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地下密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05字

    “世间记载毒物之中的确没有这样的情况。”夏桑菊见多识广,对于毒药的使用颇有研究,只是擎妠不在的时候也是能够派的上用场的。

    就连夏桑菊都没有见过的毒物,擎苍就不得不开始怀疑了,这样的情况在自己的眼中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用毒,将各种细节重复讲述了一遍,夏桑菊才有些思路。

    “禁术之中大多奇门遁术多见,只是属下不曾了解,尊上可以去查看一下,如若不是禁术中间的一种的话,那就是属下无能为力了。”五界之中所练禁术各不相同,但是大致上却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管如何都是极其残忍的,这也是为何禁术虽然可以达到很高的效果但还是在五界之中被强令禁止修炼的法术。

    如若被发现的话,可能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被灵魂献祭出来吊在三生界中千百年忍受的拷打只是最为基本的。

    但是明知如此,还是有人顶风作案,之前的先例也不是没有,大多数被发现之后无不结局很是惨败。

    在五界之中想要拿到修炼禁术的书不是很困难,在暗市之中就会有买卖,当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擎苍本身就是有一本的,只是在擎妠的手中。

    在擎妠的宫殿里找了很长世间,擎苍也都没有找到,一向神秘的擎妠宫殿里面对于擎苍也是来者不拒的,只是能找到的都不是重要的东西。

    隔着一道屏风,擎苍才发现了其中的暗门,那是通向哪里的门擎苍并不知道,只是从缝隙之中透出来的光亮叫擎苍有些好奇。

    擎妠的宫殿擎苍一直以来都没有涉足过,这还是第一次到擎妠这里找东西,擎苍深知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隐瞒,但还是有些担心。

    用真气好不容易将那一扇门推开,擎苍随着一路上光源的指引在一步一步的向下走着,下面像是一个悠长狭窄的无底洞一样可以将人吸进去,擎苍心中的紧张也开始强烈起来。

    这么久都时间自己竟然还不知道擎妠的宫殿里面竟然有这样一条密道,而这个密道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擎苍此时还是一无所知。

    不知道走了多久,擎苍才渐渐看到了最后的尽头,那是一座用水晶堆砌成的小小的宫殿,和上面的结构大致一样,只是比例却缩小了几倍左右,看着很是精致,里面摆放着的东西擎苍更加震惊起来。

    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擎妠竟然是这样的厉害,原来这些年不仅是擎苍在努力着,就连擎妠也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擎苍。

    最中间一个水晶的托盘上面静静的摆放着一朵永生花,那是还含苞待放,开始绽放的花朵,却被很好的保存在了水晶盘中。

    还有佛界的圣物,金光舍利,光是那个光芒就足以叫擎苍瞳孔放大好多倍,擎妠和佛界到底有着怎样的神秘关系擎苍至今都不知道,这个疑惑之前他也是有的,只是现在却被无限的放大,好像一切都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自己才是身在其中却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里面的外观就是芜葑岛的微型结构,各种擎妠收集的法器全部都保存在一个透明的罐子中,擎妠难道是去过芜葑岛吗?擎苍心中的疑惑多了起来,原来自己根本不懂擎妠,这么些年只是以为自己的亲生姐姐云游四海,放纵不羁,但是如今却彻底混乱起来。

    不出擎苍所料,禁术果然就在其中,只是被擎妠随意的放在其中,并不起眼但是擎苍却一眼发现了。

    手翻看着其中的内容,擎苍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在这其中的确是有关于毒物的介绍,虽然有些相似但是看着症状却是几乎都能够吻合的上来的。

    “果真是有人在修炼禁术。”手中的书本被擎苍揉出了褶皱,眼神放空之时,擎苍竟然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渐渐开始变化。

    “苍儿……苍儿不乖母亲可是要打屁股的……”远处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擎苍明明就看到自己面前原本是空无一物,紧接着就是出现了母亲的面容,额头上面还有一丝细纹,雍容华贵的母亲在自己面前还是有些微微怒气,身后的擎妠一脸的稚嫩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仿佛没有任何烦恼一样,擎苍认识这个模样,童年的时候他们总是这样无忧无虑,擎苍整日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雄霸一方的统帅,而擎妠则喜欢四处漂泊,想想也是自在。

    沉浸在这一切之中,擎苍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沈萧就在自己身边,远处父亲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回忆之中父亲总是一脸的不苟言笑,就连平时喜欢嬉笑打闹的擎妠看到了也是瞬间就笑不出来了。

    只是母亲是真的会将不听话的擎苍责罚,但是父亲更多的就是训斥一顿便没有了下文。

    “苍儿大了可是要做君王的吗?”

    “苍儿不愿意做父亲这样的王,苍儿和姐姐一样只喜欢平淡一生……”

    那个同样稚嫩的声音在擎苍的心中响起,擎苍模糊的印象在这个时候瞬间变成了无比清晰的回忆,那个时候的自己果真是这样说的吗?可是那个声音明明是擎苍儿时的。

    和童年的自己对视一眼,擎苍心中产生了复杂的心绪,不知为何,总感觉历史在不同时刻不同位置的重复,一遍又一遍,擎苍虽然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并不是一个梦境,但是这样的虚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擎苍的眼前了。

    头痛的感觉快要爆炸,擎苍痛苦的用力敲打着头部,那些原本唤起自己回忆的声音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扰乱自己心弦的杂音,久久的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醒醒,擎苍!”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都是可以救赎自己的声音,笼罩着自己的这一层虚幻被沈萧的声音打破,擎苍才一下子回到了真实中来。

    “你怎么样了?出什么事情了?”将沈萧紧紧的抱着,擎苍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可是这样还是不够,不够。

    “有我在,你别害怕,别害怕。”沈萧轻声的安慰叫擎苍心中稍微感觉到舒服了一些,自己这么长时间的梦魇终于能有一个人将她打破,擎苍心中释然许多。

    一个热烈的吻回应着沈萧,在这个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擎苍恨不得将自己和沈萧全部都揉碎了然后交织在一起,感受着彼此带来的那种绝望却又甜蜜的氛围。

    沈萧怔了一下,这是第一次感觉到擎苍整个身体都在不自主的抖动着,自从看到夏桑菊从魔殿里面出来神情就有些担心,沈萧就一直跟着擎苍一直到刚才。

    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叫他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看着擎苍痛苦的样子,沈萧心中还是很难过。

    热烈的气流在沈萧和擎苍中间传递着,你来我往之间,全部都化作无形消失在空气之中。手臂不自觉的环绕在擎苍的腰身中间,沈萧全身心的投入叫擎苍更加忘情的吻起了沈萧的薄唇。

    “什么人在外面!”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甜蜜,骤然收手,擎苍才回过神来,一瞬间几乎是本能的将沈萧拉到了自己身后,躲在擎苍的后边,沈萧心中恍然不知所错。

    感知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擎苍手中的真气已经是随时调动出来,做出马上就要应战的状态。

    “尊上!”熟悉的声音传来,黎疏的出现叫在场的人都惊讶起来,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沈萧还是主动将其化解。

    “黎疏姐姐怎么回来了?”身后的擎妠慢慢走出来,像是有些震惊一样但是很快便恢复了平静,脸上不急不躁,也没有明显的不悦,只是含笑着。

    “苍儿来这里做什么?”

    “姐姐明知却要故问,吾看着很是多余。”擎苍又恢复了从前傲然的姿态,只是其中却带着一丝的嘲讽。

    “黎疏,你带着沈萧小姐先下去。”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黎疏不由分说将沈萧的胳膊拽起来,却被擎苍一把拦下。

    “有事当着所有人面为何不能说?姐姐怕是心中有鬼。”被逼无奈,擎妠瞥见自己房间所有东西都还是摆放整齐,只有一本禁术还在桌上面放着,心中多多少少有了应对的方法。

    “苍儿胡闹,不能这样和姐姐说话。”

    沈萧还是第一次看到擎苍这样对自己的姐姐,虽然平日里不经常见到擎妠,但凡是有擎妠在场的时候擎苍总是温顺恭敬,可是自己却还是被蒙在鼓里。

    “也罢,待吾弄清事实再来找姐姐对峙不迟。”

    带着沈萧大步流星的离开,只剩下擎妠失落的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惆怅起来。

    “尊上……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黎疏也不太明白今日的擎苍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也许我最终还是管不住他的,这个孩子,终究还是太过于执着。”擎妠精疲力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