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有毒的啾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4046字

    “和吾一起用午膳。”擎苍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整个人又恢复了从前那样冷静睿智的状态,这有些叫沈萧惊讶。

    嘟囔着答应一声,沈萧转身想要离开却再一次被擎苍拉着手强势的拥在了怀中。

    “我……我去厨房拿……拿东西……”

    “不必。”看来昨日的事情擎苍还是很清楚的,沈萧全身上下再次紧张起来,僵持在擎苍的怀中肌肉都要痉挛起来了。

    在这么下去,恐怕沈萧脸又要涨的通红了。

    还好擎苍并没有再做什么,只是仍旧牵着沈萧的手坐在了餐桌前。桌上摆放着精致的八个套碟,全部都是白色瓷盘外面勾着烫金的花边,在每朵花瓣的中间还镶嵌着一颗璀璨的钻石,上面的盖子也是同样的纹饰,只是中间却是几片粉色瓷制的叶子组成了一朵真正的睡莲模样。

    光是看着瓷盘就很是赏心悦目,这样的盘子想必也值不少人民币吧,沈萧心里揣测着,侍女亲自将瓷盘盖子掀开,里面食物的香气便随着掀开的那一瞬间都飘散出来。

    鹅黄色的松乳马蹄桂花糕中间嵌以梨花作为装饰,鹅黄色和粉白交相呼应,有着淡淡的奶味。

    栗子鸡汤汁浓稠而不油腻,有着坚果独有的味道和食物混合在一起。

    鲜菌汤上漂浮着片片香菜,油花三三两两伴着菌类的沉浮而打着卷,下面的温温小火依旧燃烧着保持汤的温度,咕噜咕噜的声音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

    新鲜的时蔬炒就的一盘红黄绿相间的菜,还有杏仁儿和百合掺杂在中间,味道清新扑鼻。

    摆在沈萧最前面的是一道精雕细琢的迷你小舟,舟竟然还在水中漂浮着缓缓向前,倒影在水中。

    船上是用糯米做成的团子,有植物天然染上去的颜色,色泽丰富层次突出。

    单是这个造型就叫沈萧很是喜欢。只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隆重呢,沈萧都有些迷糊了。

    “苍儿可是用心了。”门外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随着吱呀一声打开,只见外面一个女人款款走了进来。

    “姐姐回来了?”阳光晃的沈萧有些睁不开双眼,模模糊糊的听到声音沈萧就能辨别出来是擎妠。

    “姐姐没有打扰你们吧?”定睛一看,擎妠并没有多少意外流露出来,还是笑靥如花一般,不得不说,擎妠长的确实十分好看,这是沈萧从见她第一眼就知道的事情。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句话是最能用来形容擎妠的。和安尘不同,擎妠的模样叫人看到之后不敢冒犯,仿佛是天生带着一种叫人抗拒的威严。

    擎妠平日里是平易近人的,但是一举一动却是不食人间烟火一样不敢靠近。此物只因天上有,沈萧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一句。

    擎妠和魔界这个地方简直是太不相配了。

    “怎么会呢?我们正要吃饭,姐姐来的正好。”擎妠也不客气,在擎苍的旁边就坐。只是坐下之后,沈萧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还没有过这样的交流,沈萧心里都是一个问号,只是默默的夹着眼前的食物,话说擎妠和擎苍都不需要吃东西,这样好像显他们都是陪着自己在吃一样了。

    “额。”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擎苍的伤口处,沈萧吓得惊呼起来,还是昨天的伤口此时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见好。

    “让我来看一看。”打开包扎好的纱布,伤口处不仅没有长好,反而有些破溃一样,周围的皮肤红红的,好像还有些肿胀,沈萧就又一阵愧疚萦绕心头。

    “你怎么会染上这至毒之物?”擎妠的神情也变得严峻起来,仿佛认识这些一样,抓着擎苍的手只不过两三下就把擎苍的穴位彻底封住。

    听到手指咔嚓的声音,好享受骨折了一样,沈萧虽然很相信擎妠,但是这么声嘶力竭还是不禁担心起来。

    “是朱雀。”

    这三个字很明显的叫擎妠原本就严肃的眼神更加凝重起来,沈萧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擎妠,眼底的震惊显而易见,根本无需隐藏。

    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沈萧的心里就轻松了很多,虽然啾啾不是故意的,但是造成这样的局面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何况要是擎妠都觉得这毒有危险的话,那就真的说明是有事情要发生的了。

    “还好毒物未曾渗入骨髓,还可以补救。”哀切的看着擎妠,沈萧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要不是这样,估计沈萧内疚的就要后悔一辈子了,还好擎妠及时回来,才将局面彻底控制住了。

    将擎苍的衣物全部都褪干净,露出宽阔壮硕的胸膛,沈萧只是看一眼便红了脸,但是毕竟是在治疗,所以还是专注些看着擎妠。

    交代黎疏拿了一瓶白色的药丸来,此刻已经坐在床上的擎苍正接受着擎妠的真气。

    将手中的药丸碾碎成粉末状,随着擎妠的挥手那些粉末便在真气缓缓的输入到擎苍身体中的时候跟随着一起进去。

    “这是之前治疗时候用的解药,还好我有些储备,不然可就无力回天了。”擎妠没好气的责备着此时虚弱的擎苍,擎苍在她的面前也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但是表情依旧是很倔强,“吾定能胜天,姐姐不必担心。”

    想着擎苍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着以后定会成为魔界之尊,擎妠笑了,有些东西是不会随着岁月的变迁而变化的,就像从前倔强的擎苍,到如今只不过是成为了一个同样倔强的君王。

    “你怎么会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在身边呢?”擎妠很是不能理解,上古圣兽是最为忌讳魔气的,就算是有一定点威胁也会不遗余力的视为敌人,更何况是在魔气这样旺盛的地方。

    “她喜欢。”身体上面的毒渐渐被中和掉,伤口自然也开始修复起来,只是剩下了擎苍和擎妠的时候,擎妠才肯询问起。

    “圣兽虽然是从小跟随着人类,但是保不齐哪一天体内的魂魄不会觉醒,到那个时候不是你我可以控制的了的,你要好好考虑。”

    擎妠的话擎苍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为了沈萧,他却能忍受的了这些,在圣兽还没有长大的时候,擎苍就已经想方设法的用各种药物弱化了圣兽的魂魄力量,不然也不可能只是受了这么一点轻伤。

    擎妠很是无奈,从小到大,只要是擎苍已经决定要去做的事情,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去说服他,这个时候只怕是有些困难了。

    “那便随你了,只是切忌要小心。”擎妠不放心,特意将所有的解药都交给了擎苍,圣兽存在在身边始终是一个危险,只是不知道这个危险什么时候回来临,还是要小心提防才是。心里想着,擎妠不经意之间瞥了擎苍一眼,意味深长的离去了。

    魔都城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是沈萧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没想到出了宫殿,外面的世界这样缤纷多彩。

    穿梭在悠长狭窄的巷子里,沈萧的心情大好,下午亲自去确认过了擎苍并没有什么大事之后,沈萧才彻底放心的跟随着一行人一起外出了。

    宫殿在整个魔界的最中心位置,外面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网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延伸着村落和集市。

    只是在平时集市并没有今日这样繁华,只有在特定时间才会有这样的繁华景象出现。

    而这个景象就是每月的十五日。

    阴阳调和,十五日乃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一天阴气和阳气达到了一个新的平衡,所以在一月之中这一天是灵气最为旺盛的时候。

    所以也是一个约定成俗的日子,大家会把自己淘来的宝贝一并拿出来再集市上做买卖,有需要的,或者是提供的人,只要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都可以拿来交换。

    而卖家就分门别类了,有时在这里五界的人全部都能见到。

    而金钱在这个地方是不需要的,即使是魔村的人也都是十分富裕,当然这只是沈萧听恩物说的。

    “那要用什么交换呢?”又不是石器时代,沈萧就不明白了。

    “这就要看你和这个东西有没有缘分了。”灵石是这里最供不应求的物品,凡是在集市上出现的灵石,哪怕是最为低级的,都会被发现的人们抢购一空,而所需要拿来交换的物品,就要看卖家的需求了。

    站在一个摊位上面,沈萧对一件器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件器皿通体光滑洁白,好像和田一样温润如玉,不过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沈萧自然是不懂这件器皿的厉害之处的,所以就跟上已经远走的一行人想要问一下。

    心里心心念念着那个小器皿,沈萧被恩物说的有些心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吗?可是沈萧身上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想必自己再怎么想要人家也是不会给自己的吧。

    卖家是一个已经年近古稀的老者,那个老者眼神空洞,好像已经失明,但是却能准确的捕捉到沈萧的每一个细节动作,此时已经把快要离开的沈萧拦下。

    “年轻人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关于这个老者是怎么知道这一件事情的沈萧自然是一点都不怀疑,这里的人好像天生都有异能一样,什么奇怪的本领都能看到。

    不过看着老者好像没有一点敌意的样子,沈萧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藏在怀里的伏羲印,果然平静的没有一点变化,沈萧才放心的和老者交谈起来。

    “请问这是一件什么宝贝?”

    “你很特别,年轻人。”老者空洞的眼睛在沈萧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视了好久,但是却答非所问。

    感觉到有些不自在,沈萧身边一个能保护她的人都没有,犹豫半天还是决定赶快离开了。“等一下,年轻人。”

    前面恩物和安尘已经原路返回,看来她们是发现沈萧已经不在身边的消息了,这才回来找起来。

    “您还有什么事情吗?”毕竟对方是一位老者,沈萧也不好意思就这样拒绝人家。

    “我将这个玉樽赠予你,你可否愿意用一缕头发和我交换。”老者的话叫沈萧喜出望外,自己本来已经有些心灰意冷,想要忍痛抛弃这件器皿了,没想到老者却在此时突然开口了。

    他是怎么知道沈萧对这件器皿感兴趣的呢?明明沈萧什么表现都没有,也根本没有提到这个宝贝到底是老者摊位上的哪一件。

    “这样真的可以吗?只是您不会吃亏吗?”恩物走过来,看到老者手中的器皿,先是狐疑一下,便开始眼睛放起了光芒来。

    从后面走出来一个小男孩,大概是少年大小的年龄,面容清秀,却是不情愿的扯着老者的衣角,仿佛不开心这样的宝贝送给沈萧似得。

    老者却始终很坚决,勇自己一把看着已经生锈的匕首割下了沈萧的一缕头发,然后用一个荷包小心的包住,放在了袖袋里,才心满意足的将器皿捧给了沈萧。

    “沈萧小姐可是淘到宝贝了。”连恩物都这样说了,想必这件器皿应该不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物品了。只是沈萧却不在乎它到底有什么神奇的用处,只是单纯的喜欢和欣赏罢了。

    “那他为什么要用我的头发来作为交换呢?”沈萧还是不能理解。

    “有些卖家的要求确实奇怪,但是只要沈萧小姐愿意,这样又何尝不可?”任分丰大步流星跟上来,好像也很是眼馋沈萧手中的器皿一样。

    “只是沈萧小姐可否借予我一用呢?”

    “你如果是需要,自然可以。”沈萧拿着也只不过是玩弄一下罢了,要是真的能对他们又用处的话,那何乐而不为呢?

    任分丰激动的很是感激的看着沈萧,一边还朝着恩物吐舌头,那个样子炫耀着什么一样,叫恩物恨的牙痒痒。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怎么你们都这么喜欢它?”也不知道是被夸大了还是沈萧的心理作用,总觉得这个器皿对于沈萧来说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一样毫无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