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章反咬一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4本章字数:3017字

    “我自然是没有权利说话的份儿的,只是三长老和大长老一个模样,恐怕也是没有资格的吧,今日来我们原也不是什么趁火打劫的,只是上神从前答应我们欠下的东西始终是不能赖账不知我说的是否有道理呢。”

    慕容复一字一句说的抑扬顿挫,所有人都没有了回应,尤其是三长老脸整个都憋的通红一片,自己本来是好心却这样被羞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怼上了慕容复。

    “只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哪里有资格在这里胡言乱语,当年我们打天下的时候就连你父亲都还只是个落魄鬼,不是我们的话又何曾有你今日的风光!”

    所有人都愤愤不平,慕容家族是向来的不讲道理,只不贵从前有白妄在威慑着所以可能不是很明显,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真正正的看出来到底是谁才会对神界真正衷心。

    只是从前被利益驱使的蒙蔽了心脏,所以很多时候都是雾里看花罢了吧。纵使如此,三长老也不会轻易将神界的威严就此交出去。

    明摆着就是在朝神界示威的就算是一个傻瓜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可是周围人却只是用眼神威胁着仙界,谁都不敢说出来什么大不敬的话,只怕是对自己没有利。

    慕容复只是淡然一笑,随即慢慢悠悠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如今剑拔弩张的态势不是自己所想要的,若是想要趁此机会打压一下神界的话说不准这样的办法也会引起众人愤怒,想想还是有些划不来。

    周围的侍女再三小心可是在慕容复的眼中只要是鸡蛋里面挑石子就能找的出来毛病,更何况是慕容复如今心气不顺的时候。

    但是为了自己的大局也只能是一忍再忍,来神界之前父亲已经是再三叮嘱过自己无需多言,只要是把神界的一品高级药师抢过来即可。

    但是慕容复却不这样认为,和父亲相比较的时候慕容复的锋芒更加掩盖了一些,说话做事也要低调一些。若是慕容渊今日前来的话,只怕是神界会被搅和的天翻地覆才肯罢休吧。

    外患就算了,如今还加上内忧,神界最近的日子着实是不好过的,三长老看着慕容复不仅没有生气,反倒还恬不知耻的坐了下来指使着侍女做这做那的,更加气的炸起来。

    一直都是这样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性格才会叫三长老在四位长老中不是那么出众,大长老向来是自诩自己德高望重,看不起别人。

    而四长老则是见风使舵,在白妄的身边这样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风生水起也活的比较滋润,相比较之下,似乎四长老在神界的位置因为白妄就要更加吃得开一些。

    而五长老就是资质平平,只不过是依靠着从前父辈们的情意才能够被安排到这里,一直以长老的辈分存货到现在,其实和神界其余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尤其是在四位长老中间就显得更加默默无闻起来了。

    “你……你给我出去!即便是上神没有回来之前,一切也都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们神界的事情何时需要你们横插一脚进来指手画脚的了,传出去岂不是平白无故的惹人家笑话?”三长老义愤填膺,只是慕容复却始终都是一点都不生气。

    面对着三长老毫不留情的训斥,仙界的所有人都气愤起来,只要是等到慕容复一句话的话,所以人肯定立即就上来和神界一决高下了,只是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个时候的神界只怕是虚弱到接不下仙界男子的两三招就会彻底投降了。

    只是慕容复到底再等着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此的笃定自信,看着还真的好像是有什么必胜的法宝似得。

    其实这么些年,虽说是仙族神族分为两家,实则稍显弱小一些的仙族却是受了不少神族的打压的,无论是在那一方面,纵使神族先用最好的东西,之后剩下的才会给仙族使用。

    仙族女子和神族男子联姻也是可以看得出来虽然两家秉持着公平的道义实则仙族的女子却是受到了不小的歧视。

    光是来到这里莫名惨遭杀害的仙族女子就是数不胜数,如今好不容易在白妄的手底下等到了这一刻可以出头的日子,慕容家族又怎么能白白的错过呢?

    “四位长老全当我是死了吗?”从神殿后面走出来的一个女子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步流星的走进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女子金光灿灿的衣衫叫所有人都眼前都是一亮,尤其是慕容复,此刻也是掩不住的兴奋,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女子这幅样子,还稍微有些意外似得。

    女子身穿着凤凰大摆的长裙,底色是用金线一针一线的刺绣上去,凤凰张开翅膀正踏着七彩祥云飞翔空中。

    而头饰也是和衣衫相得益彰的鬓了一个双云鬓,上面大颗大颗的珠宝插在头发上面,显的十分贵气。只是女人一出场所有人立即都鸦雀无声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女人的气势,更厉害的是女人深厚的仙家之气足足可以比的上在座的所有人了,包括慕容复。

    “士别三日,令当刮目相待,许久未见麟儿上神如今已经是出落的这样大方,父亲从前果真是没有看错。”慕容复简直就是一直盯着沈麟目不转睛,几乎是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一样。

    只是女子却正眼都没有瞧一下慕容复,画着的浓妆稍微扫视了一下在座的人,全部都很是不屑一顾,似乎这里面所有的人只不过是自己手下败将一样。

    所谓上位者永远都是如此的想法,只要是没有自己厉害的人物那么全部都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适才是谁说白妄上神如今不知在哪里的,难道是都想要造反不成了吗?”女人的气势很快叫所有人都敬畏起来,不只是女人的气焰很是威慑众人,更是听到白妄这个名字之后,大家都开始心里慌张起来。

    分分思索着自己是否适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周围似乎马上就充斥着白妄的身影在围绕着自己虎视眈眈了。

    四长老也同样是心有余悸,自己本来就想着事情一定不会这样简单,幸亏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不然的话自己的位置说不准就是保不住的了。

    “沈麟上神说白了也只是仙界那边的,未免说出来的话会有些不公道,只怕是不能够来定夺我们这里的事情吧。”大长老许久未动,自己原本的绝对权力拥有者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下子被窜了位置,就好比马上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不过一会儿就被别人霸占,这种感受一定是不爽的。

    气不打一处来,大长老自然是要酸里酸气的拐弯抹角指责女人一番的,只是女人却丝毫都没有将废人一个的大长老看在眼里,这种连螳臂都算不上的蝼蚁一般存在的人根本是没有必要入自己眼的。

    真气直接将大长老的喉咙封住,女人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上来两个衣衫整齐待命的侍卫直接将大长老拖了下去。

    根本没有一点还击之力气,大长老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样不能反抗的被拖了下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更没有一个人来帮助大长老,或者是站出来为大长老说一句话。所有人都只是自我防卫着,女人的怒火只要是不牵连到自己就已经是幸运的不能再幸运了。

    谁都不敢挑战女人的权威,或者说,谁都不敢挑战白妄的权威,因为此时的女人代表的就是白妄。

    慕容复不可一世的表情彻底覆盖了他整张清冷的脸庞,从前还只是以为女人一直都是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可是如今看着叫他很是出乎意料了。

    “许久未见,慕容公子可是别来无恙吗?”女人慢条斯理,丝毫都不慌张,在所有人都为女人让开位置之后女人便坐在了原本白妄的位置之上,虽然没有白妄以往的样子,但是也足以让所有人都有些忌惮了。

    “多谢上神挂念,只是今日之事恐怕还要请上神来给一个说法,虽然是仙家人但凡事讲求公道,还希望上神不要偏向哪一方免得有些人说我们是背后搞了什么鬼。”慕容复不紧不慢,看着女人默不作声,自己先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只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叫下面的人不禁又有了一丝胜算。

    “自然是如此,从前仙族的女子无故被杀死如今看着的确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不可操之过急,还需要再讨论一番尚能定夺,还请慕容公子博小女一个薄面,如今暂且回去等候便是了。”

    女人的话叫慕容复很是意外,似乎从来都是女人在听候自己的差遣,如今却是不知不觉的反了过来,怎么能叫慕容复心甘情愿呢。

    感觉到自己有些被不留情面的反驳,慕容复的表情显然是不自然起来,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之下也不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