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9章刁民铁蛋会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5本章字数:2048字

    这位口罩生产厂家的厂长大名张铁蛋,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因为自己喜欢嫖和赌,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外债。

    也正是因为这样子,导致了他连续三个月没有给工人发工资,所以现在他的工厂,也算是陷入了一个天大的危机之中。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伙,竟然当众叫人在办公室如此倒腾,这位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的保安大爷,能饶了他?

    于是大爷立马脱了自己的军警靴,上来就要去揍这张铁蛋厂长。

    张铁蛋这时候被撞破他的无耻行径,这时候正是恼羞成怒之时,更是没有来得及穿裤子,就被这位火大的保安大爷打了个满头包。

    “张厂长,给了前面的钱,你可别忘了给我后面的钱!”

    那妖艳的女人,这时候知道赶上大事了,就火急火燎的拿了衣裳夺门而出。

    这句话说罢,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位保安大爷则是更加的愤怒。

    “好你个铁蛋!我还玩出新花样了!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着,手底下的鞋底子打的更是欢实,打的这张铁蛋嗷嗷大叫。

    叶云非见了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口罩生产厂家,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他能放松心情么?

    “大爷,你先别打,咱还能做生意不?你说的情况,我大致明白,这厂子里,还有多少口罩?”

    叶云非摆摆手,示意让这位大爷先不要继续动手。

    大爷这时候也打累了,丢了鞋子,还骂了一番这张铁蛋。

    “大概还有两万只,上个月生产了十万只,倒腾出去了八万,现在还有两万呢。”

    这位保安大爷,似乎对厂子里的情况了若指掌。

    叶云非得知消息之后,心里虽然落了半块石头,但是还是觉得这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可是,两万,不够用啊。你们还能生产么?”叶云非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这句话说出只有,这位大爷算是真的激动了。

    “你说的是真的?两万只都不够用?难道你说要七万口罩,是真的?”

    想到这七万口罩,这保安大爷那是一个叫激动啊。七万口罩,这是多大的买卖?

    “没事,只要你要,我们都能给你产出来!”

    这保安大叔,口味刚正,不容人怀疑。

    但是他一句话才说出来,那张铁蛋蔫蔫的耷拉着脑袋,说道:“啥啊,二叔,那两万口罩,我都过桥给了隔壁村子了。我前天打麻将,又输了。这手气,最近太臭了。”

    原来这保安大叔,就是张铁蛋的二叔,而张二叔得知自己这个侄子竟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还去打麻将,简直是气的他暴跳如雷,恨不得上去一刀砍死他。

    “你……你……还有多少存货……”

    张二叔捂着自己的胸口,许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工厂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村子里的乡里乡亲,三个月没开下工资,还是在自己的规劝下,他们才能够忍着心里的憋屈,留在这里工作,可竟然还是让这个不肖的侄子给败得屁都没有了。

    “先生,您可以下定金,我们帮你生产。到时候提货,我们可以负责送到家……”

    张二叔心里忐忑的看着叶云非,他心中想着的是,一定要留住这位金主,不然的话,这个厂子就算是完蛋了。

    “二叔,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再接活儿了。我已经去工商申请破产了。等批下来了,还能拿到一笔体恤金,以后再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张铁蛋说话做事,那是一个不思进取,现在竟然惦记起了那个社会体恤金。

    “你这个……这个……”

    张二叔被这个小子气的浑身颤抖,伸手就要上去揍他,但是这时候却已经再也抬不起手了,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往后倒,一个没站稳,整个人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叶云非见状,赶紧上前扶着,这才没有摔倒头,但是这个老人坐倒地上,整个人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这吓得叶云非赶紧上去掐人中,希望能够抢救过来。

    而那边的张铁蛋见到张二叔濒临绝望的心肌梗死,他眼珠子一转,确实当即叉腰站起,按下了警报器。

    “大家快来抓坏人!这家伙在这里偷我们的资料,害死了二叔!”

    一番叫嚷,那边厂子里的工人,也都一个个的冲了来,几个身高体壮的工人,当场就冲了进来。

    看到叶云非怀里抱着张二叔,再见到张二叔那紧张的模样,他们慌神了。

    “咋回事,怎么还有人敢欺负到咱们张家屯?”

    “管他谁来!敢欺负咱们老张家人,就让他有来无回!”

    几个人说着就上来,要抓着叶云非送进了局子里。

    而这时候叶云非掐了几次张二叔的人中,始终不能将他救起来。

    “小子,你来这里盗窃我们的生产资料,又害的我二叔出了这样的事情,小子,你今天,得给我个交单!”

    张铁蛋蛮横无理,是真的打算在叶云非身上拔下一层皮来。

    而一旁的工人听说了,也是无端起火,怒道:“来我们场子偷技术!小子,你胆子够肥啊!”

    “秃子,咱今天就把他给抓起来,送局子里,让他交罚款!”

    工人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工钱了,现在听说这家伙在偷自己的技术,就想这从他身上拔下一层皮来。

    张铁蛋如此一听,则急着摆手,并示意让他们安静下来。

    “大家伙儿听我说,送他去派出所,有啥用?咱们能拿多少钱?”

    一番话说出来,张铁蛋嘿嘿的笑了起来,并用那种卑劣的眼神瞧着叶云非。

    “小子,这么说吧,要是把你交给了所子里,罚款还是轻的,关你个七天八天的,甚至因为经济盗窃罪,叛逆个七八十来年的。你自己不考虑下?”

    说着,张铁蛋嘿嘿笑着,并用手搓着一个钱的姿势,示意,让叶云非拿钱了事。

    后面的工人虽然不愿意这样子,但是现在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他们也无奈啊,只能任由这张铁蛋来自合理做这种非法的勾当,祈求能够发下来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