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面具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3049字

    同样在台上的两个女人虽然不可思议,但都松了一口气,适才还是鱼死网破的关系,吸收却放下了手中的装备武器,瘫坐在地上。

    “姑娘可还好吗?”只有眼睛能够看的见,沈萧却对陌生的人和实物充满了极度的不信任感和危机意识,在这个地方摔过很多次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沈萧很想要透过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具看一看男人的脸,却始终只能看到同样是没有多大波澜的一双眼睛。

    “不好意思,我……”

    “扶姑娘进去休息一下。”男人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只收这样子更加跤沈萧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不用了……不用,我只是路过然后莫名其妙被推进了这个地方,多有打搅不好意思……”顾不上什么不舒服或者是多么的疑惑,沈萧赶忙爬起来头也不回的从楼里走了出气。

    “有缘再见……”男人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良久,不知为何沈萧心中的恐惧却不随之消散,反倒是离的越远,越是能感觉到这种恐怖的氛围在自己的身体上蔓延。

    惊慌失措的一路小跑着沈萧脖子上面的伏羲印却是平静的没有一点点反应,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反正就是朝着光亮的地方一路狂奔,直到沈萧撞到了一个人的怀中才被迫停了下来。

    第一个反应就是尖叫。

    身体被牢牢的固定着,在一片明亮的灯光之下,沈萧明明可以看到男人的肩膀和衣服,却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来这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到底是谁。

    “汝何以这样惊慌?”是擎苍!

    适才还想要逃跑,此时沈萧已经恨不得将自己全部都挂在擎苍的身上,一路上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环绕着自己根本甩也甩不开真的叫沈萧感到无助。

    只是现在,就算是这种感觉撤头撤脚的袭击自己,沈萧也是不会害怕的了。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沈萧可怜兮兮的样子再一次叫擎苍心软起来,宽阔壮硕的身躯将沈萧彻底包裹起来,怀中的沈萧还在不停的发抖,沈萧只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将她保护的很好。还要她一次又一次的受伤害怕。

    从看到暮云和沈萧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擎苍心里就很是烦躁了,这种情绪虽然他知道并不正常但是却根本控制不了。

    从前的他何等果断决绝,只是现在却被怀中的这个人一点一点潜移默化的在改变着。如果说适才擎苍心中还是有愤怒的话,那么此时那些愤怒早已经化作一缕青烟飘走了。

    寝宫里,沈萧坐在窗户旁边怀里抱着啾啾已经冰凉的躯体久久不能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这是擎苍早已经知道要发生的事实,虽然这也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现象,但是却一点都不能避免,因为这就是事情必然。

    “今日奴婢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的,圣兽好像是误吃了什么什么至毒的东西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沈萧小姐要怪的话就怪奴婢吧……”大门口跪着数十个丫鬟装扮的下人,为首的侍女泪眼婆娑,哭的眼睛都已经肿成了一个核桃大小,心里同样是不知道是何滋味。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啾啾的羽毛泛着淡淡的黑色,那是沈萧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样子,两只同样清澈的眼睛此时已经浑浊一片,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眼白还是眼珠。

    整个躯体已经完全冰凉,僵硬的根本动都不能动一下,擎苍双拳紧握,瞳孔中燃烧着一股无名的火焰。

    夺门而入,擎妠的房间里静静的燃烧着熏香,如仙境一般虚无缥缈,黎疏在一旁研着墨,灰青色的砚台上放着一排毛笔,大多已经被染上了黑色。

    桌上并排放着已经写好的小楷,字字清秀隽永,可以看出来书写之人内心的平静于安逸。

    “修生养性才可对自身修行有益处,苍儿这样心浮气躁可是不好的。”擎妠手中握着一只毛笔,笔挺的杆在擎妠的手中好像生风一样一个字行云流水一样一气呵成。

    大大的静字,却叫擎苍再也静不下来。

    “姐姐做了何等好事,不需吾来告知。”擎苍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面擎妠的时候这样厉声厉色。

    “阻挡你的人和事情,我都要替你除掉,苍儿,你可要明白姐姐的苦心。”擎妠温柔的说着,心境丝毫没有被眼前气急败坏的擎苍影响几分,黎疏反而抬头看了好几次擎苍,好像有话要说一样。

    “良药苦口,以后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清脆的玉镯相互碰撞在一起,在房间中回荡着一次又一次,声声分明,同样撞击着擎苍的内心。

    “只这一次,姐姐好自为之。”摔门离去,将砚台上面的毛笔全部都震落下来,一幅还没有做好的秋日天色图就这样被泼上了重重的墨汁,擎妠却不慌不忙,随手将这幅画作丢弃在一旁,继续画了起来。

    “尊上可是要黎疏去看看?”一旁的黎疏可没有擎妠那样好的心态。作为擎妠的左膀右臂,几乎所有事情她都是知道的,所以擎妠的内心,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黎疏还要了解。

    “不必了,苍儿终究会想明白的。”

    “只是……”黎疏欲言又止,擎妠原本还在书写的笔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迎面看上黎疏,“只是如何?”

    “尊上近日行事有些奇怪,还有对那个沈萧,好像是真的有些上心。”黎疏不动声色的提醒着擎妠,原本还是心情舒畅的擎妠情绪微妙的变化了一下。

    “那个孩子我倒是很喜欢,只是对苍儿不要有什么伤害也无妨。”

    擎妠的寝宫渐渐安静下来,今日的夜晚又比之前温暖了一些,没有了往日的喧哗,还只是刚刚上了夜便安静了下来,好像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样,桌前放着好多准备好的晚餐,可是沈萧现在一点心思都没有。

    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只不过是半日的时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谁又能知道呢?

    啾啾的身体慢慢开始发生着一些变化,沈萧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有些晚了,羽毛一片一片的脱落下去,身体上面的肉和组织也在一点点的融化,生命的最后就是变成最原始的东西,一切都回归自然,也许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

    打开门,擎苍就坐在外面静静的等着,终究还是没有忍得住,沈萧泣不成声,却也无济于事,抱着啾啾剩下的躯体在庭院秋千旁挖了一个深深的坑,用最原始的方法送走了它。

    沉默的坐在秋千上面一直到深夜来临,沈萧还是没有一点睡意,身旁的擎苍无声的陪伴给了她莫大的慰藉,只是这种慰藉只有沈萧内心深处才能感觉的到。

    “你说未来我们会怎么样?”没事的时候,沈萧总是会幻象十年后的自己,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存活在这个空间中,还是已经变成一个游荡的魂魄漫无目的的四处流浪。

    “吾不知。”在这里的每一天沈萧都是很用心,很积极的想要度过,虽然在别人眼中可能是不可思议,甚至很难以理解的生活,但是它确确实实就在沈萧的身上发生着。

    如果能有一个这样的时光机器,那么沈萧一定是会来尝试的,虽然自己已经在尝试了,但是再来一次,沈萧也许还是义无反顾的再次回到这里。

    想想已经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许在不久的以后她会在一场混战中身负重伤然后回到自己原本平淡普通却温馨的生活中去,做一个芸芸众生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

    也许经历这样跌宕起伏的一生,然后和擎苍就这样慢慢看着自己老去,沈萧不知道,但她相信,只要是用心的度过每一天,这样的生活就是无悔的。

    “我们以后还会不会像这样?”回头看着擎苍,沈萧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孩一样,而擎苍就是时时刻刻会在自己需要帮忙的时候来救自己的英雄一样的存在。

    哭着哭着就突然很想笑出来,沈萧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多愁善感,也许就是相互影响的一个过程,沈萧在慢慢的靠近擎苍,由最初的不确定到现在无时无刻的依赖,而她不知道的是,擎苍的心中也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改变。这样的改变以后可能是会产生巨大的化学反应的。

    “会的。”从前自己难过的时候总会有母亲坚定的鼓励,沈萧在朋友身边却从来不会展现出自己柔弱的一面,只是现在在擎苍面前这个角色却彻底是相反的。

    也许这就是最奇妙的地方。

    “吾陪汝吃饭。”在擎苍的身上,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吸引着沈萧,不确定但是却能够足够坚定的选择相信,也许这就是沈萧能够足够把全身心都交给擎苍的原因了。

    大大的拥抱着擎苍,沈萧的全身力气都紧紧拥在其中,外面的天气再怎么冷,沈萧都不害怕,这样的磕磕绊绊对于擎苍来说却只是一个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