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挑选丫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2本章字数:2015字

    搬进揽月阁之后,秦覆昔在相府中的地位似乎一下子就变得高起来了,好像她是一夜之间成了相府的嫡女似的,可是实际却是她一直都是相府的嫡女,只因为她救了当今的圣上才换来了如今的地位。

    第二天,秦覆昔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服下了皇上赐给的天山雪莲之后感觉身体真的好多了,体力恢复了不少,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慢慢的准备要愈合了,只是动作稍微一用力还是会很疼。

    秦覆昔只要一想到,内心都会泛起一抹苦涩,如今的地位却是她用血换来的,不过如此她反败为胜从此凌驾于秦凝姗和白姨娘的头上,倒是也值得了。

    揽月阁内,初夏的热风不断的吹拂着,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空气中略微显得有些燥热。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户雕花照进房间里,在整洁光亮的地板上形成一个个的小花,显得揽月阁愈发的清幽起来。

    一整排身穿着淡粉色布裙的丫鬟,梳着一样的发髻,低着头,双手在胸前交叉的等待着秦覆昔的挑选。

    秦丞相踏进揽月阁的门,柔声道:“昔儿,这些丫鬟都是爹给你准备的,你选几个吧,想选几个就选几个,府上丫鬟多的是,你看哪个顺眼就留在身边做贴身的丫鬟吧。”

    这样的排场可是从来都不曾在秦覆昔的身上出现过的,从前她想要一个丫鬟伺候自己都难。

    身穿着宽松的素色长袍的秦覆昔,如瀑的发丝垂在身后,悠悠的从这群丫鬟的面前经过,当走到其中一个丫鬟的跟前的时候,秦覆昔却停下了脚步,那丫鬟看着有些眼熟,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一个画面,这不正是那天晚上亲眼目睹她杀了人的小丫鬟吗?

    小丫鬟见到秦覆昔在自己的跟前停住了,当下显得有些紧张,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

    “抬起头来,你叫什么名字?”秦覆昔的口吻中透着命令的味道。

    小丫鬟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道:“碧莲。”

    “就是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揽月阁做我的贴身丫鬟吧。”秦覆昔轻描淡写的道,一双星眸中闪着精芒,丫鬟深埋着头不敢多说什么,这里所有的丫鬟或许都以为相府的大小姐是乌鸦飞上了枝头,以为她是个废柴,只有她碧莲知道这个大小姐的厉害。

    眉梢带着一抹笑意,秦覆昔转眸看着秦丞相道:“爹爹,我就要这个就够了。”

    似乎略微觉得有些惊讶,秦丞相蹙眉道:“多挑几个吧,你受了伤,需要多几个人伺候才是。”

    “真的不用了,昔儿一个人住惯了,有人伺候跟没人伺候都无所谓,以前昔儿没人伺候不是也过得好好的吗?”秦覆昔显然是话中有话,讽刺秦丞相变脸太快,秦丞相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一阵红一阵白的。

    虽然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但是秦丞相却仍旧气定神闲的道:“罢了,昔儿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人就行了,爹先走了。”说话间,秦丞相已然走出了揽月阁。

    “恭送爹爹。”秦覆昔微微屈膝施了一礼,眸底却闪过一抹寒意。

    揽月阁当即安静了下来,碧莲低着头,好像要将脑袋埋到地底下似的。

    “你叫碧莲?”之前虽然有过几次接触,但是秦覆昔从未问过她的名字,如今她成了自己的贴身丫鬟,她必须对眼前的这个小丫鬟有充分的了解。

    碧莲紧紧的抿着唇,苍白的小脸只能看到额头和鼻尖,眼睛紧盯着地面,似乎要把那地面给看出一个洞来。

    点点头,鼻子里发出一声颤抖的轻哼,可见她对眼前的这个大小姐的恐惧,那一晚的情形不断的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平素里谁都可以欺负的废柴大小姐那一晚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只是一个动作就干脆利落的扭断了那个丫鬟的脖子,尸体是她亲自送走的,那丫鬟的死相她看得清清楚楚,那种惊恐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丫鬟了,有些道理你应该明白,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就不要说,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你若是做了,想必你是知道下场的。”秦覆昔转眸,眸光盯着碧莲。

    碧莲的头埋得更深了,却点点头乖乖的道:“是,碧莲知道了。”

    见到如此情形,秦覆昔的语气略微柔和了一些道:“当然,如果你好好的服从我配合我的话,也少不了你的好处,总之就是两个字,听话,能做到吗?”秦覆昔的话语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威严。

    “是,碧莲记住了。”

    此刻,白姨娘的房间里,从下人的口中得知秦覆昔已经搬到揽月阁的白姨娘气得浑身发颤。

    “你可曾看清楚了?那贱人当真搬到揽月阁去了?”白姨娘修长的指尖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却气得颤抖着,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她万万不曾想到有一天秦覆昔这个废柴也能得到老爷的宠爱。

    下人已经感觉到白姨娘不可抵挡的愤怒,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道:“千真万确,昨天就已经搬去了,刚刚老爷还带着一群丫鬟去了揽月阁,让大小姐挑选呢。”

    话还没说完,白姨娘砰地一声狠狠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吓得下人当下浑身一颤,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秦凝姗才刚刚走进门,就见到白姨娘生这么大的气,不由得一愣,问道:“娘亲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你说呢,还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秦覆昔,那天在猎场她没死成,如今反倒对我们构成更大的威胁了。”白姨娘一说到秦覆昔的名字还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秦覆昔用牙咬碎了生吞活剥了似的。

    秦凝姗听到这话,清秀的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冷哼道:“那个贱人早就该死了,上次不死算她命大。就凭她这样的废柴,居然还想当太子妃,真是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