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拍卖会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3019字

    这里哪里是什么拍卖会啊,简直就是刷新沈萧三观,颠覆她世界观的世间珍稀品种。足足像太阳一样耀眼的一颗闪闪发光的舍利,还有沈萧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美人鱼,当然还有被整齐排列在一起的灵石仙草。

    只有沈萧想不到,却没有看不到的,整个人都为之疯狂起来,此时女人也早已经从面具男人的身上离开,冰冷的面具在沈萧的面前划过,她就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姑娘是凡界来的。”男人突然开口,原本就安静的大厅里面就更加安静起来,这句话好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一样,只是大家看着都很是平凡,但是却身份地位都不尽相同。

    沈萧有些难为情,感觉在大庭广众值下被人戳穿了真相一样,感觉到男人微微一笑,虽然沈萧根本就看不到男人的任何表情,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凡人就不能来买东西了吗?”沈萧有些不服气,自己本来就想要融入这个世界,为什么总要把她和别人加以区分呢。

    “那就祝小姐能够买到称心如意的宝贝了。”男人同样还是蜜汁一笑,随即将头摆回直视的位置上去,左边坐着的一个女人不经意朝着沈萧望了一眼,在沈萧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便收回了目光。

    “北海红珊瑚。”之前和面具男人在一起的女人早已经没有了踪影,如今站在台上的已经是换了另外一个,只是这个女人同样是身材丰满,但却多了一份庄重。

    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人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一块不大不小的沉木,看着虽然不大,但是握在手里却是有一些分量。

    沈萧马上就知道了到底要怎么做,只是手中的沉木举起来代表着什么沈萧还是不知道,也不好意思去问身边的人,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把三星石成功的买回去,任何人都是不能阻挡自己的。

    随着拍卖会如火如荼的举行,渐渐到达了高潮部分,也就是灵石的拍卖,之前的那些莫非都是些小儿科吗?沈萧疑惑,身边的面具男人一直都没有举牌,也是毫不紧张,闲情逸致的样子一直摩挲着手中的沉木。

    之前的东西都是没有提到成交的价格,沈萧也不明所以,出神的时候只听到上面的女人扯着尖细的嗓子喊一声“三星石”沈萧瞬间就打起了精神。

    手中的沉木高高的举起来,女人看到并没有着急的喊一声,而是手中的一个花名薄勾画了一下,随之喊道:“己末一位。”

    接连着在沈萧的后面又跟了好几个人,这些人无一不是想要这些三星石的,看来沈萧就要加入这场竞争之中来了。

    不管后果是怎样的,反正有恩物她们在后面看着,沈萧就只负责把最终下单的权利稳稳的握在手中就可以了。

    在那些人全部都喊了一遍之后,沈萧再一次站起来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沉木。

    可是却又再一次淹没在人潮中去,果然像之前安尘说的一样,这些灵石和药材何其珍贵,炼药师是丹药最重要的一部分。

    可是如果没有了这些原材料的话,任凭再怎么高级的炼药师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没有多少用处。

    “沈萧小姐一直喊就好了,不必担心。”隔着好远的距离沈萧就听到了恩物传来的声音,这是之前和恩物说好的,要是有什么事情她便会用隐言来通知沈萧。

    害怕恩物看不到,沈萧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男人回头看看沈萧,脸上仍旧是没有一点表情。

    经过几轮的竞争之后,已经剩下了沈萧和另外一个买家,只是随着沈萧一次又一次的举牌,那个人却明显的犹豫起来,好像差一点就要放弃了的感觉。

    就在沈萧感觉到胜利在望的时候,沈萧身边的面具男人却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胳膊,手中的沉木在向沈萧召唤。

    心中一千万个疑问号,沈萧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可是这个男人却总是好像在和自己作对一样,手中的沉木牌子就是在向沈萧叫嚣着。

    怎么能这样?沈萧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平时脾气那么好的一个人都被这个男人瞬间激起了斗志,接连不下十轮的竞争,男人却越来越沉稳,反倒是沈萧有些不淡定了,朝着不远处的恩物看了看,确定还是有帮手在的,沈萧才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三星石抢到手。

    男人也是志在必得,只是在最后一次举起牌子的瞬间,男人朝着沈萧神秘一笑,说了一句话。

    “要我放弃,小姐答应我一件事情便可。”

    现场已经是一片安静,周围静的沈萧都能听到男人的呼吸声音,只是周围的人却没有反应,有的在商量着下一场的竞争怎样做,有的则是百无聊赖的盯着舞台上面的女人意淫。

    “你要做什么?”沈萧感觉到自己背后一阵发凉,这样的感觉再次侵袭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在沈萧最害怕的事后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举手之劳,我吴某人绝不会伤害小姐一分一毫。”明显感觉到面具下面男人在笑着,只是这个笑容不知道是笑里藏刀还是真心所为。

    沈萧犹豫了半天,偷偷瞧一眼伏羲印并没有什么反应,最后还是答应了。果然男人并没有再加什么,最后的三星石当然是花落沈萧家。

    接下来的拍卖沈萧再也没有提起精神来,满脑子都在想着男人所说的举手之劳到底是什么事情,而面具之下男人的面孔到底是怎样的脸庞。

    是俊郎或是丑陋,沈萧突然对这个男人多了一份好奇之心,而戒备却少了很多。男人只是出手了一次便再也没有买任何东西,直到最后拍卖会散场的时候,男人也都没有回头,只是在一众人的呼应之下离沈萧越来越远。

    “等一下……”沈萧心里念念不忘的举手之劳,难道这个男人忘记了吗?沈萧不想提醒,但是终归还是叫住了男人。

    “下次见面时候小姐再还我不迟。”男人回眸看一眼沈萧,“在下吴清冷,小姐记着便可。”

    后面恩物跟着走过来,手中拿着已经收购好的三星石,拍了拍沈萧的背后,“沈萧小姐在和谁说话?”

    “没什么……只是刚才坐在我旁边的男人……”一路上沈萧询问了很多关于这个地方的事情,原来这里并不是魔界专属的拍卖会,而是五界之中所有人都会来的一个大型拍卖会,不定时的会在各个地方进行拍卖,只是这些做生意的人也是大多在幕后,不知道真实身份的。

    有需求的地方就会有市场,这些人不仅从买卖中赚到了很多钱,而且在五界之中也很吃的开,就好比一个庞大的军火市场在战乱之中自然是很受欢迎的。

    沈萧恍然大悟,怪不得沈萧适才坐在那里人们好像都互相不认识的样子,在魔界这个地方未免这样也显得太过于奇怪了吧。

    不仅是在魔界,五界之中都会有类似的活动,这些人也是独立存在的,所以只需要遵守当地的规定就可以随意进出,之前负责这些材料的掌门房主要就是从事这些事情的。

    也就是沈萧今日一整天都经历对于他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魔界再五界之中地位一直都是不被认可的,买卖之中有一些黑暗交易也是在所难免,所以有风险的同时也会有保障。

    沈萧静静的听着恩物云淡风轻的讲述,内心却久久的不能平静,不只是因为自己今日的所见所闻叫她震惊,二手那个蒙面的男人越来越叫沈萧心里的好奇多了一分。

    回到魔殿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了,在掌门房中和恩物交了灵石,出门还没有走出去,就听到一个亮着的房间里面有传出阵阵的吼叫声。

    把沈萧吓了一大跳。

    “是炼药师,不用害怕。”恩物习以为常,只是长久在魔界居住的这个炼药师虽然名不经传,在江湖中已经失传已久,早已经没有了名气,但却是整个魔界最为看中的一个人物。

    “那之前的那个冷清浅呢?”不知为何,想起冷清浅的时候,沈萧的心中突然感觉有些伤感。这样的心情就是沈萧也觉得有点奇怪,自己明明就是不怎么喜欢那个女人。

    总是傲慢无礼,娇纵的样子叫沈萧有些看不惯,但是好久都没有听到她的消息还是有些担心。

    “不知道在哪里,不是早就离开了吗?”恩物耸耸肩膀,表示自己根本是个不知情的吃瓜群众,“不过真的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人才……”

    月朗星稀,安尘久久的盘坐在一片静谧的草场中央,心中的精气与灵力此时全部都凝集在一起,轰然一声响,只看见周围一圈红色的光波样呈一个圆圈的形式波散开,在空旷的原野上四处传播,所到之处,皆是被拦腰斩断根部,足足有百米的距离,在黑暗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