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较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004字

    秦覆昔要往门外走,白姨娘挡在了门口,厉声道:“秦覆昔,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你要知道,你是肉体凡胎,凭借着我的灵力,你可以死上几百次了!我杀你就好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白姨娘狗急跳墙,居然起了杀心。

    秦覆昔却不慌不忙,微微挑起秀眉沉声道:“好啊,二娘你现在就杀了我吧,等到相府活动的人多了起来,他们见我死在二娘你的房间里,二娘你可要想好一个解释的理由啊。”

    “我不管那些,我先杀了你再说!”白姨娘说话间,食指便竖起来,放在唇边,嘴巴里念念有词的。随着那嘴巴说的东西频率越来越快,一圈一圈的光波就顺着那口中蔓延开来。

    那光波触及到秦覆昔的身体的那一刻,秦覆昔觉得脑袋疼得要炸开了似的,甚至感觉自己的脑浆都沸腾了!

    “该死的,你居然对我使用咒术!”秦覆昔怒骂了一句,但是她不服输,气沉丹田,一股热流顿时涌上了头顶,秦覆昔准备冲上去跟白姨娘恶斗一场,但是刚走了几步,那光波却更加强烈了,她的头就更疼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覆昔想到了封子修,于是在心中默念了封子修教给自己的口诀。

    最后一个音刚念完,一阵冷风顿时就在秦覆昔的后背升起,秦覆昔知道是封子修来了。

    “主人,我来了!”封子修依旧是那一袭白衣,飘飘欲仙,在风中,长袍的袖口和衣角翩翩飞舞就好像是一只白色的蝴蝶。

    见到来了帮手,白姨娘放下了手,停止了念咒,冷笑一声道:“来了一个帮手我就怕你了?看我将你们一并解决了!”说话间,白姨娘举起双手,两只手掌的掌心顿时凝聚了两股雾气一样的东西,然后当这两股雾气越来越大的时候,白姨娘将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顿时那雾气就形成了一道屏障似的将白姨娘隔在了那一端。

    封子修见状冷笑了一声道:“小小的结界术罢了,你以为真的能难倒我?”

    “封子修,你小心。”秦覆昔知道封子修的灵力一定是在白姨娘之上,其实心里并不是很担心。

    封子修将秦覆昔挡在了身后,柔声道:“主人你小心才是,躲在我的身后,让我来对付这个老妖婆。”

    白姨娘一听封子修叫自己老妖婆,当即就怒了,咬着牙将食指放在了唇边,快速地念着咒语,企图将封子修和秦覆昔都拉进她的光波之中。

    见到那一圈一圈的光波正逐渐靠近封子修,封子修当即拧眉,闭上双眼,秦覆昔看到他的双臂纷纷闪过一道道金光,仿佛是什么能量正在朝着指尖汇集似的,突然之间,封子修竖起两只食指来,只见到那食指的指尖上汇集着两束金光,就好像是两把利刃一样任由封子修挥舞着。

    左手一挥,那刚刚靠近的光波就被劈开,散到了空气中消失不见了,右手一挥,又消除了一道光波。

    白姨娘见到情况不妙,于是念得更加快速了,但是封子修的光剑却是越来越长,越来越锋利似的,从最开始可以将她的光波劈开,后来慢慢地可以将那些光波一网打尽,直到最后一招,封子修将两束光剑扔出去,打破了白姨娘的结界术!

    结界破了,白姨娘被结界破裂产生的巨大气流给震出好几米远,背后撞到了门板上。

    一股热流顺着胸腔涌上来,白姨娘只觉得口中充斥着腥甜的味道,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来。

    见到如此情形,封子修这才收了手。

    “老妖婆,你认输吧,你是斗不过我的,就凭你这二阶强者的本事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封子修勾起唇角,眉眼间满是对白姨娘的轻蔑。

    白姨娘被打伤了,双手撑着地面这才勉强地站起身来。

    “你到底是谁……”白姨娘捂着胸口,强忍着不让自己继续吐血了。

    “你管我是谁,只要你敢伤害我的主人,我定然饶不了你!”封子修说话间,走到了秦覆昔的身后。

    白姨娘闻言一惊,按照他的判断,这个男人的灵力最起码也是五阶强者,可是却口口声声地叫秦覆昔主人。

    “主人?难道说你是妖兽?”白姨娘拧着眉,上下打量着封子修,她如何也不敢相信秦覆昔这样的废柴居然也可以召唤妖兽,要知道可以召唤妖兽的人必须达到一级巅峰的灵力才可以,就凭秦覆昔这点本事是绝对没办法召唤妖兽的。

    秦覆昔冷笑,走到白姨娘的跟前道:“他是修行千年的狐妖,如今成了我的妖兽,我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秦覆昔了,如今你总算是见识了吧?”

    白姨娘闻言咬牙切齿的道:“哼,有了妖兽又怎么样?他又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你自己是个废柴,就算是找再厉害的人保护你,你也终究是个废物。”

    秦覆昔闻言不怒反笑,好看的星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精芒。

    “二娘的话说得是,只是我这个废物别的本事没有,告状的本事却还是有的,如今有妖兽陪在我身边,你挡不住我的去路了,我现在就去告诉爹爹你的丑闻,看看你在相府还能不能呆得下去!”

    说话间,秦覆昔就要去开门,却被白姨娘拼死给拦住了。

    “只要你不告诉老爷,我什么都答应你。”白姨娘说着,便跪在了秦覆昔的脚下,秦覆昔盛气凌人地俯视着白姨娘,粉嫩的唇瓣微微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更带着一抹嘲讽道:“从今以后,你的把柄就落在我的手中了,你若是再敢惹恼了我,我会让你好看。”

    白姨娘虽然心里恨透了秦覆昔,但是却也只能委曲求全地道:“昔儿,你我毕竟是母女一场,我知道你是不会告诉老爷的,是吧?”嘴上说着客气的话,实际上白姨娘却暗暗攥紧了拳头,恨不得将秦覆昔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