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绿瞳鬼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12字

    接着又往前走去,直到老者又回到了最起初走过的那一片有毒的湖水才彻底懵掉了。似乎自己已经走错了方向,所以有些迷路了。明明是按照一直向北的方向走着,为何老者会绕了这么一个大的圈子走了回来呢。

    百思不得其解,老者后知后觉才感觉到莫不是鬼打墙了才会这样吗?可是按照平时自己的修为这样低级的法力老者是会发现的,为何现在不仅没有发现,反倒还找不到出口了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者已经看不到自己往前走的时候的路程,只能是继续往前走去,只是这一次老者便开始做标记了。

    鬼打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没有辨别方向的能力,所以才会一直进入一个死循环里面出不来。但是只要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并且能够从中跳出这个圈子,就是很容易可以破解的。

    再次‘故地重游’一遍,只是现在老者却没有那个耐心了,熟悉了其中的套路,老者第二次便轻松了很多,在沿途记录着移动的痕迹,老者心中也在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果然还是遇到了昨夜的那条巨蟒和狮子,重复的日子,和场景在老者的面前重新像是过电影一样过了一遍,老者在和巨蟒搏斗完了之后都没有发现自己所用的招数也是一模一样。

    直到面前再一次出现了那个神秘的洞穴,老者的心情才稍稍放松了下来。直接选择了绕过,老者在这里才遇到了鬼打墙,里面的洞穴看似是一条直直的道路,实则是弯曲盘旋的,只要是避开了这里,就不会再重复的犯这么一个错误。

    只是同样的事情经历了两回,加上日夜兼程老者已经是累的没有了多少精力。看来这里还帧数可以得到历练的地方。和从前相比较,这样的生活似乎才更加适合已经养尊处优好久的佛界。

    夜晚再次到来,老者似乎已经习惯了危险丛生的这样静谧的夜晚,在这里老者可以肆无忌惮的经受着各种各样的历练磨难,似乎修为跟着也提升了好大一截。

    这一次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今晚的天气却是慎的有些吓人,就连风吹过来都是带着一丝凄惨的感觉,老者也感受到了,空气中哪里是湿甜的味道,明明就是满满的鲜血混杂着人类绝望的凄惨。

    “好大的怨气!”历来天地精华最为集中的地方除了有自然的风景,剩下的就是这些鬼魅集中的地方了,因为鬼魅和其他五界之中的人不一样,是由强烈的怨气化为人形的,所以功力强大之外不说,这里也是修行之人最为向往的地方。

    只是老者却不这样认为,震惊之余老者想到了从前别人说起这个地方,胃里面泛起一阵胃酸来,这样邪恶之地竟然会被自己同道中人这样推崇,老者很是绝望。

    自己身边从来都不缺乏德高望重的僧人,只是这个地方竟然也能被大家所神往,人心之叵测实在难以把握。难道都是假象吗?老者并不知道,只是自己眼前虽然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耳边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鬼魅惨叫的声音。

    那声音极其的凄惨犀利,若是正常人只怕此时早已经都彻底神志不清,被叫声吓得魂飞魄散了。

    老者极尽全力的保持着自己内心的平稳,这样多的鬼魅想必一定不是偶然一个原因才聚集在一起的,在这其中一定是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在主导着这一切,老者心中想着,再次睁开眼睛望过去,这里简直就是鬼魅的天堂。

    只是长时间没有新鲜魂魄的滋养,这些鬼魅早已经是如饥似渴,恨不得此时全部扑上来将老者彻底粉身碎骨。只是还是有些忌惮老者的实力,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只是在老者的周围不停的绕来绕去,不敢下手。

    “本都应该是经历生死轮回的,只是你们心中执念太过于深沉,待老身为你们一个一个超度之后你们便可以解脱了。”

    这其中不乏有女子或是儿童,个个都是模样惊悚,其中一个女子身穿着红色的嫁衣,全身上下骨瘦如柴,瘦骨嶙峋,看着就是很吓人,只是女子指甲却是有一个手指的长度,还在老者周围不停的绕来绕去,眼睛尽是不满与憎恨。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该死……不要以为你就是什么好东西!此时还想超度我真是做梦!”女子声音尖细飘在空中,周围的鬼魅不禁都笑了起来。

    那女子也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朝着老者就是扑了过来,护体的罡气在女子接触到的那一秒钟便产生了巨大的反弹力量,将女子整个人都拍到了好远的距离。

    惨白的手和胳膊此时却像是被火灼烧过了一样,整个皮肤都变得皱皱巴巴的,还在不停的向上蔓延,女子痛苦的嚎叫着,声音凄惨,在夜空之中游荡来游荡去,不停的打着滚。

    正气是鬼魅最为忌惮的东西,尤其是像老者这样的人物,他们是避之不及的,如今却一个一个明知是死也还是要义无反顾的扑上来,却一丝一毫都根本伤害不到老者,这就叫人有些疑问了。

    “吾等莫要执迷不悟,不然的话只能是灰飞烟灭的结局吾等难道想要承受吗?”老者口中说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女子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力,但凡被正气沾染一点,整个人就会被逐渐吞噬,直至最后的灰飞烟灭。

    剩下的鬼魅此时已经是完全时空的模样,像是疯掉了一样在老者的周围不停的扑上来,一波又一波在以老者为中心的一个圆周围冲击着,可是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并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老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看着那个女子在自己的感化之下怨气在逐渐的减少消失,却无能为力。

    “罪过,罪过。”老者并不是不想要救,只是这些鬼魅汝同飞蛾扑火一样却叫老者很是不明白,到底是为何要这样做老者从来都没有见过。

    女子通红的眼睛此时已经开始变得清澈起来,一切就好像自己从前的样子,温婉大方,不娇不媚,想起自己从前的样子女子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灰飞烟灭之后就再也和这个世界没有交集,女子有没有后悔一点都看不出来,只是老者看着女子浅浅的笑容心里突然安慰了许多。

    或许超度对于他们来讲并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吧,眼前的小婴儿才刚刚学会了攀爬,双手却已经是变得肿胀透黑。

    他们原本只是一个纯洁无比,根本不需要对这个世界负责的孩子,如今却要每日每夜承受着比常人还要艰辛不知多少倍的痛苦,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难熬,身体上面的伤害并没有给老者很多打击,但是心灵上面的煎熬却有些叫老者支撑不住。

    护体在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之下已经开始有些破裂,老者丝毫没有察觉心中还在愧疚之时,却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一股热流涌出来,回头看过去,一双翠绿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决绝的叫老者心里一凉,但是已经太晚了。

    低头望下去,老者的心腔此时已经是完全空了,只剩下一股又一股湍急的血流在老者的身体里面不断的往外面涌着,老者突然感觉到自己一阵解脱,整个人没有了痛苦,没有了内疚,只是和天地合为一体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那双眼睛慢慢走进老者,是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小孩,双手双脚还未发育完全,但是已经具备了基本的能力,指甲不知为何尖锐的吓人,也正是如此才会给他以可乘之机,老者豁然的笑了。

    看着那些毫发无伤的鬼魅像是饥饿已久的鬣狗闻到食物一样朝着老者就是扑过来,每一个人都吃的嘴巴通红一片,却还是欲求不满。

    “也罢。”在撕咬老者的灵魂时候,才开始彻底的疼痛起来,昏暗之中,一个巨大的人影在老者的面前闪过,接着就是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毫不留情的硬生生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那种被剥夺的痛苦老者想必是这一辈子里面最为清晰的一个感受。

    周围安静一片,只能听到吞咽,撕咬着的声音,老者在最后一刻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一团黑暗之中的影子,那是一个体型硕大的男人,身上的肌肉全部都紧绷着,足足有两个老者那样高的个头,眼球整个都突了出来目眦尽裂。

    特别的是身上还带着一颗绿色翡翠样子的珠子,在漆黑的夜晚像是一只眼睛注视着老者神秘的微笑着,只是老者却不能回复它一个相同的微笑。

    夜晚渐渐褪去,清晨的光芒渐渐的开始占领了天空,昨夜一整晚的掠夺已经没有了一点痕迹,一个人活生生的人从这个世界上平白无故的消失本来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生离死别本来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