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四章克制心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4本章字数:3009字

    他知道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结局,内心的心魔会彻底将自己吞噬,然后沦为万劫不复之地,从此不管是见到谁人都会六亲不认,将其残忍的厮杀。

    然后饮其血,吞其肉,再将它的灵魂彻底化为自己能量所用,在五界之内不再有这种人的生存之地,只能是被别人彻底灰飞烟灭或是修炼成一个绝世魔王。

    虽然是一再控制着,但是擎苍很明显已经悠闲难以控制了,整个人都开始大幅度的抖动起来,不得不说,在闭关之中的分神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隐隐的那团闪烁着邪恶之气的火焰小了一些,擎苍整个躯体都是汗水,但只是如今稍微控制了一下,若是一不小心的话,只怕是这个心魔会再次站出来,将擎苍的魂魄彻底吞噬掉,从此以后,擎苍的这个躯体就是会完完全全的成为一个傀儡,毫无用处。

    可是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擎苍刚感觉到好了一些就又开始死灰复燃了,擎苍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些轻敌,不该那样早的就放开,但是如今……

    擎苍的青筋暴起,胸膛前面鼓起一个大大的包,此时心魔已经是悄无声息的将自己幻化成了一个实物,这样的话除非可以将其彻底起出来毁掉,不然的话,擎苍随时就有可能被反噬掉,在每一个自己不注意的时刻。

    但是要怎么把这个已经变成实体的东西拿出来却是一个难题,身上随时可能会爆炸掉的炸弹在擎苍的身体各个部位游走着,一会儿还在胸膛的部位,一会儿便又钻到了下腹部。

    闪电一般迅速的速度将那个实体捏在手心里面,擎苍狠下心将自己手掌划开一道口子,血液漏出来的瞬间那个心魔便兴奋了起来,似乎还是血液对于他的诱惑力更加大一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心魔便将擎苍手掌上面的血全部都舔舐干净,而且将身体深深的埋入了擎苍的伤口处还在不停的将擎苍身体里面的精血吸出来。

    对准那个贪得无厌的心魔实体,擎苍好不留情的就是重重一击,只听到惨绝人寰的一声犀利声音传来,在擎苍的掌面之上,那个实体已经是化做了一团粉末样子的物体,早已经随着风烟消云散了。

    虽然伤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是适才心魔已经吸食了将近有擎苍身体一半的血量,此时虚脱的整个人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九死一生,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这么凶险的时刻上天却一次又一次的眷顾他,只是不知道以后还会这么幸运吗?擎苍不知道。

    只是自己从来都是会在生死一线间被别人救下或是救了别人。擎苍躺在地上,体力已经几乎消耗掉了,适才还没有感觉,只是在这一场和自己的博弈中间擎苍感觉是所有的战争中最为难熬的。

    想要修炼的帝气第八重此时也已经化为泡影,擎苍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功力,竟然又掉到了从前七重最为初始的地方,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擎苍也无可奈何,左手还是留着鲜血,但是擎苍还是毫不在意的将血随意在身上擦了一下,就算是功力全废,能够保得住命也是值得庆幸的。

    在生命面前,这点鲜血根本算不了什么。

    眼前还是黑暗一片,女人将一块黑色的布掀开之后,白妄便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喜悦之情已经是溢于言表,从来都不知道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领,此时白妄简直如同捡到了一块宝一样。

    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女人的身上,肆无忌惮的表达起了对于女人的感谢之情。只是女人半敞着胸口的衣服,也一点都不拒绝,迎合着白妄将自己的腿紧紧的缠绕在了白妄的腰间。

    两团赤裸着的肉体发生着剧烈的碰撞,白妄精力旺盛,只是身下的女人同样是欲求不满,来来回回好几个回合才彻底将这场博弈结束掉。

    满意的从白妄身上下来,女人拂袖将自己已经脱掉的衣服披在身上,顺势坐到了木椅之上,面前是一面硕大的铜镜,透着向后看过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白妄的任何动作。

    只是白妄还是有些意犹未尽,色眯眯的看着开始整理衣着的女人,一点一点的挪动过去,手又开始不安分的蠕动起来。

    “尊上可要三思,这阴阳修炼可是要适量的,若是过了的话不仅对自己修为有所损害……”女人话说到一半,白妄就已经将手收了回来。

    似乎这个样子显得自己很是欲求不满似得,眼底不禁闪烁出来一丝不悦来,女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习惯了白妄忽冷忽热的样子也就好了,重新将解开的衣带挽好,此时衣着发饰都已经彻底整理好之后,才款款的走上前去。

    “尊上不要生气嘛,虽然这个法子的确是事半功倍,但是麟儿也是为了尊上好才这样的。”一双白嫩的手在白妄的身上不停的摩挲着,女人身上的气息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白妄的身上。

    “而且……那个女人也被咱们搞回来了,想必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魔界就会被咱们一句话彻底灭掉了。”女人的话再没有叫白妄高兴起来,只是看着外面的窗户,白妄此时眼中的愤怒却开始被无限的放大。

    适才补充到的精气此时也是十分充沛,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头易怒的狮子在女人面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女人眼神极其复杂的看了白妄一眼,还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白妄只是挥了挥手,就识趣的下去了。

    富丽堂皇的宫殿,和之前白妄的神殿相比较起来一点都没有差几分,反而看着还有一种贵气逼人的感觉,女人此时懒散着头发,赤足站在地上,双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女。

    而侍女的眼前,正是一个琉璃彩的花瓶,看着虽然很普通的样子,只是女人却不知为何大发雷霆。

    记忆当中女人总是对白妄言听计从,虽然很是魅惑,但也从来都不会和下人撒气,只是今日,气氛却异常的诡异。

    “到底是谁干的,在我好好说话之前说出来兴许还能保你一个全尸。”褪下浓妆艳抹的妆容,此时的女人眼中少了一分妩媚,多了一分纯洁,只是在白妄面前,却从来都没有过这个模样。

    侍女们兴许感受到了来自女人审视的目光全部都齐刷刷的低着头根本不敢和女人对视,其中两个侍女相互看一眼,唯唯诺诺的跪着爬了出来。

    “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还请君上饶了我们吧,奴婢愿意倾尽所有去赔偿君上,只求君上饶奴婢不死。”

    几个侍女都快要吓哭了,此时说出来的话也是颤颤巍巍的带着哭腔,在白妄的身边随时伺候着是见过不少血腥场面的,挨个板子或是被处以刑法伺候还是家常便饭,女人虽然平日里总是笑着很是随和,但这个样子和白妄根本没有一点差别。

    有的时候死反倒是一种解脱,而活着却要受到比死亡还要痛苦一百倍甚至一千倍折磨的,那就不如一死了之。

    女人此时神情却开始缓和下来,头发凌乱的似乎刚从一阵大风之中出来一样,周围随时待命的侍卫也是不敢随便和女人对视的。

    仙界多女子,但是大多数只是资质平平,但却倾国倾城,像女子这样的奇才的确很难以见到,虽然起初并不是很显眼,但不得不说,几万年之久的时间里面,跟随在白妄身边的女人只有眼前这个略显疯癫的沈麟时间最长。

    其他的要不是因为生性高傲被秘密的除掉,或者就是因为配不上白妄而被彻底埋藏起来,若说是眼前这个女人,长相自然是貌美如花的,只是能够抓住白妄的,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外貌。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们两个。”女人此时已经是换了一副样子,言语之中满是柔和,似乎刚才那个气急败坏,恨不得将所欲在场的人都碎尸万段的女人根本没有存在过。

    侍女们战战兢兢,但谁又敢违抗女人的命令,此时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完全吓到了,眼前的女人不知为何浑身上下都是一股血腥味,白色的纱似乎是被血液浸泡过大半都被染成了鲜红色,而女人的身体上面也是全部都被血泼了一样。

    “君上饶命啊。”在最靠近女人位置的一个侍卫两眼瞪圆,双膝跪地,成一个屈膝的状态半倚在门框上面,已经是没有了呼吸,而心脏的位置早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窟窿。

    侍女们害怕的早已经舌头都开始打结了,只是女人却见怪不怪,似乎自己讨厌的东西就天生是该死的一样,面对着侍女却是无比的怜惜,还是沾满鲜血的双手慈爱的抚摸着侍女光洁的脖颈,慢慢的向下,再向下……

    “无妨,你们起来吧,以后要小心一点就是了,我可怜的孩子。”

    女人完全变了一幅模样叫侍女们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