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4章我服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2105字

    叶云非问这位辉哥服不服,辉哥咬牙硬撑不服气,谁知叶云非一个跳跃上了房梁上,嘴角一笑,然后从上面一跃而下。

    叶云非只有一百多斤的模样,竟然将这个二百多斤,快三百斤的大个头一下子给拉了起来。

    辉哥被叶云非吊起来之后,他赶紧的嚷嚷道:“你们一群死人啊!赶紧拉我下去,拉断这根绸子!快抓住他,弄死他!”

    辉哥一番叫喊,小弟唯命是从,瞬间一拥而上,将叶云非包围住了,有人拉着叶云非往外走。

    可叶云非现在神力惊人,哪里是他们这群酒囊饭袋可以比拟的?

    三五个人一起上,竟然没有拉动叶云非,反倒让叶云非一脚一个,踢的满地找牙。

    而那边的几个人则拉着辉哥的脚往下拉,竟然形成了西方古代的绞刑模式。

    在古时候的西方国家中,绞刑是最惨无人道的刑罚,原因是一大群人围着犯人,有人拉着他的脚,另外拿着重物将其吊起。

    这种刑罚结束,这个人的颈骨就会被彻底拉断,死状奇惨,让人不忍目睹。

    虽然这位辉哥不是那年代的那么凄惨,但是,由于叶云非将他突然吊在了厂房的梁上,隐隐约约也形成了一个半绞刑的模样。

    憋得这辉哥连连叫苦,可他这是自作孽不可活,他以为张铁蛋死了以后,他可以敲诈一笔钱在张家屯,但是去了张家屯哪里早就人去楼空,多方打听这才知道张家屯的人来了慕容寨,这一来二去,就有了这件事。

    辉哥心里苦,他哪想到自己一世英名,会在叶云非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身上毁得一塌糊涂?

    “现在服不服?”

    叶云非见他表情痛苦,再加上那群小弟也十分卖力的陪着自己,于是一脚踢开了又要上来跟自己较量的小弟,用那种悲悯的口味跟辉哥交流着。

    辉哥听叶云非这么说,他哪里还敢硬撑?一边甩着两条大腿,一边拼命的摇头,表示不敢了。

    慕容海原本还以为他跟叶云非今天算是完蛋了,谁知道叶云非这么能打,而且这一根绸子,就能把这么一个道上混的大哥大给打的这番模样?

    饶是慕容海见过世面,今天也只能感慨老了,这江山代有才人出,今年轮到了叶云非。

    原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道叶云非后面的话,却再次让慕容海大跌眼镜。

    “你摇你老娘的大头鬼的头啊?还不服?行!有骨气!我敬你是条汉子!今天我就成全你!”

    叶云非似笑非笑,手里的广陵绸再次勒紧,辉哥的脸已经被憋得淤青,他本想摇头表示自己不敢了,但是想到叶云非刚才的警告,他便不敢摇头了,但是拼命的点头,又点不动,才点了一下,就发现一口气别在喉咙里,差点要了他的命,于是赶紧仰着头,不敢点头了。

    “扑通!”

    一声巨响,辉哥整个人从广陵绸的纠缠中被摔倒在地上。

    小弟见老大下来了,也都松了一口气,而辉哥坐在地上,也大口喘气,他才发现人活着竟然是这样的美妙。

    “刚才绸子滑了,要不你再上去一次吧。”

    叶云非嘿嘿的笑着,来到了辉哥的面前,并用那戏虐的目光看了看这位辉哥。

    辉哥正休息呢,听叶云非说要把自己再吊上去一次,吓得那是浑身发软。

    “大哥……我不敢了……您就饶了我吧……”

    辉哥身子虽然软,但是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也还懂一些,为了保命,他什么做不出来?

    叶云非见到这家伙跪倒在地,却觉得十分好笑。

    “你刚才我可从来没说要跟你做对吧?你是怎么说来着?”

    叶云非装作十分的健忘,并用那种冷漠的目光瞧着这货,毕竟说自己今天来这里是有事情的,可这家伙突然跑来捣乱,还要跟自己作对,这就有些太恶心了。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恶人,但是男人做事,岂能容他人放肆?

    “大哥……我那不是受人蛊惑嘛,要知道是大哥教训的张铁蛋,小弟一定为大哥放歌庆祝!烟火也要点他娘几千响!”

    辉哥能爬上豹哥手下四大金刚的水平,光说打那哪行?这拍马溜须的功夫,叶云非那是万万不及的。

    “放音乐,放鞭炮就不用了。张铁蛋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欠你的钱呢,反正也都是高利贷,当初你也收了不少钱,本钱肯定回来了,所以,你就别再为难张家屯的叔叔阿姨了。”

    叶云非想起张二叔以及那些工人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钱了,这心里也于心不忍,便吩咐辉哥以后别再为难张家屯的人。

    “那是!那是!大哥训斥的是!以后张家屯的人和我们阳光讨债公司,没有一点关系。”

    辉哥一脸崇拜模样,虽然满脸横肉,但是笑起来也跟个笑面虎一般,那卑躬屈膝的模样,谁能想到刚才还在这里耀武扬威呢?

    “别光说对,你刚才毁了我们厂子三台机器,今天也得说道说道吧?”

    叶云非见他现在是真的怕了,于是说出了自己最后的要求。

    辉哥一听说要赔偿,这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凝固了,他心里想骂娘,但是嘴巴上却不敢。刚才叶云非往死里整他,他可是亲身体会,哪里还敢跟他犟嘴?

    “大哥,小弟最近手头也紧啊,不然也不会为了几十万的钱去找张铁蛋。大哥,您看,这机器也都是老装备了,可不可以?”

    辉哥一口一个大哥,叫的那个是顺嘴,但是他也不傻,叶云非让他赔钱,他就赔钱?以后还怎么出去混?

    可叶云非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听他这口气,明显是不想给痛快的给钱。

    “没钱啊?要不咱再谈谈?”

    叶云非说着,抖了抖手里的广陵绸。

    简单到广陵绸,辉哥立马点头道:“虽然贵了点,但是这点钱,小弟还是有的,大不了咬咬牙,坚决不让大哥吃亏!”

    辉哥一边说,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他见过凶残的,没见过叶云非这么欺负人的,打了人不说,还要人赔偿?

    可是道上混的,谁不是看拳头硬说事儿的?

    他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是,叶云非却觉得,这件事才刚开始,他有的是理由来折磨这位辉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