例外,虽然几日没有见到,但是安尘却始终勤于苦练,这些法力之类的沈萧自然是不懂,但亲眼看到还是觉得很新鲜。

    “啾啾厉害,这么短短半个时辰竟已经学会了我修炼多时的落天诀,沈萧你可真是得到了一个宝贝。”

    休息的时候,安尘望着天空,果然修炼的时候身心贯注心无旁骛才是最好的方法。

    这几日再没有见到术隐,反而叫安尘心里不自在起来。但是好在有沈萧在一旁,这叫安尘安心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