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惊鸿一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5本章字数:3038字

    “哦,只是随意一问,姑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不经意间扬起头,擎苍望着天空中很是清澈是穹空万里无云,心中却是激起了千百层波浪,只是表面上却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似乎心里面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在云里雾里一样,如今却一下子从团团迷雾之中显现出来,和平时擎苍感受到的一点都不同,突然出现在面前,倒是叫他手足无措起来了。

    侍女不知道擎苍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擎苍不说话之后自己再说什么也只是觉的无趣起来了,也不愿意再多打搅擎苍,只是识趣的退下了。

    这样瞥了一眼,擎苍的心中便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整个人身体里面都好像是血液在一直涌动一样,连气息也变得极其的躁动起来,虽然并没有再追着那个叫做青宁的侍女一直跟随下去,但是却一直默默的看着她一直消失在自己的眼界中才罢休。

    世间总是有着奇奇怪怪的巧合,虽然有些根本不能用巧合这个字来解释,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的的确确是存在的。擎苍也不能否认。适才的姑娘就一下子将自己脑海之中一部分的印象全部都回忆起来了,从前在凡界的点点滴滴都像是涨潮了一样全部涌了过来。

    眼前的那个叫做青宁的侍女不就是自己心中一直以来都在期待着的人吗?虽然那种感觉不是很真切,但是看到青宁的那一瞬间就好像是有一股强大的电流贯穿擎苍的身体一样。

    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将擎苍的脑海圈币都塞的满满当当的根本不允许他有多余的想法来思考其他的事情。

    “沈萧?”擎苍口中一直念念叨叨着这个名字,心里的感觉从根本没有存在到现在莫名有了一丝悸动,只是微妙的一瞬间的感受,却叫擎苍激动起来。

    “师傅……师傅回来了!”外面一声清脆的童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够破天荒的撞到董一年回来可真是不多见,擎苍却根本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整个人微微的颤动着,像是被电流击中之后的那种兴奋伴随着恐慌一样,只是如今的擎苍却是为自己突然有了这一点点的关于脑海中那个神秘女人的回忆而情难自禁。

    “魔尊不在自己的地方管理子民,来我这小地方来做些什么?”董一年向来都是一幅随性的表情和语调,只是擎苍习惯了也从来都不在意。

    这个看似洒脱的老头此时一幅蓬头垢面的模样,手上还用一只拐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头发全部都结作一团,像是好几十天都没有洗了一样,头发都是油油的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身体上面就不必说了,好不容易穿着的衣服还是衣不蔽体,长衫上面都是破了的洞,还有露在外面的身体都是脏兮兮的。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什么流浪的乞丐呢。

    只是说话的时候,才能发现原来是董一年,总是奇怪的不知道是什么造型就连擎苍也很是模棱两可。

    闻着恶臭的味道,才叫擎苍彻底的从回忆之中抽离出来,若不是董一年这样特殊的唤醒方法的话,只怕是擎苍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

    “汝是去了何地?”满脸的嫌弃表情在脸上,就连迎着董一年进来的小童都是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一样,可是董一年却满不在乎,似乎对自己的这个打扮很是满意的样子。

    “这个嘛,以后再说,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给你讲的,只是现在……还有什么吃的吗?老头子都快要饿死了……”

    青宁听到之后立马就转身去了厨房,这么迅速的速度叫董一年很是满意,自己在外面流浪的这些日子从来还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现在早已经有些不习惯了。

    只是仍旧一脸嫌弃的看着董一年,幸好董一年只是站在原地乐乐呵呵的看着自己金碧辉煌的府邸感叹,好像这个地方不是属于自己的一样。

    “魔尊来了这数日的时间,可是觉得这个地方还好吗?”董一年笑中带着一丝神秘的感觉,擎苍早已经有些察觉,只是不用自己说依照着董一年的性格肯定也是憋不住的,只要静静的等待着董一年先露出马脚就好了。

    “嗯,一切都好。”果不其然董一年只是嚣张了一小会儿便有些着急起来,似乎擎苍的回答叫他不是很满意一样,靠近擎苍的时候却被擎苍的真气彻底挡在了外面。

    董一年并不着急,将自己的真气随便朝着擎苍的护体一指,虽然看着只是稍稍加了一个力,但是却很是费劲。

    “看来还长进了不少嘛,如今……”董一年用了六成的功力竟然还没有将擎苍的护体彻底冲破,一下子意外了一下,随即又在自己的功力上面加了一成才勉强将擎苍的护体撑开,显现出一点破绽。

    “药寿却是功力下降不少。”擎苍微微冷笑一声,看来这场博弈已经是宣告了擎苍的胜利。

    青宁的出现再一次叫擎苍一下子破了功,收回自己的气息,擎苍整个人都集中在了青宁的身上,只是却不敢直视着青宁一样虽然眼神一直都在闪躲着,但余光时不时的却一直瞥向青宁。

    董一年看在眼里,只是不怀好意的笑着,却不说一句话,这个老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奸诈,一直等到擎苍终于有些沉不住气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魔尊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常之处了吗?这么久了一直盯着人家看着不是有什么想法吗?从前那个乖巧的姑娘难道是被魔尊抛弃了不成?”

    打趣着擎苍,可是在擎苍的眼里却一点都不好笑,只是盯着董一年很是咬牙切齿的样子叫董一年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汝明知故问,是存心想要看吾不成?”青宁这个时候已经是站在了一旁,虽然并不知道董一年和擎苍在说着什么,但是女孩子的感觉总是这样的准确。

    脸庞再一次绯红起来,整个人都扭捏着很是不好意思,周围的侍女则是一脸花痴的样子盯着擎苍,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美男子。

    刚来的时候总是很羞涩,青宁是在不久之前被董一年用重金招来的人,就连出生也不知道是在哪里,青宁就这样一直长到了现在。

    一直到遇到了董一年之后,同样是衣着普通的一个中年男子在青宁的眼里却是如同救世主存在的人物,在带着青宁脱离了险境之后,董一年不仅没有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座位之外,还为她安排了这样好的差事。

    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很是感激董一年,却叫她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是自己原本不是这样的幸运的人,只不过是长相和沈萧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才叫她拥有了如今幸运的生活。

    在董一年的府邸里面平时根本不需要有什么重体力的活来做,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闲着可以顺便修炼一下,只是青宁却没有什么资质,但一些基本的可以保护自己的功夫还是有一些的,正是如此,在看到擎苍的时候才会感觉到这个男子并不是凡人可以企及到的。

    “我都知道了你的事情。”说话的时候,董一年很是明显的可以感受到自己有些低沉下来,就连原本嬉笑着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的变得有些严肃了。

    整个人风卷云涌的将食物全部都吞进肚子里面之后,董一年终于是恢复了从前那样饱满的精力,只是说起擎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董一年却唏嘘起来。

    “吾没有任何大碍,只是有一人却永远消失在吾脑海之中。”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擎苍也是有些不愿意提及,只是董一年却可以知道自己发生的事情不免就叫擎苍意外了。

    这样的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开始沉默起来了,只是平日里有事情的时候才会去找彼此,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相遇叫董一年很是不理解。

    也许本该就是如此,董一年虽然知道一些命道轮回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可以发生在自己的周围,如今看来,的确是有些神奇了。

    “可是有办法可以将吾回忆重新找回?”擎苍带着些许期寄的眼神在董一年的眼里却是无奈的摇摇头,之前已经是大概探查过一些擎苍的身体,明明就是有人不愿意擎苍记起来这段回忆所以才刻意用药物将关于那个人的回忆彻底抹掉的,所以如今看来也是无力回天了。

    “你失去回忆的这个人同青宁的确是一模一样,当初连我看到的时候都是大吃一惊的。”董一年说着话,坐在藤椅之上摇摇晃晃,似乎所有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青宁。

    已经是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但是董一年也不敢轻易的就这样下决定,只有是一个人彻底的在这个世间消亡之后他的元魂才会重新回到原始的状态,然后在黑白无常的带领之下重新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