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狐狸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2本章字数:2029字

    秦覆昔攥紧了拳头,冷哼一声道:“一只小小的狐狸何足畏惧?”

    男人闻言,轻笑道:“好胆识!”

    “说吧,你为什么跟着我?虽然的确是我把你撞下悬崖的,可是现实你也看到了,受伤比较严重的人是我,你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秦覆昔的眉头锁得更深了,白皙的小脸上带着坚毅的倔强。

    男人的脸色再次严肃了起来道:“我说了,你要做我的主人。”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你干嘛非要我做你的主人?”秦覆昔才不稀罕做这只臭狐狸的主人,拧着眉质问男人。

    “你以为我想让你这样的肉体凡胎,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的废柴做我的主人?若不是你那日碰到了我的血的话,我才不会选你做主人。”男人的话气得秦覆昔七窍生烟,他的话是在瞧不起自己吗?

    秦覆昔愣了一下,问道:“如果我是你的主人的话,你是不是什么都要听我的?”

    “当然。”男人轻描淡写地答道,那双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眼睛看不出丝毫情绪来。

    “好,既然如此,那我答应了!”秦覆昔勾唇一笑,无缘无故地多了一个手下,不要白不要。况且这个手下还是一个狐狸,会法术,说不定在必要的时候能帮上自己呢。

    男人听闻此言,就好像是被按到了开关似的,拱手朝着秦覆昔作揖道:“主人,在下封子修,是在雪山上修炼了千年的白狐,从此以后效忠主人,愿意为了主人粉身碎骨!”

    秦覆昔满意地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封子修道:“你刚刚说我碰到了你的血,所以就要成为你的主人是吗?”秦覆昔蹙眉,疑惑地看着封子修。

    “没错,依照我们狐族的规定,谁碰到了我们的血,那便是我们的主人。”

    “如果对方是为了杀掉你才沾染了你的血呢?”

    “不管什么原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会选择自我了断。”

    “还真是一个喜欢受虐的种族啊。”

    “……”

    “你是千年的狐妖?”

    “是。”

    “咦,狐狸精不都是女的吗?怎么你是个男人。”

    “……”

    封子修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道:“我不是狐狸精,而是更加高级的狐妖,而且是千年狐妖。”、

    秦覆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刚刚打通了我的经脉,难道说以前我的经脉都是被封住的吗?”

    封子修闻言点点头道:“是,说起这个,我觉得很奇怪,你的经脉似乎被封住了很久了,有十几年之久,我怀疑你是一出生就被人给封住经脉,正是因为这样,你的身上才一点灵力都没有。”

    “一出生就被封住了?”秦覆昔拧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定是在她出生的时候有人动了手脚,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不干脆杀了她,而是要封住她的经脉,让她忍辱负重地做了废柴十几年呢?

    秦覆昔百思不得其解。

    封子修继续说道:“虽然你的经脉被封住,身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但是你的潜力很大,只是缺少灵力,如果有了灵力的话你应该会进步很快的。”

    “你有办法让我拥有灵力吗?”秦覆昔蹙眉看着封子修。

    “对不住主人,这一点我无法做到,灵力是天生就具备的,不是我可以给的。”封子修面目表情的回答,秦覆昔当下就知道想要恢复灵力是有多难,不对,她从未有过灵力,哪里来的恢复二字?

    秦覆昔苦笑,语气中夹杂着一抹失落道:“罢了,没有就没有吧。”

    话刚落音,秦覆昔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继续说道:“不过,到底是谁封住了我的经脉,这个我一定要查清楚,否则的话我就不叫秦覆昔。”

    “如果有需要,随时召唤我。”封子修沉声道。

    “怎么召唤你?”

    “我会传授你一个咒语,如果需要我出手的时候,你就默念那段咒语,我会马上出现。”封子修在秦覆昔的耳边耳语了一番,秦覆昔牢牢地记住,再一转眸的时候封子修已经完全消失了。

    房间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月光如银辉一般洒在揽月阁的地面上,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似的。

    秦覆昔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伤口果然是愈合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可是一个问题却盘旋在秦覆昔的脑海中,到底是谁封住了她的经脉,让她十几年都活在别人的异样目光中,做了整整十几年的废柴,这种狠毒的手段甚至比杀了她还要狠,这个人到底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秦覆昔决定一定要调查清楚。

    可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秦覆昔一点线索都没有,根本无从查起。

    翌日,秦覆昔的房间迎来了这里的常客,秦凝姗和白姨娘登门拜访了。虽然说秦覆昔的伤势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却还是装作一副虚弱的模样,这样更加方便行事,同时也不会引起怀疑。

    白姨娘带着秦凝姗进门,见到秦覆昔正躺在床上歇息,当即就是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加快步伐走到秦覆昔的床边,拧着眉道:“昔儿,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白姨娘一身酒红色的雍容华贵长裙,身后跟着两个贴身的丫鬟,不把自己当外人地直接坐在了秦覆昔的床边。精致的妆容上带着焦灼,可是那双冰冷的眼睛迸射出来的寒光秦覆昔看得可是清清楚楚的。

    虽说秦覆昔早就看穿了白姨娘的虚情假意,却仍旧假装虚弱地轻咳了两声道:“多谢二娘的关心,昔儿的伤势已经好了一些了,只是伤得过重了,恐怕还需要好好地休养几天。”

    “是啊是啊,是该好好休养了。”白姨娘抓过秦覆昔的手,轻柔地拍着,回头吩咐秦凝姗道:“姗儿,还不赶紧把娘亲带来的补品给你姐姐放到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