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护法苏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40字

    想到这里,擎苍身体就一阵无名之火开始燃烧,虽说神魔二族向来不和,可是也不能有十足的把握就能确定是白妄将沈萧劫走的,再者说,周围大小还有成百甚至上千的结点可以去任何地方,有的甚至擎苍都是不知道的,这下怎么能说找就能找的到呢。

    感知着千里之内的魔界地段,确实没有沈萧的气息,只是一路上根本没有进去和出来的任何线索,擎苍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将沈萧这样无声无息的掳走。

    “你们都有什么办法?”遣散了士兵,如今只剩下了几个魔族的将领,这个时候需要大家一起来考虑了。

    “这件事情事出蹊跷,不可掉以轻心,只是没有根据,一点线索都没有,实在是有些费劲。”术隐只是阐述着事实,虽然听着很不舒服,但这的确是真真正正的实情。

    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擎苍面露不悦,但毕竟术隐说的就是事实,擎苍也不能反驳。

    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安尘都能感觉到擎苍呼之欲出的愤怒,双手不自主的来回搓来搓去,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

    “说来听听。”

    擎苍此时心里满是烦躁的情绪,感觉有些不能控制自己,强忍着痛恨和愤怒,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只是尊上……不然去找一下苏白护法?”

    安尘没有别的选择,如今沈萧失踪了,她的心里也不是很好受,之前还那样拼命的想要救安若,现在却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虽然和安尘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个名字一出,在座的人全部都惊叹起来,那个顽固不化的老骨头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擎苍又怎么能找得到呢?

    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擎苍找到了,想要救沈萧也是没有多大的可能性的。

    首先沈萧是凡人这件事情就是老头拒绝擎苍的借口了。

    可是事到如今,似乎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可以选择了,擎妠云游四海,没有她的消息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剩下的三界擎苍根本就没有多少交涉,有的甚至还因此交恶。

    心里犹豫了好久,擎苍才决定了,就算是再没有别的办法,也是要尝试一下的。

    青藤古屋,院子外面的环境好像是一幅浓缩的风景,流水潺潺,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随着风和鸣,简单的茅草屋却是根本不容小觑的。

    竟然还设置了如此多的关卡,看来虽然这些年苏白隐居山林之中,但是武功却是一点都没有浪费的,不仅如此,还有稍许的提高。

    要知道,达到一定境界之后,想要再次提升一个档次就是难上加难了,看来苏白还是宝刀未老的。

    而第一层就是结界。

    说白了就是加持了真气的保护层,一般的结界只需要加持稍许真气就能够加固,但是在擎苍面前的却是异常坚固,用一般都力气是根本劈不开的。

    好深厚的真气。感叹一声,擎苍身体中的魔力开始由丹田浮上来,手中的玄天剑只是添了一层气便变了一个颜色。

    原来银白色的刀面此时变成了淡淡的蓝色,朝着空中一挥,就看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对抗着剑朝擎苍的方向对流过来。

    不过一秒钟的时间碎成渣掉在地上。

    接下来就是迷魂阵法了。这个自然是不在话下的,擎妠从前最为厉害的法术就是这个,擎苍跟着学了一些皮毛也是绰绰有余可以对付的。

    接连不断的闯过了设置的障碍,擎苍终于出现在真正的住所处。

    苏白果然不在。

    自从父亲退位,将魔尊的地位交给擎苍之后,跟随在父亲周围的将领也都纷纷退隐,权利的更迭在每朝每代总会有些纷争,擎苍却没有多少扰乱。

    一来是因为他和擎妠的绝对实力已经可以称霸整个魔族,二来就是这位上届的护法——苏白。

    都说人如其人,苏白不是一个风度翩翩,性格沉稳的人,在那个乱世出英雄的时代,苏白就是横空出世的一个英雄,只是在擎苍父亲身边,只能隐藏自己的光辉。

    既生瑜,何生亮,说的就是苏白这样的人物。只是两人私下的关系却是比至亲还要亲上几分。

    和擎苍父亲不同,苏白一生一世只钟情于一人,后来那个女子不幸去世,随着擎苍父亲的覆灭,擎苍顺利被辅佐上了魔尊的座椅之后,苏白就彻底退出了竞争。

    回忆提起来的时候总是给人太对的感慨,擎苍倒是对这个父辈的人物没有多么好的印象,记忆中他总是皱着眉头,英勇善战的样子。

    稍有一点差错便会彻底愤怒起来,根本不由得别人解释,所以大部分时间擎苍都是不了解这个人的。

    即使在擎苍上位的一段时间里面,都有人在质疑到底苏白想要的是什么,一代枭雄不可能就此满足于魔尊手下将领的职位。

    可是他却越来越沉默起来,直至最后没有了一点风声。因为种种的风言风语,擎苍也就渐渐减少了和这位前任护法的接触。要不是安尘今日的提醒,甚至都快要忘记了这个人。

    “师傅外出,汝是何人?”小童不过几千岁的样子,全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稚嫩的气息,看着还对世事没有多少了解。

    看看周围的环境,擎苍心生感慨,原来退出世间的纷争之后竟然可以过得这样怡然自得,心中产生了一丝神往,只是这不过是片刻的心情罢了。

    “吾乃魔尊擎苍,苏护法去了何地?”

    小童满面的不屑,仿佛根本不知道魔尊在五界之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位一样。

    “仙瑶山。”

    漫天的山茶花正在仙瑶山上开的旺盛,往日时候都是一片碧绿的草地此时却是别样的风景,淡淡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山峰之上,仿佛此刻之间只有天地共存。

    这是佛界周围的一座岛,擎苍听到名字就想了起来,虽然了解不多,但是似乎苏白心心念念的人就葬在那里。

    “如此痴情,可真不是苏护法的作风。”

    “汝莫要这样讲,师傅到底何种性情,怕是汝根本不甚了解。”那笑小童说的话再一次引起了擎苍的注意。

    眼前这个小童模样虽然清秀,但是却掩盖不住的一股气韵。要知道修行之人到底是何天赋,最看重的就是天生的灵力。

    天赋异禀之人,就算是再怎么不济,只要稍微训练熏陶一番,绝对是可以鹤立鸡群的。

    反之亦然,若是天生灵力不足,就要刻苦的补足这项缺点了。眼前的小童就是属于第一类。

    “汝叫何名?”

    “擎苍。”

    凡界大陆,人来人往,每天都是这样的热闹,一路上走来,擎妠的模样引得大家纷纷围观起来。

    别人不知为何就算了,黎疏却是知道的,“这些男人眼神色眯眯的还以为我们是傻子嘛,只以为心里想想就能不被发现了,可真是可笑至极。”

    擎妠却是没有这样愤怒,只是骑在一匹高大的骏马之上,不顾周围人怪异的目光,一路左右的瞧一瞧,看一看,好像很新鲜似得。

    “尊上可是新鲜,黎疏看着您和沈萧小姐倒是没有两样呢。”黎疏滔滔不绝的说着,想起沈萧每日都是一幅吃惊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铃铛碰撞在一起,擎妠的思绪才彻底回来,向下看了一眼,才看到是一个小孩撞上了自己的马匹。

    赶忙起身去搀扶,没想到小孩却开始哭闹起来,检查了一下伤势看着不是伤的很重,擎妠正欲抬头叫黎疏的时候,却看到周围一圈人不知什么时候围了过来。

    “这个天杀的女人,竟然把我的孩子弄成了这样,我和你拼了!”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擎妠和黎疏就被团团包围,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女人手中还拿着棍棒指指点点,不时的有路人好奇着走了过来,想要看一看究竟。

    “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看好你的孩子就这样冤枉我们吗?”黎疏自然不是好欺负的,眼看着自己并没有作什么而是被污蔑,心里的火腾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

    那女人蓬头垢面的,哪里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上来就要朝着擎妠她们撒泼,手紧紧的揪着擎妠的衣服不肯放开。

    “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就和你没完!”揪扯之中,擎妠的袖袋直接被扯掉,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掉了下来。

    “尊上!”碍于是在凡间,擎妠和黎疏都不好施展自己的法力,所以只能被这样对待,只是周围的人都一下子惊呆了。

    从擎妠身上掉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金块,擎妠只是用来防身用的,想要拿回来已经为时已晚,那些人全部都目瞪口呆。

    看着着装不凡的擎妠原来这样深藏不露,女人心中的得意就多了一分。原来自己钓上的不仅仅是一条大鱼。

    女子马上就开始不闹了,双手叉着腰俨然一幅泼妇的模样,“早说不就完了嘛,伤了我的孩子赶快赔钱!”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擎妠想要赶快结束这场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