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霄边重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2本章字数:3010字

    “终于成了。”安尘脸上满是汗水,但却是止不住的兴奋,手中的水气凝结成一滴滴在土地上面,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姐姐回来的这么晚?是去练功了吗?”回到家中首先问候的便是自己的同胞妹妹,这样的生活安尘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和妹妹相依为命这么久,以前每每回家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一具还带着温度的躯壳,而如今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安尘的面前。

    这样的天壤之别安尘还没有习惯,内心却是一直欣喜的,安若古灵精怪,模样可爱惹的周围人都很是喜欢,可是父母早已经不在身边陪伴,所以安尘就从很小的时候担当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

    生活上尽量做到面面俱到,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眼前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却已经能够自理,灵力也是具备的,这样的美好结局应该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吧。

    “在家里都做了些什么?”

    “无聊的都快要发霉了,下次姐姐带着我一起去好吗?”安若忽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期待的眼神看着安尘希望得到她的同意。

    内心不是很愿意安若接触这样打打杀杀的生活,但安尘也不愿意违背自己和妹妹的意愿,也就只好答应了。

    在家人面前的安尘永远都是巧笑嫣然,眼中带着柔情的,凡是安若说的话都是有求必应,也许在面对家人都时候总会展现出自己柔软的一面。

    沈萧也是这样,外表再怎么强悍的人总有脆弱的时候,往往这些强大的人其实内心才更加柔弱需要保护,安尘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

    从黄梨木的放在衣柜最上面的箱子里面拿出一把精致的弯月刀,弯勾尖锐锋利,只是轻轻一碰便可以轻松刺穿皮肤,刀身光滑闪烁着寒光。

    刀柄上面则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各个面看上去都是闪闪发光,和外面包绕着的金丝线盘绕成外围相互辉映,堪称绝配。

    “既然你想要好好修炼,姐姐也不是反对,只是从今之后要好好保护自己。”安尘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安若不说也是明白的,这把尖刀是从前母亲最珍贵的一件宝刀。

    小的时候安尘和安若都是不允许碰一下的,可是小孩子总是顽皮,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安若偷悄悄的想要拿出来玩脸上却被深深的刺了一刀,直至如今还是有一个浅浅的疤痕。

    只是如今物是人非,睹物思人已经不足以缅怀,安尘要做的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过去残忍杀害父母,还把妹妹害成这样半死不活的仇人,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安尘也一定会亲自将他了解。

    “姐姐……”要说是哭,安尘现在一滴泪都哭不出来,在每次心中的恨意达到顶峰的时候,安尘总会拼尽全力去修炼自身的法力。

    剑拔出鞘的那一刻,一定要是最快最亮才能有足够的把握将敌人彻底消灭,永无翻身之地。

    “你记得就好。”烛灯摇曳着,外面的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将红烛吹的摇摆不定,倒影在墙上的人影随之摇晃起来,只是内心却是无比坚定的。

    一天一天过去,每每在最痛苦难熬的日子里,时间才会像是度日如年一样难过,细水长流的时候每一天都好像是飞逝一样,让沈萧感觉都抓不住时间的尾巴,不知不觉的就老了。

    有了事情要做之后,沈萧每日便开始忙碌起来,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学校的生活,虽然每天要做的事情内容不一样,但都是变得规律起来。

    远离了无休止的战争或是阴谋算计,沈萧感觉这样的日子也还算是怡然自得,每日和擎苍的吃饭时间也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甜蜜的约会,起初还会感觉有些羞涩,但是现在已经是满满的甜蜜了。

    霄边在神族的日子同样的舒畅,自己原本只是一个不小心学会了龙炎的骨骼惊奇少年,只不过还是需要再修炼多少年才又资格排在白妄弟子名下的。

    只是自从云兮和云虚接连的出事,自己就被顺利的推到了第一位的上神继承者的位置。

    就连霄边都觉得是自己太过于幸运,只是这样的幸运能维持多久的时间他不知道,此时已经开始肆意的挥霍起来。

    还只是大早上的时间,就听的霄边的屋子里传来一阵声音,由近及远,断断续续的女人声音此起彼伏。

    大门是紧锁着,周围的侍女们也都是面红耳赤,看这个样子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女人声音越来越大,渐渐从粗重的喘息声变成了叫喊声音,听着还很痛苦的样子。

    下人们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去做些什么的,毕竟这位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多么难伺候就不说了,要是不小心惹的怒了,下场他们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比如前几天已经被抬出去的好几个被废了终生修为的下人,从此变得连凡人都不如,只能是落的一个凄凉的下场。

    继续一阵叮当的碰撞声,女人的尖叫已经完全都听不到了,瓷器碎掉一地,夹杂着皮鞭的抽打,大门才缓缓的被打开,“下贱的货色,让你违背我的意思!”

    手上全部都是血,也不知道到底是混杂着谁或者谁的血液,终归是那个女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双目直视着外面的榕树,已经是没有了一点呼吸。

    肤白胜雪的胴体露在外面,只是躯干的部位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背部全部都是被咬的伤痕,有的还围绕着伤疤的痕迹渗出一圈血来。

    四肢就更加惨了,皮鞭的鞭痕醒目的印在身体上面,红色的鲜血还是缓缓的流淌着,看来是刚死去不久,瞳孔只是稍微有些涣散。

    “把这个贱婢给我处理掉。”霄边怒气冲冲,言语中带着桀骜,手中的皮鞭晃着在空气中带起来一股风,身边的侍卫二话不说,点点头便指挥着将女人抬了下去。

    其余的侍女们也忙慌不迭的赶快收拾起现场来,“这已经是第八个女子了……霄边上神这样下去恐怕不妥吧……”

    小童从身边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站在霄边的身边已经是战战兢兢,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的。

    不然就是脑子还不够清醒,才敢这样的语气和霄边说话。

    “老头那里知道了吗?”令人意外的是,霄边这次居然并没有表现出来生气的样子,而是颇有些担忧的询问起来。

    小童偷偷吁了一口气,这样的霄边喜怒无常,可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男人啊。“之前仙族送来的一个女子本来也不打紧的,只是她的父亲在部族那里有些威望,所以就……”

    “我可是未来神族的继承者,就凭她们区区仙族的几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又能奈我何,也不看看自己那副模样!”

    裸着的上半身此时有侍女贴心的为其穿好,霄边一把却将侍女拽了过来,“这样的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老子要她是看得起她!”摔手将侍女随便甩在地上。

    力气大的惊人,虽然只是寻常的一个动作,侍女却一点都没有招架的力气,被霄边一个动作直接摔到了五米之外的距离,连续着打了两个滚才渐渐停下来,害怕的全身上下都在颤抖。

    “去老头哪里!去看望一下我那个云兮姐姐!”一身青色的长袍将霄边健硕的胸膛覆盖,只是简单的将胸前的血圈币都清洗干净,又簪了一个髻,铜镜中间,看到自己的模样,霄边很是满意的笑了。

    “见过师傅。”背对着自己,但霄边却知道是白妄在云兮的床边,虽然只是隔着一帐纱帘,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谁。

    里面的人却不说话,只是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坐着什么,一边好像还在窃窃私语,霄边心中疑惑,难道不是白妄,而是另有其人吗?

    向来看望云兮的时候都是隔着纱帘的,不知为何白妄总是要求他来却不告诉到底是什么目的,当然霄边只是例行公事一样。

    对于云兮,他向来都是没有感情的,就好像自己和任何人都没有很深的感情一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心中的善良和宽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完全消耗光了,这也是为何如今的霄边性格和从前大不一样,只是随着功力的加深整个人却越来越暴戾起来。

    越是处在最底层的时候越容易看到世间的疾苦,那种渺小的不被别人看到,甚至只一根指头就可以随意将人碾碎的无力感,霄边是亲自经历过得。

    不管怎样,如今是他的半个天下,曾经欺他辱他不屑于他的如今便要仰视他了,这种感觉是霄边一直都感觉到舒畅至极的,所以向来对于比他还要弱的人,都是习以为常的歧视。但是对于白妄来说,却是无比的崇敬和钦佩。

    若是想要被尊重,实力压倒一切,这是霄边一直以来都崇尚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