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通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2379字

    夏日的午后,太阳炙烤着大地。京城忠义侯府后院的月华院里,当家的忠义侯夫人韩氏正在歇午觉,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当值的守门婆子正靠在门口的游廊柱子上昏昏欲睡,就连有人过来了都没有发觉。

    齐嬷嬷急匆匆的从府后的小巷那边赶过来,正是最热的时候,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背,头上脸上也隐隐流下许多汗珠。她走到门口,发现守门的于婆子竟然在那里打瞌睡,不由的一阵气恼。她毫不客气的将于婆子一下子推醒了:“你这个老货,竟然在这里打起瞌睡来。要是让那些不长眼的小蹄子溜进院子惊扰了夫人,你有几条命交代?”

    于婆子乍然被人从睡梦中惊醒,虽心神还未全部苏醒,但是身体却已经麻利的做出了反应,她连忙站起来作势给了自己一个嘴巴:“齐嬷嬷说的是,我再不敢了。”

    齐嬷嬷没工夫在这里看她这样装样,只丢下一句:“好好守着院子,再让我瞧见一次,你这差事也别做了。”就匆匆走了。

    听见这句,于婆子可是真的从头到尾全部清醒了。这守门的活计可是个肥差,不知道多少人看着那,齐嬷嬷要是真的把她换下来,那她哭都没地哭去。当下打起精神来用心当差,不敢再打瞌睡了。

    正房的廊下,大丫环轻柳正坐在门口打络子,见齐嬷嬷来了连忙站起来,小声问道:“嬷嬷怎么顶着这样大的太阳过来了,看热的这满身汗,赶紧到屋里凉快一下。夫人刚睡下不久,可是有什么急事?”说话间轻手轻脚的打起门口的竹帘,将齐嬷嬷让了进去。

    正房的堂屋里放着一只大瓷盆,里面放了小山一样的冰块。齐嬷嬷自行拿了一把团扇,站到冰盆边上,用扇子轻轻扇动,阵阵凉风便徐徐袭来,顿时便觉得凉爽多了。轻柳用盖碗茶杯端过来一杯温热的酸梅汤,轻笑着说:“嬷嬷刚从外面回来,不敢给嬷嬷喝冰镇的恐伤了肠胃。”

    齐嬷嬷笑着接过茶杯:“还是你细心。”说完几口便饮尽了。将茶杯递还给轻柳,她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当值?”

    轻柳小声回道:“夫人要歇午觉,也用不到太多人服侍,便让微雨几个也都去歇息了。”

    齐嬷嬷点点头:“夫人就是心善啊。”轻柳点点头:“正是呢,摊上夫人这样的主子也是我们的福分呢。”

    两人又小声说了几句闲话,便听到内室传来沈夫人的声音:“轻柳,谁来了啊?”

    不待轻柳回话,齐嬷嬷连忙应声道:“回夫人,是奴婢过来了。扰到夫人休息了,是奴婢的不是。”

    韩氏坐起来:“罢了,这大晌午的你没事也不会过来,轻柳,服侍我起来吧。”

    听闻,轻柳连忙进到内室,将拔步床的纱帘掀起来,扶着夫人起身,用温水漱了口。韩氏看看齐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自己坐到梳妆台前说:“许是起的猛了些,嬷嬷给我通通头罢。轻柳,你去茶房给我泡一杯二嫂送来的水仙,记着,那茶一定要用滚水冲泡。”

    “是,夫人。”轻柳行礼后转身出去了。

    韩氏这才问道:“说吧,什么事这样神神秘秘的,还要瞒着轻柳?”

    齐嬷嬷小声道:“今天上午白家的人过来了,连同白姨娘,在老太太屋里唧唧咕咕的说了半天,珍珠那丫头借着端茶倒水的功夫倒也听了不少。白家想给他们家大小子聘咱们家的姑娘、、、”

    话音未落,就听韩氏冷笑道:“哼,亏的老太太总是自居出身国公府呢,也不看看她的行事做派,整天里将姨娘的娘家人当正经亲戚,真真是给安国公府丢人。也不看看那一家子都是些什么货色,就是咱们府里的庶女也不是这样的人家能够的上的。”

    齐嬷嬷点点头:“夫人说的是,只是老太太庶女出身,能有什么见识?奴婢派人打听了,白家那老大虽然才十六七岁的年纪,但是跟他爹一样,偷鸡遛狗、寻花问柳的事可是做的不少。白家又没什么恒产,多年来不过是靠着打秋风过日子,一家子没有个固定进项,这不又打上了二姑娘的注意。他们无非是想着二姑娘是在夫人身边长大的,要是出阁,除了公中三千两的份例,夫人和侯爷少不得要私下贴补些。且二姑娘是庶女,亲事上头总会艰难些。要是老太太非以长辈的身份压下来,侯爷也不好十分推辞。”

    “哼,祖上虽然传下来了爵位,可有没有实权在手,那日子差的可只是一星半点儿?侯爷在沿海为官多年,整日里风吹日晒不说,常常有海贼来犯,刀光剑影的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才保住了咱们这一家子的荣华富贵。这一窝子人不心疼侯爷就罢了,整日里调三窝四的,尽想着给侯爷扯后腿,安得是什么心?无非就是因着侯爷不是她生的罢了。你别看老太太明面上对白氏和她生的大哥儿百般宠信,心里还不是想着将来咱们府里的爵位能让她的儿子继承?只不过她那儿子忒不成调,烂泥扶不上墙罢了。”韩氏越想越气。

    齐嬷嬷连忙上前帮着韩氏顺了顺气:“大夫人别恼,咱们侯爷虽然没有嫡子,但是好歹有三个庶子,大少爷是白氏生的,眼看着已经是被养废了,但是三少爷和四少爷还小,看着也还聪慧,从小仔细教养也就是了。”

    韩氏闭了闭眼:“要是我的浩哥儿还在,我哪用的着这样被动?”

    “夫人别伤心了,要是二少爷的在天之灵见您如此伤心怕是也不能瞑目,再说您还有大姑娘呢。”齐嬷嬷见勾起了主子的伤心事,连忙劝慰。

    听到齐嬷嬷说起自己的嫡女,韩氏这才露出两分笑颜:“是啊,就是为了湉姐儿,我也不能轻易退缩。英姐儿虽然不是我生的,但也是自幼在我身边长大的,湉姐儿没有嫡亲的姊妹,还指望着将来她们姐妹成亲后能够守望互助呢,怎么能便宜了白家那个败家子?我这就写信给老爷,让他万万不能答应了老太太。”

    这时只见齐嬷嬷拍了拍头:“看我这脑袋,夫人,还有另外一件事呢,是关于轻柳的。”

    韩氏抬头:“轻柳怎么了?”

    齐嬷嬷说:“老太太说大少爷今年也十四岁了,正是年少慕爱的年纪,为了怕他在外面乱来,就准备将身边的红绸送到大少爷身边做通房丫头。话里话外还嫌夫人您不关心庶子呢?白姨娘对老太太说,大少爷看中了轻柳,让老太太帮着说项呢。便是今天不提,怕是明天早上,老太太就会开口了。”

    站在门外的轻柳听到这话差点将手里的托盘给扔了,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自己发颤的身子:莫名其妙的从现代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来就罢了,还被迫做了一个没有自由和人权的奴婢,眼看着家中的日子越过越好,自己赎身有望。如今,真要去做那劳什子通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