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八章平安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35字

    这一点恐怕只有当事人才会心知肚明,了解其中的利害了吧。

    “且慢,”下人刚刚走进来老者就开始发话,所有人立即都停下了步伐,等待着老者的口令。

    “把这脏东西丢到慕容老儿的家门口去,让他看看教出来的徒弟是如何败絮其中,不然的话我们苏家颜面何存。”下人看着男子惨死的状态,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想法,也丝毫不敢违背老者的意愿,将男子的尸体连同血液一起擦干净之后连夜将尸体抛在了慕容家族的大门外面。

    夜已经是深沉起来,外面空旷无人,寂静一片,沈萧突然的惊醒毫无防备,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这样,沈萧揉揉已经清醒的眼睛,外面披了一件衣服从软榻之上坐了起来。

    外面的细小声音响起,沈萧听的出来那是夏桑菊的声音,回答着沈萧并没有什么事情,外面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暮云在夏桑菊临时研究的药丸作用下,情况竟然稍微好转了一些,此时呼吸平稳,已经是在安静的入睡状态之下。自从暮云才到魔界之后,还从来都没有像今日一样睡得这样安稳过。

    之前还有稍稍的担忧,看到夏桑菊从怀中掏出一条毒蛇的时候,沈萧当时的心里是拒绝的,只是在夏桑菊再三的保证之后,沈萧也只能是同意了。看来夏桑菊还是有些能力的,这所谓的以毒攻毒原来也不是不可行的。

    天上挂着的明月还在默默的照耀着天地万物,沈萧睡意全无,此时坐在窗前欣赏起了外面的风景起来。

    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色就是好像从画中下来的一样,只是看着却要更加真实一些,沈萧正看的出神,却听到自己身旁,隔着墙壁外面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还没有问一下夏桑菊有什么事情,面前就升起了一缕青烟,接着就看到了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黎疏姐姐?你怎么……”沈萧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黎疏还是如同从前一样,那样魅惑的样子呈现在沈萧面前,沈萧的伏羲印并没有什么表现,所以沈萧很是放心。

    这个自己戴在身上的伏羲印就好像是一个警报器一样的存在,虽然沈萧并没有什么抵御的能力,但是好歹也是能够防患于未然的。

    还是一如既往的浅笑着,黎疏身上的淡淡味道进入沈萧的鼻子中间,沈萧都感觉到自己好像回到了擎妠的宫殿里面。

    “尊上有些不放心,叫我来看看你。”黎疏的声音在沈萧的耳边响起,沈萧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自己还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普通人,此时却要扛起这样大的重任,而且要是不说起擎苍的话,一切都好像还能够抵挡的下来。

    只收听到擎苍的名字之后,沈萧的软肋就一下子被戳到了。感觉自己有些脆弱,沈萧却不能这样下去,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就要毫不犹豫的坚持下去。

    “我没事,擎……叫尊上放心就好。”沈萧强忍着泪水,硬是将呼之欲出的泪水收了回来,外面的天色还是黑暗笼罩着,沈萧周围却是一片安静,都可以听的到沈萧的呼吸声音和微微的颤动。

    “既然是如此,那就不打搅了。”黎疏笑颜如花,脸上一抹微笑印在沈萧的眼中,这一切都显得有些不真实。

    向前一步走,黎疏轻轻抱了一下沈萧,随后一股青烟升起便消失不见。怀中的温度还是存在的,但是黎疏已经转眼看不到了人影,沈萧嘟囔了一下嘴巴,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夜晚很快褪去,只剩下了微微的光亮在天边,今日的天气看着似乎还是很好,空气中有着温润的湿气,沈萧不知不觉的从熟睡中醒来,不知为何一整晚都睡得很是安稳,醒来的时候外面一片光亮,看到暮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沈萧心情很是舒畅。

    看着暮云的情况已经差不多好了,沈萧决定不早不晚,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外面的早膳已经送了进来。

    是煮的刚刚好的粥和烤的正好的熟食,沈萧亲自喂了暮云吃过饭之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退掉房间,走了出来。

    一路上风平浪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沈萧心情很是舒畅,不知是昨日黎疏的安慰还是怎样,沈萧很是舒畅。

    魔界的天空有些多云,抬头望过去,湛蓝的天空上一朵朵白色的云朵在飘荡着,一直看到擎苍沈萧心中的最后一点防备才彻底放下,大殿之上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候着,看着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

    沈萧不愿意参与其中,送暮云进去之后就走了出来。只是还没有踏出大殿门之前,侍卫已经是将门彻底关上,原本还是安静的大殿此时已经是人声鼎沸,俨然一幅庆祝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看见擎苍并没有什么反应,还略带些微笑的看着沈萧就更加不明所以了。

    “今日是尊上庆祝的日子,沈萧小姐也一起来吧?”安尘从沈萧身后冒出来,很久没有看到沈萧很熟开心,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狂欢,沈萧都很是不习惯。

    “这么突然……搞得我有些懵……”沈萧还没有做什么,就被安尘拉着一起走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好久都没有这样庆祝一下,这些日子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身心俱疲,擎苍就安排了这么一场宴会。

    觥筹交错,沈萧将埋在地下的女儿红酒挖了出来,由于地质的特殊,所以只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所以就已经酿的很好,光是闻着就已经是有些微醺,沈萧这下可要大展身手,给所有人都品尝一下了。

    亲自将这些酒全部都拿了上来,不知为何所有人都很是惊讶似得,也许是从来都没有尝过酒的味道,但是却不是很排斥,好奇的人尝了一口酒赞不绝口,沈萧心情也变得很好,既然是这样,那么干脆今日就不醉不归吧。

    虽然并不知道这些魔头会不会喝醉。

    事实证明,沈萧想的的确是对的,魔界的人虽然厉害,但是也不是全能的人,酒过三巡,已经是倒下了将近一半的人,沈萧却是一点都没有喝,和擎苍一起偷偷跑了出来。

    虽然只有几天没有见到,但是沈萧却一直都很是想念他,两人一起走在外面的林荫小道上,看着天空中的星星,沈萧心中一片宁静。

    “汝身上的玉佩从何而来?”擎苍眼神一直盯着沈萧,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沈萧总觉的擎苍似乎认识这块玉佩似得。

    “这是我从一个人手上淘来的,有什么问题吗?”沈萧摸着脖子上的玉佩,玉佩透过皮肤传到指尖,感觉有些冰冰凉,玉质很是细腻,透着光还能看到中间的光芒隐隐闪现出来一丝金光。

    “伏羲印在何处?”擎苍立马就显露出来不悦之感,手中的拳头不知不觉的也开始紧握着,感觉好像又开始生气了一样。

    “也在这里啊。”从怀中拿出来从擎苍给沈萧戴上之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的伏羲印,此时沈萧已经是不明所以起来,本来还是好好的这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沈萧很是无奈。

    “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认识这块玉佩吗?”沈萧的问题没有叫擎苍回答,只是两人又都恢复了从前的安静状态,本来还是很开心,发生这件事情沈萧也很是无可奈何。

    “回去早点休息。”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擎苍先走一步,留下沈萧在后面根本就追不上。

    “到底是怎么了?”郁闷的从森林边缘走回来,远远的看到安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沈萧忍不住便吐槽了起来。

    “你看到了擎苍吗?”

    “怎么了?”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安尘开始关切的问起来。只是听到沈萧起因经过的说了一遍之后,安尘的眼光突然也变得奇怪起来。

    “怎么连你也是这样?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啊?”沈萧都快郁闷死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对一件事情特别感兴趣,但是知情的人却只是吊着你的胃口却不告诉你一样。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仿佛以前看到过。你还是去问尊上吧。”安尘闪烁其词,这叫沈萧很是迷糊。

    “难道这其中有设么故事吗?你都看到他生气了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告诉我?”沈萧气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安尘叹了一口气,默默的拉着沈萧坐在了地上,空气有些清冷,沈萧都不知道安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是安静的坐在安尘旁边,等待着安尘先开口。

    “你可不可以不告诉尊上?”安尘的话提醒了沈萧,这么神神秘秘的样子更加叫沈萧好奇起来,信誓旦旦的再三保证了之后,安尘才开始了一番悠长的讲述。

    还是从前的样子,沈萧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从前和安尘在一起的日子,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的重现在沈萧的面前。

    “你相信轮回吗?”安尘只是一句话就叫沈萧彻底的头皮发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