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我不是杀人凶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2本章字数:3159字

    白姨娘还在一个劲的叫嚷秦覆昔就是杀人凶手,一旁的丞相看不下去,将白姨娘拉到了自己身边,低声呵斥道:“皇上还在那里呢,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白姨娘这个时候还顾着什么,她一看到秦覆昔整个人都快气疯了,要是自己现在不把秦覆昔给扳倒,等到后面她真的成了太子妃了,自己可就只有磕头的份了。

    只不过,她刚刚在皇帝面前说了那么多,本来是要去叫证人的,证人现在却死了,秦覆昔这个时候偏偏不怕死一样的冲出来,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有理的。

    秦覆昔看着白姨娘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刚刚来时她撕了一点衣裙将头发随意的捆绑起来,黑发垂在脑后,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晃,她走到白姨娘的跟前,轻声说道:“二娘说这话是觉得覆昔很坏吗?已经坏到要到处杀人的地步吗?”

    白姨娘冷哼一声,也不去瞧秦覆昔的表情,扭向一边说道:“你不是害怕那两个男子告了你的状,心里害怕才杀了他们的吗?”

    秦覆昔摇摇头,一双眼睛充满了委屈,看着白姨娘说道:“二娘,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覆昔怎么可能有能力杀人啊。”

    “如果那两个人不是你杀的,那么又会是谁?难道还有别人与他们结仇了不成,偏偏要在指证你的时候去杀掉他们?”白姨娘的目光射过来,好似一把锋利的刀,想要将秦覆昔给千刀万剐,她的心中却是在不断地冷笑,秦覆昔,这次,看你在皇帝面前又怎么样狡辩。

    秦覆昔走到尸体的边上,看了看,指着尸体脖子上的淤痕说道:“二娘你看,这两个人明明是被折断了脖子,先不说他们两名男子拥有灵力有多难对付,就单单说着淤痕,就是覆昔拥有灵力,我养在那深闺之中,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况且覆昔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人,二娘说的话就更不可能了。”

    白姨娘冷哼一声,说道:“你没灵力是真的,但是并不代表没有灵力就不能杀人了,我已经知道你服了禁药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厉害的。”

    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猛地看向秦覆昔那边,一双眸子里充满了疑惑,秦覆昔被他看得心中一紧,任凭别人怎么样说都是可以的,只是这皇上,要是自己真的得罪了,可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二娘,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吃了禁药的?”秦覆昔问道。

    白姨娘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要这样问,这禁药吃下去,除了发作时能从外表看出来,药力退散之后根本看不出来,你就是仗着这一点才这样跋扈。要是真的找得出什么直接的证据,我又何必去叫了那两个男子来当堂对峙呢?”

    好一个一石二鸟,先是说了秦覆昔这一件事情铁定是真的了,而又将男子被杀的事情推到了秦覆昔的身上。

    秦覆昔虽然心中有些不平静,面上还是装的很坦然,她看着白姨娘,想要再找出什么纰漏来。

    “父王,儿臣之前在丞相府中见过秦覆昔一面,虽然只是一面,但是秦覆昔给儿臣留下的印象却是很深刻的,儿臣实在是很难相信白夫人说的秦覆昔是杀人凶手这个事情。”离落寒实在是看不下去,上前替秦覆昔说话道。

    秦覆昔被离落寒这样的突然地为自己出头惊了一跳,抬头去看离落寒,离落寒也正瞧着她,一双眸子中写满了信任。

    “就是,之前我也见过秦覆昔,我真的觉得秦覆昔不是这样的人,要是真的像白夫人说的那样心狠手辣,那两个男子不是也活不到今日了吗?”湛炎溟不甘示弱的说道。

    这次轮到皇帝惊讶了,这两个小辈都在为秦覆昔说话,可是两个人都说才见了一面,怎么这一面之缘,就让三个产生了这么大的情谊?

    离落尘饶有趣味的瞧着秦覆昔,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仅功夫不错,圈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自己的两个兄弟已经开始为她说话了,自己这个废柴太子妃,还真是有一些意思,看来今后,真是有的玩了。

    争吵还在继续着,秦覆昔已经开始厌烦这种过程了,白姨娘一直强调自己服用了禁药,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她都会扯到这个事情上,看来已经进入了死循环。秦覆昔有些无奈的看着白姨娘,这样蛮不讲理的女人是怎么当上丞相的老婆的?

    亭外停立的几匹骏马正在悠闲的吃草,不时抬头发出一两声嘶鸣,倒是一点都不对这亭中的争吵感兴趣,皇帝也将头扭向了一边,仍他们几个人吵闹,自己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秦覆昔勾起嘴角,既然大家都不想再吵了,那么就换一个更好玩的游戏吧,她慢慢的靠近桌子,从桌边拿了几个葡萄,虽然嘴上还在与白姨娘争吵着,手上却开始有了一些小动作。大家都忙着看他们两个斗嘴,也丝毫没有注意到秦覆昔的动作。

    一匹马正好在往凉亭这边走,想要找到更好的草,就是这个时候了,秦覆昔使劲将手中的葡萄弹出去,正好弹到马的眼角处,马儿吃痛开始嘶鸣乱跳,一边的士兵想要去制服它,却被一脚踢开了,那匹马直奔凉亭而来!

    “皇上小心!”秦覆昔假装一个回头刚刚好瞧见那匹风发疯的马,想都不想的就开始往皇上那么跑,想要护住皇上。

    这凉亭修得简陋,栏杆竟是被这马一踩就断了,马儿进了凉亭,见了人多,大家相互推嚷,惹得马儿心中更是烦躁,开始不断的踢脚。离洛寒等人想要上前去按住它,可是根本近不了这匹马的身,发疯的马儿是最不好对付的了。

    离洛寒拿起桌上的茶壶,朝马儿扔了出去,那壶中是刚换的沸水,直接淋在了马背上,马吃痛嘶鸣,不管不顾的想要找一个地方出去,马头正是对着秦覆昔和皇上的!

    “皇上快走!”秦覆昔见马儿已经过来了,赶紧将身后的皇帝一把推开,随即看着扑上来的马儿,使劲往边上一让,顺势抓住了马儿背上的缰绳,她想要将这匹马给制服住!免得一会儿马儿又伤到皇上。

    “覆昔,松手!这马会把你带倒的!”离洛寒看着秦覆昔抓住了那缰绳,赶紧说道,身子就要上前去,可是实在是隔得太远了,根本抓不住秦覆昔的手。

    皇帝被秦覆昔推到在地,并没有什么大碍,他这个时候本是在艰难的站起来,听见离洛寒这样喊也是赶紧抬头去看秦覆昔。

    秦覆昔扯了一抹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被马儿一下子拖走了,她死死的抓住缰绳,双脚不时在地上摩擦,秦覆昔费力的往上拽缰绳,想要爬上马背,可是这马发了疯,一跑一跳的,颠簸得很,秦覆昔根本吃不上力,就这样被吊着拖了一地。

    白姨娘被这突发的情况给吓傻了,等到她反应过来,那该死的秦覆昔已经没有了踪影,她的眼中露出一丝窃喜,自己终于是要摆脱那个小贱人了,只愿那匹马能够把她带到悬崖边上去,摔死才好!

    一旁的离洛寒注意到白姨娘的眼神,心中顿生厌恶,这样的女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呢?每天就只想着自家的嫡女死掉才好,真是浪费人生!

    白姨娘没有注意到离洛寒的表情,心想自己在皇上面前还是要做出一副贤惠的样子的,当即就坐在地上大哭道:“我的昔儿,就算你做了那么多错事,二娘不要你这样没了啊,我的昔儿啊!”

    “白夫人不要着急,我的侍卫已经去追了,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离落尘笑着说道,这个女人,一定不会死的。

    “那就好,要是我的昔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是真的不想活了。”白姨娘说道这里,还硬生生挤出几滴泪来,好像秦覆昔的尸体现在就摆在自己的面前一样,心中却是十分希望秦覆昔可以死掉,最好尸体都找不到,这样连棺材都给省了!

    秦覆昔一路被这匹马带到了悬崖边上,这一路来她的鞋子都被磨没了,脸上身上也被那灌木丛弄得乱七八糟,浑身上下好多地方都在流血,可是她还是不敢放开马,这马的速度太快,要是自己放开了,恐怕会被后蹄给一脚踩死的。

    秦覆昔费力的往前看去,一个男人正站在悬崖边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身后这么大的动静竟是一点都听不到。

    “快让开,要死人啦!”秦覆昔大声的喊道。

    这回男子终于是听到了声音,缓缓的转身正准备问刚刚秦覆昔说的什么,就看见一匹马正在飞快的朝自己奔过来,他连呼喊都来不及,那匹马就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

    秦覆昔在这一刹那松开手,向前滚了几圈,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悬崖外,刚才的那个男子被马撞到了悬崖下去,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秦覆昔趴在悬崖边上,向下喊道:“喂,你没有事情吧?”

    除了回音,没有其他声音回答秦覆昔了,秦覆昔瞧了瞧这悬崖,虽然没有多高,但是下面就是空地,一点缓冲的东西都没有,要是直直的躺着摔下去,恐怕内脏都摔碎了,若是碰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啧啧,那可就是血溅当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