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清浅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4本章字数:3011字

    擎苍犹豫着,想要出去,却又不敢出去,害怕自己根本接受不了外面的残酷,只是这个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在擎苍的身边似乎变成了连通自己骨髓的一个声音。

    “不……”猛然睁开双眼,面前是一个略显憔悴的女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了好多的皱褶,但是似乎还来不及更换,眼圈已经有些青绿,似乎是一个完好的瓷器被人用磕破了一个边角一样有了少许的裂痕。

    “苍儿……你醒来了……”擎妠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抱着擎苍又是哭又是笑的,若是能够早知道用自己精血可以进入别人脑海之中将人唤醒的话,擎妠就算是耗尽自己所有的精血也是会这样做的。

    没有了擎苍的话,这一切都会不复存在。或许擎妠活着的意义即是擎苍,而擎苍,却没有一点喜悦的心情,呆呆的望着周围的一切,通明的宫殿里面一应俱全,但是却不是自己期待的那个样子。

    果然现实只会让人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下去,不管是擎妠也好,或是……或是擎苍。

    “苍儿……你倒是说几句话好吗?就当是姐姐求你了……”只是一瞬间的喜悦马上就转换为了痛苦,最折磨擎妠的不是自己或是周围怎样,而是擎苍,对于看重擎苍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擎妠来讲,但凡是擎苍有一点异样,队医自己来说都是最大的打击。

    “尊上……”黎疏在一旁轻声呼唤着,也是根本没有一点用处,擎苍只是呆呆的望着寝殿的鎏金房梁,似乎从前那个人曾经说过自己过的是多么奢靡的生活。

    但是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对着自己胆大妄为的说一些放肆的话了。

    “苍儿你是要气死我吗?”擎妠急的哭了出来,从前虽说知道那个人对于擎苍的重要性,但是自己似乎太过于大意了,如今看来擎妠的确是失算了。

    得到的反应依旧是没有,擎妠彻底心灰意冷了,这样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是救回了擎苍,自己还要做的是把擎苍变得和从前一样,擎妠并不满意。

    从前的日子若是可以从来一遍的话,擎妠是绝对不会让那个人接近擎苍一分一毫的,自己原本可以保护的东西如今却彻底被别人抢走,回到自己的宫殿里面,擎妠心力交瘁。

    “尊上别太伤心,总是有办法的。”黎疏安慰着擎妠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若是说可以有一个办法叫擎苍恢复的和从前一样的话,擎妠就算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她也是无怨无悔的。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吗?”

    清晨的到来将第一道阳光照射进了擎苍的寝宫,一整晚的对视着天空中的繁星,擎苍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外面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也是根本没有叫擎苍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那敲门声一会儿也彻底停止了,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淡紫色迭罗仙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堂堂魔界药师来了也不欢迎一下吗?真是不配合!”女人的声音不大,但是在空旷寂静了一整天的寝殿里面却是显得十分响亮。

    “起来赶快服丹药!”似乎感觉到没有人回应,女人有些尴尬,此时寝殿里面空无一人,女人就更加放肆起来,抓着擎苍的手就要把他抬起来。

    只是稍稍用了一些力气,擎苍就将女人完全甩开,撞到了柱子上面,将香薰的炉子也一并都撞倒。

    女人没有一点生气的表情,反倒是笑了。“我说你确定要这么对我吗?我可是为了你好……”

    女人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重新站了起来,胳膊上的淤青马上就显现出来,只是女人却一点都不在乎,这点疼痛和心里的伤痛比起来的话,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整个寝殿里面全部都是女人说话的声音,空气中荡起了一丝灰尘,看得出来这些时候也是好久都没有人来打扫了的。

    “再这样我罢工的话,你外面那些受伤是兄弟可是要都残的残,废的废了。”女人倒一点都不害怕擎苍的样子,悠闲的就近坐在擎苍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面,等了好久,似乎才有一点引起了擎苍的兴趣。

    准确的说是叫擎苍有了一点反应。躺在冰冷的木床上面,擎苍的一个回头就叫女人感觉到很有成就感的样子,自己还只是这么略施一个小计就能够把擎苍彻底的改变,看来以后还是有些希望的。

    傲娇的站起来,女人走到擎苍的跟前,伸出受伤的胳膊,“只是还要你赔偿,不然的话我也是不会救他们的。”突然一下像是呼吸不上来,女人只感觉到一双大手将自己的脖子狠狠的掐住,直接拎了起来。

    女人法力高强,但是被擎苍这样遏制住之后也是丝毫动弹不得,女人却一点都不挣扎,只是淡淡的看着擎苍,样子有些叫人心疼。

    “随你便,我的性命虽然不是你给的,但是既然放过了我父亲,那我的命也就是你的。”冷清浅这样说话的时候,倒是和自己的名字有些符合,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时候有一群人找到自己的住所,将已经是年迈的父亲直接拖走,不知道会做什么。

    如果不是自己用性命相抵的话,那么结局可能就会变成另外一幅景象了。

    擎苍的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表情,只是这样僵持了好久之后,还是将冷清浅放了下来,直接丢在地上,擎苍的眼里不再有任何的慈悲或是可怜。

    他若是去同情别人的话,那么谁来同情他呢?

    砸在地上,女人无奈的笑了,只是这个笑容却始终都是略显辛酸,重新站了起来,女人强挤出一丝微笑,“快把这枚丹药吃了好吗?”

    “吾要吃饭。”自从擎苍醒来到现在,擎苍还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这第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却叫所有人都吃惊起来。

    侍女们惶恐的将饭菜端进来,从来都没有学习过如何做饭的侍女们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是将这些食物都弄到了餐桌之上。

    没有刮掉鳞片的鱼,熬的已经是变成了黑乎乎的粥,还有焦掉的蔬菜在擎苍眼中却是没有任何的区别,虽然是同样的难吃但是擎苍却把所有的饭菜全部都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

    感觉到自己的胃已经是被大量的填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到冷清浅忍不住出来制止的时候擎苍才停下手中的筷子。

    “够了!”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冷清浅心知肚明,只是在这个时候她是绝对不会提到关于那个人一点信息的,冷清浅恨不得将那个人所有的回忆度从擎苍的脑海之中清除干净。

    看着擎苍今日的反应,想必是自己的药还是没有起到特定的作用,擎苍脾气古怪,硬是把餐盘里面所有的饭菜全部都吞了进去才彻底停下了手。

    接着就又是漫长的无话,冷清浅有些不知所措,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坐在秋千之上抬头仰望星空很是不理解,那个地方是否有什么特殊的记忆冷清浅并不知道。

    但是似乎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有这共同的第六感,冷清浅感觉到周围有一种奇怪的氛围缠绕着自己,这是来自于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带来的敌意,叫冷清浅很是不舒服。

    “启禀尊上……”侍卫进来想要禀报事情,却被冷清浅打断,“什么事情直接和擎妠尊上说就可以,尊上如今伤势还未恢复。”

    “说。”从黑暗之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冷清浅看不清楚擎苍的表情,但是却不由自主的开心起来。

    这么一小步只是暂时的,以后的擎苍会回来越好的。

    “启禀尊上,下面的将领听说您醒来了,都想要来探望你。”侍卫也是难以掩饰的喜悦,擎苍昏迷的这些日子,所有人都很是担忧,擎苍似乎在他们的眼里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形象,若是这个信仰突然有一天崩塌的话,那么就是最可怕的。

    好在擎苍回来了,那个从前威霸天下,唯吾独尊的擎苍回来了。

    “明日吾便会彻底整顿上下,汝下去之后吩咐下去,明日清晨魔殿会议望所有人务必准时到达。”话语之中都带着一丝威严和不可侵犯。

    侍卫喜极而泣,之首却没有留下眼泪,领了命便下去了,在一样的冷清浅却是哭了起来,自己亲自看到擎苍的变化是最为直接的,这个样子真的叫她感到很欣慰,虽然和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

    其实冷清浅也并不是想要奢望什么,只是人都是这样,虽然明知不属于自己,但还是会有所期待,如今的冷清浅就是这样,只是不管自己的期待会不会变成现实,如今却是有机会了。

    “外面冷,我陪你进去吧。”黑暗中,冷清浅完全看不到隐匿在其中,藏其锋芒的擎苍,这些日子擎苍恢复的很好,只是吃的这个丹药完全是出于自己和擎妠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