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冲破幻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3010字

    再次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再次清晰了一个度,以前要是400度的近视的话,现在的近视程度最多只有200度,沈萧已经完全可以看的清楚周围的一切了。

    那些瓶瓶罐罐里全部都是沈萧从前看到的元魂,和安尘身上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每一个都有些残缺的样子,不甘心被容器禁锢着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容器的顶,要不是亲眼看到,沈萧根本就不能相信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多的元魂被囚禁着,看来这个老者之前还害过不少人的性命呢吧。

    “这里有没有安尘妹妹的元魂?”术隐挥刀准备将这些全部都砍掉之时听到沈萧的疑问开始犹豫起来。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这是术隐一直以来的信条,而且这里的元魂这样多,大多数可能已经变成了鬼魅。

    此时全部都放出去可能会祸害其他人。沈萧提醒了术隐,若是安尘妹妹的银魂也在这里的话,那么久不能这样轻举妄动,简单粗暴的将这里的元魂一一打散了。

    “狂妄小儿,还不从老夫这里滚出去!”空气中回荡着一个粗狂低哑的声音,明显带着怒火冲天,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把沈萧吓得差点倒在地上。

    “不在正道上修行的鬼魅,本护法今日就收了你替天行道!”那老者的声音飘忽不定,充斥在空气之中沈萧头痛难忍,术隐将一颗定心丸直接塞到了沈萧的口中才勉强好了一些。

    镇定下来,沈萧又重新凝聚气精神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只是这一次刚闭上眼睛,眼前的景象就立马浮现了出来。

    这难道就是安尘口中所说的伏羲印的强大作用了吗?沈萧心中惊喜,心中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这些图像就很快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真的是十分轻松。

    只不过那个自称是关爷的老者却是面目狰狞,凶神恶煞,面貌丑陋就算了,就连魂魄也是那样叫人害怕,隐约有一团雾气飘动在沈萧的周围,忽而变成一具惨白的骷髅,忽而又移行到术隐的身边将他团团包围。

    鬼魅和元魂不一样,是利用邪术修炼的更加厉害的元魂,最初的元魂形态就像是一个萤火虫一样,但是经过修炼元魂就可以幻化成具体的形状,虽然仍旧是虚无缥缈。

    而鬼魅和元魂相较起来也更加厉害,有些能力高强的还可以制造幻境来迷惑对方,捕捉到的元魂直接可以将其消灭吞噬掉,用来修炼自身,补充能量用。

    这个关爷这里存着这样多的元魂,想必就是用来做这些事情的。

    术隐也可以看到这个关爷的形体,和沈萧相比较已经相差无几,但是由于老者狡猾奸诈,所以很难将其抓住解决掉。

    鬼魅分身可达数百个,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即便是擎苍也是不能分辨,唯有将其元魂彻底粉碎,才能彻底让这个人消失在五界之中,灰飞烟灭。

    不巧的是,这些瓶罐上面都没有明显的标志,所以沈萧根本就不能分辨到底是谁的元魂,术隐眼睛一亮,几乎是没有一丝反应就将自己的弯刀刺向了心脏的部位。

    “你……你在做什么?”沈萧双手捂着嘴巴,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脑海中满是老者的恐怖样子,这一切来的太过于迅速以至于沈萧来不及做出一些什么反应。

    “心尖精血可以帮助我们……”只是一滴沾染在刀尖上面,术隐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刀拔出来,刀光闪现一下,只见凡是触及到的地方都被横着一分为二,里面出来的元魂凄厉惨叫一声,随之触碰到的都瞬间化作一道青烟随风飘散。

    沈萧的眼前一片模糊,突然有什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个隐约的影子慢慢清晰起来,是擎苍!

    而此时的擎苍却不知为何好像很脆弱的样子,被术隐正挥刀砍去但是却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的感觉。

    “停下来!不要!”沈萧疯狂的吼着,转而跑向了术隐,眼前术隐的脸却换成了那个老者的脸庞,有一个虫噬的空洞,里面还有一只又一只的驱虫在往外面冒,沈萧脑子已经彻底被打乱。

    尖叫着退后好几步,那种无力感袭及全身,沈萧的身后又突然出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仍旧是满身的鲜血和一道又一道被撕裂的伤口触目惊心。

    沈萧知道这一切都是术隐造成的,心里的念头油然而生,可是找遍了所有地方却看不到术隐的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脑海中像是又两个声音在争斗着,一个是擎苍和自己父母亲惨叫的声音,还有一个是什么刀剑砍在金属上面的清脆撞击声。

    只是这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沈萧却突然分不清楚了,自己怀中抱着的母亲这样哀切的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自己的名字,伤口处的鲜血颜色鲜红,流在沈萧的手中还是有着温度的。

    “萧萧……救救妈妈……”

    “和你的母亲一起去死吧!”沈萧彻底被激怒了,身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将眼前的关爷撞到地上,双手胡乱的拿起一把刀就捅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可是再一眨眼的时候却看到母亲早已不在,连地上淌满都鲜血此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别说是擎苍的踪影了。

    “沈萧!快停下,这是幻象!”

    “我要杀了你,和那个糟老头子一起黄泉路上作伴吧!”

    “不……不是真的!”一声叫喊把沈萧彻底打回了现实,自己眼前哪里有什么擎苍或者是父母,只有自己一个人声嘶力竭的缠绕着术隐不肯松手。

    而术隐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被沈萧彻底用碎掉的金属划开了好几道伤口,长袍撕碎成了条状。

    “怎么会……”沈萧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自己适才是否被那个老者制造的幻境所迷惑了才变成这个样子呢?

    所剩无几的器皿只有架子上最后一排,安尘妹妹的元魂应该就在那几个的其中之一,沈萧仔细看了一下,这些元魂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有些颜色要更加暗淡一些,而少数的则是微微透着亮,在浑浊中更加偏向暖黄。

    又是一阵剧烈的刀劈,所有的器具应声而倒,只剩下了最后的三个罐子仍旧是没有反应的。

    里面风起云涌,内藏着无限的玄机,沈萧刚从幻境之中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好像又掉进了一个梦境。

    眼前的术隐还是存在的,只是擎苍的再一次出现扰乱了沈萧的内心。

    “汝在做何等愚蠢至极的事情!还不停下!”沈萧马上就要探到器具的手却在适当的时候停了下来,术隐在一旁也不急不忙,冷眼旁观着似乎在看沈萧做着怎样愚蠢的事情。

    “你不是擎苍!你不要再骗我了!”话还没有说完,沈萧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擎苍轻松的拎了起来,四肢胡乱的跳动可是眼前那个男人却一再的收紧了手。

    从前的一幕幕都浮现在沈萧的眼前,原来这个男人只是藏在内心深处的冷酷无情,从来没有改变。

    关心则乱。

    眼前的景象再次被术隐打破,一把尖刀刺向擎苍的心房,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最后的一步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老者的最后一丝残存的魂魄此时也被术隐完全消灭殆尽。

    外面昏天黑地,沈萧所站的地面瞬间塌陷下去,随着老者元魂的堙灭土崩瓦解,一切都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沈萧手臂被术隐抬起来,在房屋倒塌的最后一秒钟和术隐对视一眼将那些器具全部都装入口袋中。

    彻底出来之后,沈萧感觉自己如获新生,人在尝试过失败之后才会格外珍惜成功的喜悦,沈萧现在就是这样的心境。那间房屋外面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里面却早已经不同以往。

    手心温热,沈萧心有余悸,适才是术隐救了自己,如若不然,沈萧根本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天色昏暗,昨日集市已经没有了喧闹的氛围,只剩下无数灯盏陪伴着沈萧和稍显疲惫的术隐。

    同样是昏暗的天空,最后一抹光亮在天际被大片的黑暗吞噬掉,神殿之上,白妄凝眉直视着下面禀报的暗卫,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但是却不肯轻易相信,手中的一颗滚珠被摩挲的滚烫,白妄有些焦虑不安,“你说的可是真实所见?”

    暗卫仅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但是被一顶黑色的斗笠遮盖着,上面还披着轻纱所以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就连白妄也不知道他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我就说那个丫头片子不正常,不然凭她一个凡人怎么会让魔尊……魔头看上呢?”身后一个妖艳的女人扭动着水蛇腰从白妄的身体上下来,指尖却久久的划过白妄的皮肤处处留情。

    没有好气的瞪了女人一眼,可那女人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柔情似水的眼波却是仔细的捕捉到了每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