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风言风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006字

    秦覆昔幽幽地笑着,眸光阴沉地盯着白姨娘道:“那要看二娘今后的表现了。”

    白姨娘听着头顶上秦覆昔那盛气凌人的声音,死死地攥紧拳头,指甲抠进掌心的肉里,钻心的疼。

    秦覆昔走后,又气又恨加上之前被封子修打伤的白姨娘一病不起,只能在房间里静养。

    这一日中午,暖暖的阳光照进相府偌大的宅院之中,高墙碧瓦间,一抹翠绿色的身影正在疾步前行着,身后跟着一群的丫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白姨娘的房门口。

    “你们在门外候着,不许任何人进来,知道吗?”秦凝姗嘱咐了身后的丫鬟一句之后就打开门急匆匆进了白姨娘的房间里,果然白姨娘正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身旁的丫鬟正伺候着她喝药。白姨娘的心情很不好,那药味太苦,她那对柳叶弯眉经不住拧成了八字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白了丫鬟一眼。

    白姨娘手中拿着一方白色的帕子,轻轻擦拭着嘴角残留的药汁,狠狠地将帕子扔在了丫鬟的脸上。

    “真是不知道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都给我滚下去吧!”

    丫鬟被训斥了,还白白挨了一顿数落也只能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口地默默离去。

    秦凝姗见状唇边带着一抹笑意上前道:“娘亲,怎么生这么大的气?”秦凝姗说话间已经坐在了白姨娘的床榻边上,一手握住了白姨娘的手,却发现白姨娘的脉搏十分的紊乱。

    白姨娘见到是秦凝姗来了,情绪略微缓和了些,斜靠在床头上狠狠地道:“别提了,为娘受伤了,都是拜那个秦覆昔所赐,害得我体内的灵力消耗了不少,到现在也都还胸口发闷。”说话间,白姨娘将手放在胸前顺顺气,也不知道是被秦覆昔气的,还是真的伤得很重。

    秦凝姗拧眉,不可思议地道:“娘亲,这怎么可能,秦覆昔她可是一个没有一点灵气的废人啊。”

    白姨娘狠狠地咬着牙,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却仍旧清亮的双眼宛如一汪清澈的湖水一般,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蛮横娇贵,一心想要掌握相府大权的她却碰到了秦覆昔这个钉子,自然是将秦覆昔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那秦覆昔虽然是废人一个,但是如今她的身边跟着一只千年的妖兽,那妖兽乃是修行千年的狐狸,功夫厉害得很,我敌他不过,这才受了伤。”白姨娘如今说到这里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这次若不是那妖兽帮着秦覆昔的话,她会不顾一切地杀了她,免得日后节外生枝。

    “妖兽?可是那不是灵力在一级巅峰的高手才能召唤的东西吗?就连你我二人都没有这样的妖兽,她秦覆昔是怎么得到的?”秦凝姗死死地拧着眉,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秦覆昔对自己构成的威胁将会越来越大,于是脸色有些难看。一双清亮的眸子竟然透出淡淡的忧虑来了。

    白姨娘若有所思道:“我也不知道,总之那妖兽对她忠心耿耿,誓死也要保护主人。”

    秦凝姗冷笑,嘴角勾起一抹阴毒的笑容道:“哼,有妖兽又如何?那妖兽保护得了她一时,却保护不了一世。”秦凝姗眯缝着眼睛,拳头攥得死死的,修长而洁白的指甲嵌进肉里传来阵阵的刺痛。

    这个世界上怎么所有的好事都成了她秦覆昔的?一生下来她便是相府的嫡女,虽然说一点灵力都没有但是却仍旧成为了太子妃的候选人,如今她成功地将爹爹和皇上都拉拢到她的身边,身边还多了一个灵力高强的妖兽,她抢尽了风头,尤其是抢尽了她秦凝姗的风头,真是该死!

    白姨娘闻言轻叹一声道:“可是那妖兽着实厉害,你我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的灵力在五阶强者,而你我二人,你是一阶强者,为娘的是二阶强者,就算是你我二人加起来也绝对不是那妖兽的对手。”

    秦凝姗冷哼一声,好看的星眸中闪过一道精芒,压低了嗓门道:“既然来硬的不行,那我们就只能智取了,娘亲你就放心养伤吧,这个仇女儿一定给你报了!”秦凝姗说话间,一道狠戾的光从她的眉眼间穿过。

    “智取?如何智取,你有主意了吗?”白姨娘微微挑眉,茫然地看着秦凝姗。

    秦凝姗摇摇头道:“我现在还没想出办法来,不过也快了,总之我是不会让秦覆昔过上一天好日子的,娘亲就请放心吧。”

    白姨娘一脸茫然地点点头道:“算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吧,我现在身体有伤,需要好好地静养,否则的话我的灵力恢复得会很慢。”说话间,白姨娘已经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

    秦凝姗看着白姨娘气定神闲的模样,抿抿唇道:“娘亲,有一句话姗儿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话就说吧。”白姨娘张开了眼睛,一脸宠溺地看着秦凝姗,这是她唯一的女儿,捧在手心里怕掉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她会竭尽全力地满足女儿秦凝姗的任何要求,包括秦凝姗觊觎已久的太子妃的位置。

    秦凝姗打量了一眼白姨娘的表情,略微显得怯弱地道:“今日我听伺候的丫鬟说起了娘亲的事情,他们说那日一个男人从娘亲您的房间里衣衫不整地跑出来,都传言说娘亲您……”秦凝姗说到此处终于说不下去了,抬起眸子来试探着白姨娘的表情,只见到白姨娘听闻此言顿时就瞪圆了眼睛紧张得手都颤抖,好像是严冬之中不断在寒风中颤抖的枯树枝一般。

    “这群最贱的贱蹄子都说我什么了?”白姨娘的眼神闪烁着,就好像是微风拂过的水面一样波光粼粼。

    秦凝姗咬着嘴唇,在白姨娘的逼问下只能将那些丫鬟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告诉了白姨娘。

    “他们说娘亲您跟相府的下人私通。”秦凝姗硬着头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