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故人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5本章字数:3010字

    而是专注的观察起了沈萧送上来的这块玉佩,微弱的灯光之下,老板的眼镜上面带着的一束强光却将沈萧的玉佩全部都照的清清楚楚。

    “不知道方便告诉我一下这块玉佩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吗?”

    也没有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老板似乎很是保留,只是同样尊敬的问起了沈萧这块玉佩的来源,这叫沈萧大概有一些摸不着底。

    “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估计要是在这里沈萧把自己锁经历的这一切全部都原封不动的告诉这个老板的话,只能是被当做从精神病院里面出来的精神病患者了吧。

    “看着这块玉的材质,似乎并不是哪个年代特有的,我是见过一块类似的,只是这个年代却不是历史中有的……”

    似乎也不是很确定,老板站起身来,从自己房间里面高高的架子上面拿出许多已经是沾染了灰尘的书本开始翻阅起来。

    空气开始变得安静起来,沈萧的身体还是在不断的打着颤,似乎这个时候才开始感觉到了外面和自己的体温有些巨大差距,额头也不知不觉的升高了几个温度。

    也不愿意去打搅老板,沈萧甚至现在还能够想起来自己在魔界集市上面看到那个老者时候的惊讶表情,虽然只是隔着两个时空,但是两个人却如此的相似就有些叫人匪夷所思了。

    “看着上面的纹饰……应该是那个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回头看到沈萧的时候,老板还特意着重的说了这几个字,眼前这个本身存在就很奇怪的女孩就叫老板很是奇怪。

    这么一块玉佩,老板已经仔仔细细的看了不止一遍,虽然也不是可以很确定,但是至少是有些依据的,那么这一切就很难以说得通了。

    “那就谢谢您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目的,沈萧站起来的时候自己身体已经是不知不觉的滚烫起来,就连自己意识都是模糊的,这么长时间的奔跑和淋雨之后,沈萧的体力已经是完全的耗竭干净。

    “同学……同学……”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仍旧是漆黑着的,只是沈萧已经是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正躺在一个松软的沙发上面,身上盖着厚厚的毛巾毯。

    面前鹅黄色的灯暖暖的照耀着沈萧的身体,经历过那么一场在雨中狂奔之后,沈萧虽然已经是退烧了,但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你们……你们是……”老板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适才的店员还有一个和沈萧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在沈萧的面前,将一碗温温的粥递到了沈萧的面前。

    “你发高烧了,衣服也是我帮你换的,别害怕,我们这不是黑店。”女孩说的时候很是无奈,似乎自己是被强迫着来到这里的。

    饿了很久的感觉,沈萧将碗里的粥全部都吞了进去,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先开始只是低微的啜泣声,之后便开始放声大哭,似乎很久都没有发泄,这个样子的沈萧着实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我说同学……你这是怎么了?我么没有对你做什么啊……”女孩很是不理解,明明是自己好心的收留了沈萧,为什么现在好像是要被讹了一样呢?

    “我……我只是……想起了……以前……以前的事情……”沈萧悲从中来,哭的根本不能自已,最里面还是塞满了粥,但是梨花带雨的哭的很是彻底。

    “我说不就是被男朋友甩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哭一回之后就长一个记性……以后遇见渣男的时候就会长个心眼了呗……”姑娘很是无奈,但还是关注着沈萧,将自己包里面的一包纸巾直接递到了沈萧的手上,还拿出来其中一张替沈萧擦干了满脸的泪水。

    不远处的店员根本就不敢靠近,这样的女人似乎是他的死穴一样,自己只不过是在这个地方打工的学生罢了,可不愿意再招惹这两位姑奶奶。

    “我说张远,你就不能来安慰一下妹子吗?躲在那里想要干嘛?我爸雇你来可不是叫你一直对着手机傻笑的。”

    女孩不依不饶,对着这个自称是张远的店员就是一顿猛批,悻悻的收起了手机,很是不情愿的走了过来。

    女孩是这家店老板的孩子,同样是放假的时候,也是在本地上大学,所以有很多时候可以跑回家来住几天。

    名字叫做白糖糖,这是沈萧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不是有你在吗……我也……也不方便啊……”女孩很是生气的样子,似乎一点都看不习惯张远的行为,只是自己这样大大咧咧习惯了,所以向来都是对着别人吆五喝六的。

    “我……我没事……给你们……添……添麻烦了……”不停的啜泣着,沈萧慢慢的站起身,自己终于才是有了一点力气,看着世间已经是下午了,沈萧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坐着什么荒唐至极的事情。

    “你要去哪里?我们去送你吧……”张远抬头看看白糖糖,又不敢招惹她,似乎以前都是这样被欺负,所以也就习惯了。

    白糖糖一幅这才像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只是沈萧却连连摆手,表示自己可以,不想要再给他们添别的麻烦了。

    “没关系的,我看你也不像是本地人的样子,而且你才刚刚退了烧,万一再出什么事情的话就不好了。”

    好说歹说,沈萧才答应了他们的好意,一路上都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连连对他们说着道谢的话,白糖糖一开始还不说什么,后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有关系,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白糖糖朝着沈萧笑着,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白糖糖看着的确是很好看,起码在沈萧的心里是如此。

    “只是你的这块玉佩真的是从北绒国那里带来的吗?”白糖糖的话引起了沈萧的注意,自己还是不太了解,只是从前在魔界的时候多少了解一些,不想却真的是有人知道这个国家存在的。

    “你知道?”白糖糖感觉自己似乎说漏了什么一样,要不是自己父亲提出来叫自己过来照顾一下客人的话,白糖糖是根本就不愿意的。

    一直到遇见这块玉佩,还有这个满身都是秘密的沈萧之后,白糖糖才觉得这一切都还比较值得,她在大学里面所学的专业是考古专业,从小也许是在父亲的熏陶之下就很是对这些感兴趣的样子。

    所以一直到上大学报考专业的时候,白糖糖都很毅然决然的凭借着自己高出600分的好成绩报考了一个非常冷门的专业——考古学。

    而张远就很不幸的和自己成为了同班的同学,考古学是一个枯燥而且专业性很强的科目,白糖糖却乐在其中,不仅如此,白糖糖还时不时的在父亲这里找到一些可以让自己长知识的宝贝。

    而沈萧身上的这块玉佩就是白糖糖很是感兴趣的一个东西,寻找迷失的古国是白糖糖一直以来都想要追求的事情,这样大好的机会只要是可以抓到的话是一定不能错过的。

    “我只是比较感兴趣……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选择不说的……”白糖糖还是比较有职业道德,这本来就是客人自己的选择,说与不说都是由不得白糖糖的。

    “那你知道怎么回到那里吗?”沈萧完全都焦急起来了,如今处在现实的环境之中叫她很是不想要接受,一直到现在,此时此刻沈萧都是不想要面对的。

    而且擎苍到底怎么样她还是一无所知,又怎么能够放心的继续在这里生活呢。

    这完全的难倒了白糖糖,虽然自己对这些很是感兴趣,但是却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回到过去,况且要是有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的话,白糖糖也很愿意穿越回到那个时代,然后亲自看一看那里的人到底是怎么生活的。

    摇了摇头,白糖糖都对沈萧开始产生了疑惑,如今的姑娘怎么都是这么天马行空,白糖糖很是不理解。

    “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就尽管来找我们就好了。”张远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只是自己察觉到了些什么,又不能阻止。

    “谢谢你们。”

    一直到了酒店外面的时候,白糖糖还是有些不愿意放弃,眼前的沈萧根本就是一个未解之谜一样,不仅如此,她身上还带着那个时候的秘密,这当然是白糖糖自己的揣测,但是可能不久之后,沈萧就可能会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了。

    “这是我们的电话,当然你要是想要咨询一些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叫白糖糖,是S大考古系的学生。”

    天气还是依旧阴沉着,目送着沈萧一直走进酒店里面的时候白糖糖还是有些恋恋不舍,自己这个学期的课题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只是白糖糖心里下定了决心之后,还是很不确定。

    “嗯,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