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四章药寿府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3本章字数:3008字

    浓重的药物味道嗅一下就觉得体力大增了许多,药寿的名号果真是名不虚传。

    行医救人,这是董一年一直以来奉行的道德,只是如今却要被人家误解,不仅如此甚至还背负着一个江湖骗子的名号,不由得就有些心酸了。

    擎苍想着,看到董一年已经在小童准备好的药浴之中开始了恢复,只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身上的淤青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紫色的汤药池子此时也已经变成了清澈透明的水。

    “若要找出此人只怕是大海捞针,但吾始终怀疑神界中人。”想起从前的蛛丝马迹,擎苍就不禁的开始怀疑起神界的人。只是这些并非是凭空捏造,而是白妄太过于诡异了。

    “我近来也有所耳闻。”重新换上一件舒适的素锦,董一年的样子就要比之前还要好了许多,只是密密长长的胡子依然是显得他很是沧桑似得。

    不得不说,董一年的府邸真的就像是一座宝藏一样,擎苍从来都没有来过董一年住所,而且向来都是在奇怪的地方见面,就连擎苍也不是很了解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到底是有着怎样的爱好兴趣,今日看到董一年的住所里面千奇百怪的物件,有些是擎苍都不曾见到过的。

    “传闻都说白妄老头在修炼禁术,可是谁都没有足够的证据,且白妄老头生性多疑,难免做事不会小心谨慎。”董一年深思熟虑,坐在一把藤椅之上,摇曳着的微风吹拂着胡须,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显得是那样悠闲。

    这个地方擎苍不是很熟悉,但周围山清水秀,景色和村镇周围截然相反,根本不受其他环境的影响。

    “吾自有办法。”同样的坐在董一年的身旁,虽然相隔足足有半米的距离,但是却足以看清楚董一年的神情。

    微微意外的抬了一下头,董一年若有所思,擎苍的实力他向来都是不怀疑的,只是五界之中他虽然都有交涉,但是却对实情不甚熟悉,很多事情都是模棱两可,欲盖弥彰。

    就算是董一年深受五界的欢迎,那也是无济于事的。不知为何,董一年总是十分相信擎苍的判断,虽然根本只是没有根据的,但从擎苍的神态之中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决心。

    但凡是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的事情,擎苍是绝对不会干涉一分,但只要是有需要的话,擎苍的性格就是定会鼎力相助,不管是多么的艰难,都会拼劲全力。

    “如今这城镇凡人如何才好?”想着也许这些可怜的人可能随时随地都会死于非命,擎苍也不愿意看到事情的发生,如今董一年又事不被信任的,那么这些事情就只能是……

    放在擎苍的身上了。

    “老夫自有对策,只要你在一旁协助我即可。”董一年悠悠的回答着,适才担忧的表情荡然无存,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夜晚迅速来临,小童在门口看着已经是昏昏欲睡,好像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点点头,抬起头。

    董一年也是睡得昏昏沉沉,偶尔还会说一两句梦话,把门外看守的小童吓得瞬间清醒起来,只是不过一会儿便又偷偷睡着了。

    擎苍早已经没有了踪影,董一年的这个宅子位置虽然偏僻,但是却人杰地灵,是一块风水宝地,在夜晚的时候更是如此,擎苍怎么能错过这样好的机会修炼呢?

    坐在董一年的药室之中,感受着天地的精华在浓厚的药物催化之下变得更加透彻,擎苍许久都没有成功突破的第七层功力在日夜不停的修炼之中终于是成功的拿下了。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清晨时分,外面的天气晴朗,空气中淡淡的绿色药气已经是被擎苍彻底吸收完全,要是搁在平时老头一定是会十分心疼的,毕竟有的时候想要搞到这些药也不是很容易的,就这么被擎苍浪费掉不是暴殄天物吗?

    只是今日却没有听到董一年埋怨的声音,只是在药室附近却有一个脚步声在不断的靠近,不是那个看守的小童,也不是董一年,剩下的还能有谁呢?

    打开门看过去,果不其然擎苍心中的疑惑彻底解除掉了,眼前沈萧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院子中央,左右看看好像很是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还以为是自己又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梦境,正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胳膊想要就此醒来。

    可是分明就是现实,沈萧再怎么掐也只是会感到疼痛的,擎苍远远的看着,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只好尴尬的咳嗽一声,看见沈萧望向自己,更加匪夷所思起来。

    缓慢的走近,沈萧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朝着擎苍就开始打了起来,都没有料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沈萧在这个时候竟然会这么暴躁,擎苍简直就慌乱起来了。

    “叫你生气,还敢出现在我梦里,看我不揍你!”显然还是生着气的,只是沈萧还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悦。

    “汝不是在做梦。”一句雄浑的声音在沈萧耳边响起,手腕分明是被擎苍用力的握在手中已经是有一些泛红了。

    不光是手腕,沈萧此时的脸也唰的一下子全部都红了起来,自从擎苍一声不响的离开之后,自己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委屈,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却还是要被这样对待,随即眼泪便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始终都没有落下。

    “从前是吾有些急躁了,汝莫要怪吾。”一把将沈萧揽在怀中,擎苍此时已经心中不再怪董一年了,要不是他把沈萧接下来恐怕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要以一个怎样的理由再和沈萧重新和好。

    虽然外表看着依旧是冷冰冰的,擎苍的内心此时却柔软的好像是一簇花芯一样,只要是稍微一碰便会碎的彻彻底底。

    而沈萧的眼泪打在擎苍的心中的时候,就已经是碎的体无完肤了。

    “以后不要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我好吗?”沈萧哽咽着,已经是彻底原谅了擎苍,这么些天,其实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受着折磨,凡是每次闹别扭的时候,都会叫沈萧有一种马上要失去什么都感觉,而这种感觉就足以叫她难过的要死去。

    “吾答应汝。”虽然是才过了不到一日的时间,但是在魔界之中已经是至少有十几日的时间,擎苍此时后悔的肝肠寸断,只不过是自己心中的一个偏执,为何还要这样惩罚沈萧呢,不知从何时开始,擎苍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内心却剧烈的想要自己完全将沈萧拥有,擎苍深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在看到沈萧被救的时候擎苍的这种感觉便已经是愈加愈烈了。

    只是虽然想要拥有天长地久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是只要此时在一起,还有什么事情是要比此时此刻更加重要的呢?

    “这个小妮子就是你经常念叨的沈萧吧?”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沈萧转过头,看到一个老头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沈萧刚从这种大喜大悲中清醒过来,一下子却又糊涂起来,尤其是这个从未谋面的老头到底是什么人不禁的再一次叫沈萧困惑起来。

    “你们认识吗?”听到老头好像是在说擎苍的事情,虽然莫名其妙但是沈萧还是心中有点窃喜的,原来自己是会被提到的,说明还是在擎苍心中有一点地位的不是吗?

    “何止认识,恐怕比你们认识的时间还要长不知多久呢?”

    老者很是得意洋洋,仿佛是在炫耀着什么,只是听到老者说的话就莫名的有好感,这个老头衣衫装扮都很是有钱的样子,莫不是什么地方的庄主或是尊主吗?

    沈萧自然是不懂的,只是和擎苍这个闷葫芦都能相处的变成朋友,想都不用想一定是‘真爱’。

    心里这样想着,抬头看了一样擎苍并没有反驳也没有拒绝,只是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沈萧就觉的好笑。

    “汝何以笑的如此开心?”很是不理解,在擎苍的眼中,这不过是最为正常的一件事情,为什么沈萧还是觉得很有趣呢?也是,对自己的什么事情她也总是能提的起兴趣来,就连枯燥都每日处理魔界事务沈萧都能苦中作乐。

    这让擎苍都开始产生了一种错觉,是否以前真的是自己太过于无趣了呢?

    简单的闲聊了几句,董一年便开始了正经事情,小童举着托盘里面放着好多瓶瓶罐罐还有难闻的药物,沈萧只是吸了一口便感觉到快要晕厥了。

    “这些就可以救那里的人们吗?”大概了解了其中的事情,沈萧一直以来的善心便开始发作起来,只是擎苍却不太愿意做这些事情,虽然生老病死都是要遵循自然的规律,但是也不能救靠着外力来加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