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惊现人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5本章字数:3015字

    如今那些擎苍从前都不明了的事情便一一迎刃而解了。

    “姐姐既然想要如此,便自己去做即可,何以加上吾?”本来还是带着最后的希望,只是到头来却只能是心灰意冷,擎苍甚至都不愿意相信苏白是擎妠派来的药杀掉沈萧的人。

    只是后来看到黎疏的那一瞬间之后,擎苍心中最后的幻想也随之完全土崩瓦解了,人的确是会变得,擎苍是如此,擎妠也是如此,只是有的人一直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去改变,而有的人只能是越来越坠落下去。

    “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就一直这么下去可好?等到有一日你做了五界之尊,我们的父母也会回来与我们团聚,不是皆大欢喜吗苍儿,难道你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哀求着擎苍,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擎妠的模样,记忆中姐姐总是优雅,落落大方的存在,不知从何时开始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除了感觉到可怜之外,擎苍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

    “姐姐好自为之,从此之后吾与姐姐便不两立。”失望的最后只能是变成绝望,擎苍甚至都能感觉到沈萧在离开自己的那一瞬间之后的揪心感觉,自己本来是可以将她保全的,可是偏偏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说不出来到底是谁的原因,黯然失色的坐在原地,擎苍恍恍惚惚的从擎妠的宫殿里面走出来,接受着外面阳光强烈的照射,似乎自己已经是魂魄离体的状态。

    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本来已经拥有的东西却永久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擎苍如今切身的感受到了,只是任何惋惜或是心痛都不再有任何的变化,就像是母亲父亲一样,擎苍纵使再想要挽回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一直到夜深了之后,擎苍还是久久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解开了秘密之后原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样子就会叫人失望,这就是世间所有秘密的共同点。

    一种无力感一直在心中存在着消散不去,此时的擎苍虽然是已经突破了九重帝气,纵观五界之中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成为他的对手,只是这种孤独的感觉却是陪伴着擎苍整整一日的时间。

    今后的生活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擎苍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永远孤独的生活在这个地方每日的朝阳东升西落还是依旧,但是那种沈萧带给他独一无二的感觉却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感受着万物的变化,生生不息哪怕是千万个轮回之后还是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擎苍却再这空间之中再也感受不到沈萧的气息了。

    一次次的希望变成落空,所有的希望也会被随之埋没,擎苍的眼前不再有任何的寄托,仿佛这事一场始终都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巨大的梦境一样,只是梦醒了之后,一切都是要重新回归到原来的位置之上的。

    擎苍不应该有期待,那么也就不会再有失望,寂静的夜空之中漆黑一片,周围没有一丝生机,只有同样寂静的雪将这一切覆盖。

    落在擎苍的披风之上,晶莹剔透的雪花在擎苍的指尖变成一滴一滴透明的闪着微小光芒的水珠。

    万物轮回,一日的时间最终还是夹杂着失落打马而过,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清晨的冷风带着新鲜的空气呼啸而过,睁开眼睛的瞬间,睡在外面的窗户被风吹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开的,身边已经是有人活动的声音了。

    “我说是不是昨天睡得太晚,沈萧太累了?”夏晴天说话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在这个同样清冷的早上大家还都是半梦半醒之间就显得很是突兀了。

    朦胧之中睁开眼睛,面前是棕灰色的浮雕墙纸,上面一圈一圈欧式风格的花纹错综复杂,看着有些眼花缭乱。

    身下是白色素洁的床单,边角还有金色的丝线绣着茉莉花的图案,仅仅是这样低调的床品就足以彰显出了这个酒店的品味。

    一阵风吹过,夹着丝丝细雨将窗帘带着飘到临近的人身上,床上还是熟睡着的人像是惊醒了一样立即坐了起来。

    “萧萧你醒来啦?”李晴天是第一个发现的,走了过来还担心的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并没有什么发烫的感觉,耸耸肩膀脸上还是满脸的泡沫洗面奶便跑掉了。

    呆坐在床上,左边距离不到一米的位置就是已经打开的窗户,胳膊上面已经是竖起了大大小小的鸡皮疙瘩,整个人后背却都是发凉的。

    “我这是在哪里?”终于开口说话,只是没有人听到,更别提有谁会回答,当然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所以理所应当的就被埋没了起来。

    几乎是被意识带着慢慢挪步走到镜子面前,三个女生还是在打打闹闹着,偶尔丝雨回头看一眼似乎发现了其中有一些不对劲,但是看了一眼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的继续刷着牙。

    整整半面墙的落地镜子里面一个少女的模样展现在面前,清秀的面庞上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满是疑惑的盯着眼前这个人一直看着,似乎一切都是很不可思议但是就摆在眼前。

    雪白的皮肤还有淡粉色的睡衣被长时间的睡眠压出了好几个褶皱,这明明就是自己——沈萧!

    她没有死!几乎是使出了半个身体的力气朝着自己的胳膊掐了一下,马上那一块皮肤就变的红了起来,接着就是肿出了一大块皮肤凸出来。

    “哎呦……”这声音直接引起了三个女孩的注意,齐刷刷的跑了过来,丝雨很是着急,似乎自己适才就应该开口问一句的,如今却好像有些晚了似得。

    “你怎么了沈萧?”冰凉的触感接触到丝雨的皮肤之后,沈萧才彻底确定了这件事情,自己真的没有死,而是回到了这个地方。

    一切都像是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一样不真实,因为沈萧不知道自己保持无意识这样的状态有多久的时间,只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之后,自己的身体也是轻飘飘的。

    之后醒来就是来到了这里,这个还算是有些印象的酒店是沈萧她们前一晚住的地方,只是沈萧经历了这么多之后,难道在这里就只是过了一晚上的时间吗?

    “你们是真的吗?”毫无头绪上来这样一个问题就直接把所有人都问的懵了起来,李晴天胆子还比较大,直接就学着从前在学校里面老师教的急救对着沈萧的胸部就是开始做起了胸外按压。

    一边还大呼着要丝雨帮着她在一旁抓住沈萧的胳膊。

    “沈萧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们啊,这好端端的就睡了一晚上,难道是这个地方不干净……你……”

    虽然丝雨是无神论者,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莫名的开始紧张起来,虽然李晴天平时是她们四个里面胆子最大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害怕的哆嗦了一下。

    安倩朝着窗户直接呸呸的吐了几下,这么大早上的出这样诡异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是现在外面的天气还是阴雨绵绵的,搞不好的话,她们这一次外出旅游可就变成一场灾难了。

    摸了摸自己身上原本带着的那块伏羲印已经早就没有了踪影,可是那块玉佩却是一直都戴在身上,沈萧眼前根本不是在做梦!

    几乎是惊讶的抬起头,沈萧才渐渐的明白了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那块玉佩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沈萧也的的确确是在魔界那个地方待了很久,这块玉佩明明就是沈萧存在过的证明。

    只是自己在生死关头根本没有死掉,而是重新穿越回到了这个时代,原本还是和宿舍的室友一起来这里短暂旅游的时间。

    所有时间都是可以对的上来的,沈萧马上就明白了。顿时镇定起来,自己的这个样子果然是会引起她们的揣测的,就算是丝雨她们不会怀疑什么,沈萧自己也觉的适才似乎太过于像一个疯子了。

    “我……我好像是睡得太久了,昨天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可能要再休息一会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几乎是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安倩的身上。

    这么突然一下子更加叫所有人都慌张了。“你是不是生病了不舒服,刚才丝雨就一直和我说你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没事……你们收拾好了的话就先走吧,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会儿……”躲避着所有人的目光,沈萧还是慢慢的支撑着走回到床上。

    坐下的那一瞬间,床垫柔软的触感再一次叫她确定了自己的确是不在梦中,也不会走进了幻境的。

    三个人站在原地,似乎对于昨日还是活泼开朗的沈萧今天早上就是这样蔫的反应很是不理解,面面相觑但是也不好说出来。

    只是挤眉弄眼的开始了窃窃私语。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沈萧的确好像是有些不对劲……我之前就说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