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五章男人本该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4本章字数:3040字

    之前还是叫嚣着一定不叫打翻这个花瓶的人好过,现在却这样轻易的原谅了他们所有人,只是恍惚了一下便齐齐的跪下来朝着女人开始磕头。

    “多谢君上饶命,多谢君上。”侍女们都感恩戴德,只是女人此时又开始发疯的唱起了歌来,一切在神殿之上是显得那样诡异,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女人在做什么,女人的心里却是明了的。

    她恨男人,恨这个世上所有的男人,可是不管自己再怎么仇恨男人也还是要依靠着男人生存,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女人根本摆脱不了。

    年幼时候的惨痛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自己的眼前,身边亲密无间的玩伴在一个同样月黑风高的夜晚被一个又一个的拉走,资质好一些的则被拉去训练,没日没夜的重复单调的练习叫所有人都叫苦不迭,本该还是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而这些小孩子却在承受着她们不该承受的痛苦。

    而所谓的偷懒在那个像是囚牢的地方就变成了挨打的代表,女人也同样是其中之一,就这样在暗无天日的日子中她们最终还是长大了。

    只是女人变成了一个同样有着一点资质的女孩,却还是没有什么大的用处,这里的人来人往每天都会挑走一些上等的货物,这些货物当然就是和自己从小被关在这里的女孩。

    而女人却始终还只是像一个无业游民一样待在这个四四方方的一片天空之下等待着将来有哪一天会有人来到这里把自己买走。

    就算是在四大家族里面也是好的,女人却是不敢奢望在自己从小就神往的神界里面,只是这样的愿望此时想想却是这样的可笑。

    终于女人的这个愿望最终还是实现了,而且是被四大家族之首的人看上,直至今日女人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自己这样庆幸的被选上。

    因为出生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家在仙界就如同是奴隶一样的存在,女人从前只是觉得残酷,但是女人却不知道残酷却是相对的,当你处在最高层向下看的时候残酷不过只是最为普通的事情。

    只不过是不同的心境才会有不同的想法罢了。

    进入了四大家族之中,女人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其中一名普通的侍女,每日繁琐却简单的根本无需过脑的事情成为了女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从前每日刻苦训练的事情变成了无用的东西被女人抛在了脑后。

    只是现实和理想往往都是背道而驰的,女人想要一种怎样的生活在从前还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就是想过的,作为女孩只不过想要一个简简单单的陪伴在身边,不求可以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过就足以。

    只是命运从来都不会按照自己设计的这样子走,在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之后,女人才发现自己原来是爱上了慕容家族的长公子——慕容复。

    无数次的仰慕但是只能默默的藏在心里,这样枯燥无味的生活此时在女人的眼中却变得不一样起来,因为心中有了心爱的人,也就有了动力。

    这种思念的味道是说不出来的甜蜜伴随着心酸的,女人在青春绽放的年龄尝遍了所有的酸甜苦辣,和从前单纯的心情不一样,此时的女人已经是开始逐渐的变化了。

    可是自己喜欢的人却始终都没有给过女人任何一个回应,所谓的人鬼殊途却丝毫没有道理,同是仙者,只是有着微小的差别就可以把人三六九等,男人是高高在上的四大家族之首的继承人,自然是风光无限的,日后可能还会一举成名,成为仙界的上仙者。

    而女人只不过是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茫茫宇宙中的一颗星星,这样的差距在女人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甚至可以因为爱而在中间架起一道桥梁,可是男人却不一样。

    在这个暗流涌动,权利更迭斗转星移的时代,即使是步步都走的小心翼翼,也可能在一场有一场的明争暗斗中惨败,更何况是这样一场无疾而终的根本没有开始过的爱情呢。

    唯一能不被男人注意到的可能就是女人的能力了吧。在服侍主上之余,女人开始一点一点的将自己从前所学的东西捡起来,虽然有些困难,但是这一切在女人的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加上从小的天赋,女人自然是可以很快就融会贯通了,这样的生活过了没有多久,女人终于有了这样一次机会。

    那是一场众弟子切磋的盛会,也是新兴势力展露头角的地方女子低贱的地位自然是没有机会上场的,只是远远的站在擂台的前方,看着男人此时兴致勃勃的看着厂商发生的一切。

    女人却是不甘心,在比赛起初开始的时候就一点都不忌惮的冲了上去,穿过许多人的限制和围困,一身紫红色的衣服随风飘扬,那样屹立不倒的站在了擂台的最中央,接受男人好奇的目光。

    女人还记得那一天,清清楚楚的直到如今还是深深的印刻在自己脑海里,心中同样屹立不倒的信念叫女人身上沾染了许多自己和他人的鲜血一直站到了最后。

    男人会记住自己吗?直到昏迷的最后一瞬间女人还是不停的想着这个问题,只是世间的爱情都是伟大而且自私的,太过于卑微终究还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女人若是一开始就深知这件事情的话,或许也不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或许现在仍旧是潇洒的在每日辛勤劳作之后可以在自己的一平土地上面悠闲的看看星星,修炼一下武功,虽然平淡,但却不会惶惶不可终日。

    女人的醒来果然男人是不在身边的,只是自己周围却是围了好多人,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这样多关注的木光,女人一下子感受到了在众人面前被关怀的感觉。

    随之而来的不仅仅是这些关怀,女人的地位在家族之中却是直线上升的,虽然还是和小姐们有些区别,但至少和从前默默无闻的相比较还是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现在的女人却是开始胆子大了起来,人一旦拥有了一点,就会想要更多,如此反反复复,欲望只会无限膨胀。

    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一样,女人想要的却始终都很简单,回归到本质之后,所有的欲望不过是来自内心而已,世间所有人都拥有欲望,只是这种欲望会不会适可而止就是很重要的了。

    终于在某一天,女人还是彻底坦白了,原本以为只不过是没有结局的一场爱慕,在女人的记忆之中,男人看自己时候的眉眼总是淡淡的,似乎根本不带有任何感情,只是缺没有想到,女人这个从小到大都想要实现的梦想在这个时候却开始绽放起了花火。

    那种原本只是眼前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未来有任何希望或是指引的时候,突然有一双你期待已久的手过来牵引着你一直向前走去,女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这种感觉。

    每一个凄冷的夜里,女人总是冷的发抖,而唯一叫女人的心脏还在不停的跳动,不至于冰冻的事情可能就只有那一双修长干净的手了吧。

    想要却一直得不到的东西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旦得到了之后,便会发现它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这一切原来自己打造的幻境便会彻底的瓦解崩塌,只是女人却一直沉浸在男人编织的梦境之中,自然是不会知道这其中的破绽的。

    这场梦境在女人发现自己孕育了新的生命之后便被男人无情的撕碎,准确的来说,是男人以及这一个表面上无限风光的家族彻底撕毁。

    原本这样甜蜜幸福的生活却要硬生生的被人拆散到底是为何女人不知道,只是亲眼感觉到自己腹中的孩子刚刚有了心跳,不久之后便被彻底的和她永久分离。

    从那之后,女人便开始了漫长的生活,一切不再变得像自己从前预料的那样,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了孩子的母亲,本该是失望甚至会绝望的,只是男人的温存却叫女人再一次燃起了重新生活的希望。

    只是注定的事情不会因为男人的几句甜言蜜语而发生任何改变,女人再一次的被迷惑了双眼,转而投入了协助男人的路上从此一去不复返。

    只是自己幡然醒悟的时候才发现所有为时已晚,男人只不过是在需要自己的时候才会这样温柔,而在平时的时候一直都是冷若冰霜。

    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才终于看清了这一切,失去了孩子之后自己本来再也没有任何牵挂,无奈的是自己年迈的父母却始终都是被男人‘掌控’着。

    女人纵然心中太多的悲愤又能怎样,只能是化作无声的抵抗发泄在别人的身上。夜已经完全的深了,女人寝殿里面,侍卫的尸体还是跪在原地像是在忏悔着什么,眼神里透露着满满的恐惧,可是在女人的眼里,这一切只不过都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所有男人,都是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