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还治其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010字

    秦覆昔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她秦覆昔是零阶。

    相府中,秦凝姗最擅长的便是咒术,白姨娘擅长的是结界术,而秦丞相则是擅长幻术,他们似乎都比一点灵力都没有的秦覆昔强,但是秦覆昔并不怕,就算是浑身没有一点灵力,她也毅然决然地要报复白姨娘。

    趁着夜色,秦覆昔攀上了厨房的屋顶,悄悄地掀开了一片瓦片。

    只见到厨房中,一个厨子模样的人正从锅子里盛出一碗汤来,装在一个精致的碧玉碗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装着汤水的碧玉碗放在了一个漆着红色的托盘中,然后用身上的白围裙擦了擦手。

    厨房的门开着,一个小丫鬟模样的人提着灯笼,另外一只手拎着裙角,跨过了厨房的门槛。

    秦覆昔认得那个丫鬟,就是白姨娘房间里的丫鬟,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厨房中,小丫鬟骄横的声音传来:“我们家夫人的安神汤做好了没有?我们夫人还等着喝了汤之后安歇呢!”丫鬟有些嗔怪地说道。

    厨子笑呵呵地回道:“刚做好,你端了去吧。”

    丫鬟正准备伸手去接,秦覆昔见状当即从怀中掏出一颗小石子来,狠狠地一丢,那小石子不偏不倚地打中了丫鬟面前的托盘,瞬间,托盘和碗就一起飞出去了,碎了一地。

    “你这厨子,你怎么不好好地拿着?差点烫着我了知道么!再说了,要是夫人喝不上安神汤责怪起来,你担待得起吗你?”

    丫鬟得理不饶人,一个劲地埋怨厨子,厨子身份卑微,哪里敢得罪白姨娘房里的丫鬟?所以就只能点头哈腰地认错,嘴巴里还连连说着道歉的话。

    趁着这个空档,秦覆昔从怀中掏出一个牛皮纸包着的白色粉末,顺着瓦片的缺口倒进了还装着安神汤的锅里。只见到那白色粉末慢慢地融化在了安神汤中,秦覆昔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厨子实在没办法,就说道:“都是我的错,不过没关系,我这锅里还有呢,您再给二夫人端去一碗不就行了?姐姐就饶了我吧,若是姐姐耽误了二夫人喝汤的时间的话,那姐姐也不好交代不是?”

    丫鬟被厨子说中了心思,这才肯放过厨子,没好气地道:“那你快些再盛一碗来,我给二夫人送去,我要是挨骂了的话一定饶不了你这小厮!”丫鬟掐着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厨子将锅里的安神汤重新盛了一碗,又重新找了一个托盘来放在了上面。

    殊不知,房顶上的秦覆昔也正看着这一幕,眼底流露出阴森的笑容来,她知道最近秦丞相一直都在书房,白姨娘独守空房好几天了,这个时候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她就是要让白姨娘知道,得罪她秦覆昔是个什么下场。

    一夜无话,当清晨的阳光丝丝缕缕地照进揽月阁窗户的时候,秦覆昔睁开双眼迎接这精彩的一天。

    唤了碧莲来伺候她起床梳妆,碧莲一边小心翼翼地帮着秦覆昔梳头,一边问道:“小姐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往常您都是睡到日上三竿的。”

    碧莲纯属无心之言,秦覆昔倒也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勾唇一笑道:“一会儿去看戏。”

    碧莲一下子来了兴致,问道:“是哪家的戏班子?”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秦覆昔神神秘秘地说道,紧接着想起什么似的看着镜子里碧莲认真梳妆的表情问道:“昨晚的尸体,你可处理好了?”

    碧莲点点头道:“是,已经丢进了山沟里了,没人会发现,用不上一日就会被山中的野兽给吃光的。”

    闻听此言,秦覆昔十分满意地点点头,碧莲做起事情来已经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现在她已然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了,就连胆子似乎也比以前大了很多。如此一来,她又多了一个好帮手。

    白姨娘的房间门口,秦覆昔带着丫鬟碧莲站在房门口,两个丫鬟拦住了秦覆昔的去路。

    “大小姐,你还是回去吧,夫人她还没有起床呢。”自从这秦覆昔得到了皇帝的赏赐进了揽月阁之后,府上的丫鬟老妈子什么的都对秦覆昔客气了很多,再无之前的嚣张蛮横,但是却唯独白姨娘房里的丫鬟例外。

    秦覆昔拧了拧眉,一脸不悦地道:“怎么,本小姐想进来给爹爹和二娘请安你们也要拦着吗?”

    “大小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若是进去吵醒了我们夫人的话那可就不好了呢。”其中一个小丫鬟表面客气,可是嘴巴里却说着不客气的话。秦覆昔闻听此言,扬起手来就给了那丫鬟一个脆响的耳光!

    那丫鬟原本以为秦覆昔虽然是得了皇帝赏赐变得风光了,但是仍旧改不了懦弱的性格,这才狂言造次,没曾想秦覆昔居然打了她一个耳光。

    “该死的奴才,本小姐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岂容得你在这里胡搅蛮缠!”秦覆昔冷声呵斥道。

    “若是夫人知道了,一定饶不了大小姐你!”丫鬟们竟然还不知天高地厚地顶起嘴来了。

    秦覆昔二话不说,一把狠狠地掐住了丫鬟的脖子,丫鬟的脸色立即涨红了起来。

    “大小姐饶命……”

    秦覆昔这才放开了手。

    “居然敢拿二娘压我,你当我是吃素的?从前你们对我那般不敬,今日我便叫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丫鬟们知道了秦覆昔的厉害,面面相觑,终于还是跪在了地上给秦覆昔赔礼道歉。

    “大小姐饶命……”丫鬟们低垂着脑袋,秦覆昔却管不了这些,一脚就踢开了白姨娘房间的门。

    空气中隐隐的藏着男女欢爱之后的暧昧的味道,床榻的边上是扔得到处都是的衣衫,一片狼藉。寂静的房间里,男女的呼吸声都很均匀,但是伴随着秦覆昔踢门的声音响起,惊动了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男女,虽然隔着纱帐,但是秦覆昔却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便是白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