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魂斗鬼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14字

    “你相信轮回吗?”安尘只是一句话就叫沈萧彻底的头皮发麻起来。

    “什么意思?”全身上下都不自觉的打起了冷战,沈萧都能感觉到有一丝凉风在她脖子周围环绕着吹过。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紧张,沈萧却还对此一无所知。

    “每一生一世都是会轮回的。只要是灵魂没有被堙灭就会达到永生,只不过这个永生不再是你本身了。”安尘说的云淡风轻,沈萧在一旁听的却是迷迷糊糊,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和玉佩有什么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块玉佩一定是和你的轮回有关系。比如在某一世里面另外一个你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许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当然你也不会知道。”

    深呼吸一口,沈萧还是不明所以,只是感觉知道了一个大概,可是心中明明是知道有什么羁绊的却还是不愿意将这块玉佩丢掉,似乎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指引着沈萧告诉她不要抛弃掉。

    “那擎苍为什么会这样生气呢?”

    沈萧现在最关注的还是这个。明明已经是关系缓和了好多的,只是现在又这么莫名其妙的生气了,沈萧都不知道要怎么和擎苍说话了。

    “无妨,也许只是一时的生气,不过几日的时间一定就会好了。”安尘的安慰并没有让沈萧好了很多,但是心中的烦恼全部都倾诉了出来沈萧也觉得轻松了一些。

    与此同时,佛界的上空却是乌云密布,似乎已经有好久的时间都没有过这么恶略的天气了。

    一座修葺的完整崭新的寺庙之内,古色古香的檀木香透过门缝和窗户从里面散发出来幽幽的厚重的香味。

    一位老者静静的坐在寺庙的大堂后室之内,身下莲花模样的坐垫粉白色的花瓣显得十分的逼真。老者手中的一串菩提在手中静静的握着,不时的来回轮转,口中还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一直这样反复如此,老者闭着双眼聚精会神的坐着,身体好像是一座佛像一样纹丝不动,屹立在那里,丝毫不被外面的天气所影响心情。

    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大堂之上供奉着佛像的案台上面左右各插着一支蜡烛,但是也是看着呼明呼暗,宛若是在风雨中飘摇不定的样子。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已经听到了窗外雨滴落下的声音,起初还只是蒙蒙细雨,渐渐的竟然开始有逐渐增大的趋势了,老者却仍旧是巍然屹立着,面前是一面铜镜,周围的边框还有些破旧缺损的样子,显得很是陈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适才的如针尖一样的小雨此时已经是变成了瓢泼大雨,风卷袭着大颗的雨滴狠狠的击打到窗户的边缘上,还有门框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老者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不一样起来,手中的菩提握的也是越来越紧,摩挲的速度也渐渐快了起来。

    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如若不是老者在动着手的话,旁人只怕是一位老者已经圆寂了。

    窗户忽然一下被刮开了,外面的狂风呼啸着汹涌着全部都涌了进来,整个屋子一下子被吹的凌乱了起来,老者的身上挂着还是青绿颜色的树叶,下巴上面的胡须被吹的七零八落,看着很是狼狈。

    可就算是如此,老者依旧是一动不动,手中的菩提纹路开始显现出来,先是其中一颗变成了绿色的纹路,不过一会儿变成了所有。

    风嘶吼着,隐约可以听到风中有一丝鬼厉的声音在惨叫着,叫人听着十分害怕。

    老者此时的菩提却是恰当的甩了出去,随着那声音忽近忽远,一下子仿佛是被掐住了咽喉一样变得十分尖锐起来。

    “老秃驴,还不赶快放开我!”周围仍旧是狂风大作,只是空气之中却有一个人形开始显现出来,不过一会儿那串菩提便将整个人都逼了出来,随即回到了老者的手中。

    淡淡的青绿色光芒开始变得有些晦暗起来,只是经过老者的手之后,那抹青绿色再一次发挥出了光芒。

    “妖孽莫要作怪,既然是可怜之人今日老身就超度了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也就罢了。”老者口中振振有词,那团人形却是显的一点都不耐烦,虽然是被老者束缚着但是却依旧是叫嚣着很是厉害。

    人形渐渐逼真起来,老者凝眉注视过去,那是一具已经快要幻化成人形的鬼魅,只是还差最后一步,不然的话可就是不好对付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被老者抓到其实也是够惨的了。

    全身上下还是千疮百孔,脸部的模样尚未进化完全,所以只有两个鼻孔和一张嘴巴在脸上,耳朵也是只有一只。

    但是衣服却是有钱人家的样子,素锦的绸缎穿在身上,身材倒是很纤瘦,一看就是一幅女人的模样。老者嗤笑了一声,随即开始了做法。

    只是口中刚开始了自言自语一样的说话,那个非人非妖的怪物便开始嚎叫了起来,全身上下像是一条粗壮的蟒蛇一样不停的来回扭动着,愤怒将外面的一切更加搅成了血雨腥风一样。

    外面的雨滴开始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打在老者的身上,原本素雅的白色袍子此时已经完全被血色覆盖,变成了一件彻彻底底的血衣。

    “啊!即便是下了地狱我也不会翻过你的!”那声音变得悲惨起来,显然它没有任何能力可以抵抗来自老者的威胁,只能是硬生生的承受着。

    老者两片嘴唇的抖动越来越快起来,那个鬼厉一般都声音起初还是十分响亮,只是在不过了半响的时间,就渐渐的没有了声音。

    外面变成了一片平静,就好像是千千万万个沈萧熟睡的夜晚一样,那样的安逸和宁。

    风不知不觉之中也停了下来,老者的手随着最后一点声音都消失而停了下来,回头望过去,哪里还有什么鬼魅或者是存在的人形,一切只不过还是自己独自一人存在的后室罢了。

    还有神像依旧肃静的站在祠堂之上,被熄灭的蜡烛在老者不出一秒钟的时间之内就被迅速的点燃,一切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平静。

    “罪过,罪过。”老者很是惋惜的摇摇头,仿佛是在对自己的行为忏悔一样,缓慢站起身来,身上的血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都干涸了,只剩下了不少的痕迹还在身上。

    老者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走出了外面。黑暗之中还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在注视着这一切,只是老者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清晨的阳光直射进来,原本就采光不是很好的屋子在此时终于可以看得见一点光亮了,老者打坐了一整晚,还顺手解决掉了一个快要成型的鬼魅,此时已经是坐在了一种僧人之后,手中的菩提仍旧是随身带着。

    佛界的修行又称之为是禅修,只不过是魔界或是神界都是注重于灵力和内功的修炼,而佛界则是更加注重于内心世界风修行。

    在佛界认为,所有的苦难是在死后才要承受的,所以在生前的时候要尽量的避免做一些类似杀生的事情,否则在死后就会为此付出代价。

    而修行则是其中忏悔的一种方式,只要是内心足够灵犀相通,那么剩下的事情也就会迎刃而解,无论是怎样的武功都可以轻松的学会。这也是为何佛界之人大多都是奇才的原因了。

    老者心中一丝杂念略过脑海,不知为何昨日的一幕一幕总是浮现在自己的大脑之中,老者武功深厚,却连这点小事都化解不了的话未免也太过于被人笑话了。

    微微张开双眼,看到所有人都已经是无声无息的在冥想着,老者的心情却是异常的烦躁,仿佛自己总是沉不下心来。

    坐在最前面的一个温婉的男子缓缓起身,看到老者的时候微微凝凝眉,接着又坐了下来。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都说心如明镜,老者这个样子自然也是有些觉悟的,从大殿之上下来之后,老者并没有按照以往的惯例回到自己的地方,而是直接通过结点走到了一片树林之中。

    原始森林,里面危险重重,只要进去便是一场历练,老者深知其中不可预测的危险到底有多少,即便是一个得道高人也是不能避免的,可是即便如此老者也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五界地域之大难以预测,即使是拥有超高的法力也是不能够完全征服自然,老者单枪匹马就这样的消失在了丛林的边缘。

    里面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是刚走进去,老者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整个丛林里面不知为何总有一种陌生且熟悉的感觉,老者明明很是熟悉却根本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那股气息随着老者的深入开始跟着老者一起移动起来,老者感知到一些陌生的气息,还是选择了继续向前走去,这是一场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