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三章诅咒之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37字

    生的时候不带来什么,死的时候也不会带走任何东西,这样了无牵挂看着很是荒谬,但实际上也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溪水流过,将一切污秽之物全部都带走,从前存在过的痕迹也是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东升西落本来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一切都是像往常一样进行着,花朵绽放出最美的姿态,树叶接受着树干的滋养,树根从泥土之中获得养分。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唯一可以变得,无非就是人的心态了。

    整晚的梦魇再次叫擎苍从中惊醒过来,不停的来回奔跑着,擎苍都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只是这些固定的地点总是在自己脑海之中不断的交替着重复,甚至都没有新的地方出现,不止一次的问过擎妠着到底代表着什么,可是擎妠却只是神秘一笑,留给擎苍一个难以解答的疑问。

    今日的天气异常火热,进入了深秋之后天气变得凉爽了许多,不知为何今日却又异常了起来,站在窗户外面,擎苍再一次踏上了凡界的土地之上,只是这一次却没有从前的那样焦虑,不知为何,董一年竟然主动要求自己来见他。

    队医这个脾气古怪,摇摆不定的药师来说,这无异于是想一出是一出,不过擎苍和沈萧闹了别扭,自然是愿意待在魔界的,正好趁着这个借口出来。

    身边没有跟着一个侍卫,擎苍只是和术隐大致交代了一些事情,经过了上次和神族的交战,这些日子神族的人安分了好多,这叫擎苍才有这样的闲情雅致来找到董一年。

    不知为何,虽然没有明显的关系但是擎苍总是对董一年很是信任这种信任感从何而来也是没有根据的。

    昨日的梦魇叫擎苍此时的心情十分的烦躁,却在窗户旁边住着的客栈下面开始了吵闹。

    不由的向下看去,却发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的身影。口中无奈的感叹一声,擎苍快速的将外衣穿好便下了楼。

    眼前一个白胡子的老头衣衫褴褛,酒糟鼻红着脸被周围围着的人指名道姓的骂来骂去好不狼狈。

    自己辛辛苦苦的找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发现的踪迹,怎么如今却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看到了这个叫擎苍又爱又恨的老头——董一年了。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江湖骗子!把我们这里的人都治死了两个,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好人,一定是想要骗我们的钱的!”周围的男男女女手指齐齐的戳着董一年,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心疼竹筐里面的忌惮,恨不得拿出来直接砸到董一年的身上了。

    擎苍昨日来的时候就听闻了这个地方有传染病爆发,在这里住下数日的世间似乎并没有这么严重,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来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

    “闻闻他身上的酒味,骗了我们那么多钱还厚颜无耻的再在这里骗吃骗喝吗?还不快滚出去!”

    好几个男人越说越生气,扯着董一年就开始打了起来,可怜董一年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完全架不住这么多人吹胡子瞪眼的辱骂,恨不得找一个地缝直接钻进去了,哪里还想着解释一下呢。

    “我……我我错了还不行吗?把这些钱全部都还给你们就是了,哎哎哎不要打我好不好?”擎苍在一样只是看着这场闹剧什么时候结束,再上前给董一年来个瓮中捉鳖。

    这样的事情擎苍是向来都不会管的,虽然自己并不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但是依照着董一年的脾气性格是一定不会犯这样低级治死人的错误的,除非……

    除非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男人们听到这些话更是气的嘴巴都歪了,抓着董一年就开始不管不顾的揍了起来,一开始还只是三两个上手,到最后所有人都气的直接抡拳头用脚踢了。

    董一年被逼在一个小角落里面动也不能动,想要逃也是根本逃不了的,只能是被动挨打,一块白色的布被竹子固定子上面,白布上面还写着什么华佗在世,包治百病此时在那些人的眼中已经变成了最大的讽刺。

    慌乱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出人命啦!”那些人立马便慌了起来,大家之前还都是异常勇猛的在董一年的身上毫不留情的留下自己泄愤的痕迹,但是如今已经全部都吓得四散逃走,眨眼的瞬间鸡飞蛋打,女人竹筐里面的鸡蛋被挤压碰碎,也是来不及再去回来拿走,客栈里面不知情的客人此时就像擎苍在上面一样好奇的张望着,路边街边已经是没有了一个人的踪影。

    也许是传染病高发的大街上面,所以很多人都是避之不及。董一年被人家打的鼻青脸肿,身上的血大片大片的流下来,看着很是恐怖,擎苍却站在一旁,冷声笑一下。

    “人已走光,汝还装死作甚?”睁开半眯的眼睛,此时董一年好不容易逃脱了那些人的魔爪,万一再被什么人看到自己还活着,那岂不是要被再一次抓起来揍个半死吗?

    狼狈的站起来,董一年晃晃悠悠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身上的酒气还没有醒来,光是这个邋遢的样子就叫别人很难将药寿和眼前这个糟老头子联系在一起。

    很长时间里面,擎苍也很难接受,只是后来见识过老头子的本领之后,擎苍便不再怀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法,锦衣玉食并不代表着就是有钱人家,但是像这样破破烂烂也并不代表着就是真的生活一贫如洗,至少擎苍是这样认为的。

    眼前这个糟老头子身上穿着从乱葬岗上面刨来的烂麻袋改制成的衣服,但是家中奢华程度只怕是每一个见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赞不绝口吧。

    “这只是一个意外,本来还想躲你几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这个小兔崽子找到了。”确定了周围并没有什么人跟在自己身边,董一年拍拍自己身上的土,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身上的鸡蛋清还流淌着也被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将剩下的全部都吸入了口中。这样的打扮未免也有些太和平常不相符合了吧?

    擎苍注视着从前道骨清风的董一年此时却这样邋遢,真是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他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

    “去我那里吧,这个地方恐怕短时间我也待不下去了。不然还没有救了这个地方的人,我就要被他们打死了。”董一年口中振振有词,若不是自己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怕是现在又要招来杀身之祸了。

    “汝犯了何事至于遭此对待?”擎苍都不禁好奇起来,一路上坐在轿子里面看到外面的行人三三两两,一点都没有平时的热闹景象。

    这个地方是在京都外围,虽然没有京城的繁华,但是至少也不会是这样惨淡的景象,擎苍的话此时已经是叫董一年一下子变了神情。不知为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擎苍却凭直觉感觉到了异常。

    董一年眼光明显的沉沦了下来,平日里无所谓的老者此时却这样深沉,这叫擎苍反倒是有些不习惯。

    “你可知道诅咒一说?”诅咒这两个字像是恶魔一样直接掐准了擎苍的咽喉,虽然还是和从前一样的语气聊着天,但是擎苍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起来,诅咒术是五界之中共同的禁术,是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目的修炼的。

    只是如今听到了这个词,擎苍自然是毛骨悚然了一下。

    “汝何以知道?”

    “地狱生死簿我已经全部都看了一遍,这里的人不出意外的话在一月之内会全部都死去。因为……”

    董一年停顿了一下,像是很不愿意提起这些过往一样,“因为他们的生死簿全部都被修改了。”

    这样的禁术擎苍是知道而且见到过的,自己年幼时候因为一个地界的人得罪了从前的神界尊主而被下了这样的诅咒,当然无一幸免的这些人全部都死于非难。

    当然这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但是每每提到的的时候还是毛骨悚然,这样的禁术一旦修炼成功的话必定是天下无敌的,五界之中再也找不出对手,只是为何要修炼禁术,到底是谁在修炼却根本都一无所知。

    董一年很是忧虑,这么些天前前后后已经是有几十个人死去了,不是天灾人祸,就是所谓的流行病,这些当然只是大家谣传的事情,若不是被董一年偶然发现了这件事情,想必这个镇上的人全部遭受灭顶之灾也是不知道缘由的。

    “汝欲作何?”擎苍深知这其中的重要性,只是诅咒的禁术一旦被人拿来滥用的话,那么不用过多久想必一定就是自己的磨难了,所有人都不能幸免,所以找到此人并将其彻底铲除才是当务之急,不仅仅是擎苍,想必五界之中的所有人都会鼎力相助的,那么也就不是很可怕了。

    “找你来就是想要商量一下,有没有什么方法?”踏进董一年的大门,擎苍马上就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