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虚惊一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029字

    白姨娘带着哭腔辩解道:“老爷您千万要明察秋毫,那下人跟妾身没有半毛钱关系。”

    秦柯微微挑眉,质疑道:“那为何昔儿说亲眼见到那个下人从你的房间里出来?”

    “那定然是昔儿看走了眼,妾身真的跟那个下人毫无关系!”白姨娘说谎倒是说得斩钉截铁的,秦覆昔在心中暗暗冷嘲,人都已经死了,她自然怎么说都可以了,反正死无对证了嘛。

    秦柯的眉头锁得更深了,有些不耐烦地问秦覆昔:“昔儿你当真看清楚了吗?”

    秦覆昔原本也不曾想要把事情捅漏,于是故意装作有些记不清了似的无奈地笑笑道:“时间久了,昔儿也记不清了,或许只是昔儿看错了,爹爹还是不要为难二娘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秦覆昔会话锋一转放过他们,秦覆昔清楚地看到白姨娘和秦凝姗的脸上都松了一口气。

    “罢了,这件事情就先这样,以后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老夫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白姨娘和秦凝姗逃命似的离开,灰溜溜的样子让秦覆昔觉得很有趣,得罪了她秦覆昔就是这样的下场。

    “该死的!贱人秦覆昔,我若是不找个机会杀了她,我难以咽下这口气!”秦凝姗走进房间里,一把狠狠地将桌子上的花瓶举起来砸在地上,花瓶的碎片顿时崩得到处都是,吓得周围的丫鬟全都面色苍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免得看秦凝姗那张恐怖的脸。

    白姨娘紧随其后进了房间,相比秦凝姗的情绪失控,白姨娘却显得冷静得多。

    “这样的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秦覆昔那日之所以打伤了我却没有告密就是为了在日后慢慢地折磨我们,这个女人真是可怕,她果真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没用的废柴了。”白姨娘喃喃道,若有所思的模样。

    秦凝姗气沉丹田,强制地压住自己马上就要继续迸发的怒火,如今她像是一头发怒的小母豹子,恨不得将秦覆昔给生吞活剥了。

    稍微收敛了怒气,秦凝姗看似冷静了不少,只是那一对柔亮的双眸中透着惊诧世人的杀气。

    “娘亲,这一次,我们是绝对不能手软的了。”秦凝姗走到白姨娘身侧,她身后的丫鬟这才匆忙地上前将那可怜的花瓶碎片收拾起来,赶紧逃离这个随时会让他们遭殃的地方。

    白姨娘扫了一眼秦凝姗,语气略带责备地道:“你刚才在丞相面前太沉不住气了,如此你怎么能成为太子妃?如今那贱货已经是愈发地强大了,你没看你爹那么千方百计地袒护于她?难不成,你还真的想将太子妃的位置拱手相让不成。”

    “娘亲,是姗儿不对,只是那贱人着实气人,居然设计陷害我,幸好娘亲替我求情这才让我免得受罚。”秦凝姗到现在说起这件事来还小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是秦覆昔毁了她在相府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白姨娘冷声道:“以后你要更加小心才是,过几日便是司月国的试灵大会,到那个时候所有的皇亲贵胄子女都会前来参加一比高下,往年老爷怕丢人每次都不准秦覆昔参加,这一次,我们只要将她拉到那试灵大会上,假装失手,说不定就结果了那小贱人的命。”

    白姨娘这一招果然是阴毒,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也亏得白姨娘想得出来。

    秦凝姗好像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门道,双眼立即焕发了神采道:“娘亲这招真是高明啊,在试灵大会上高手如云,那秦覆昔一定是不敢召唤妖兽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来一次假装失手,打死了她,即便是爹爹对我们多有责怪,却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试灵大会的规则就是两两对决,点到为止,跟擂台赛一样的,只要他们在试灵大会比赛的顺序上动一动手脚,那么秦覆昔对决的人便会是秦凝姗,如此一来,只要秦凝姗假装失手灵力失控,那么秦覆昔就必死无疑。

    白姨娘得意的笑起来道:“没错,不过到底该怎么下手,你还是好好地想一想,不要做得太明显,否则的话会引人怀疑的,知道吗?”

    “是,娘亲,姗儿一定会做好。”秦凝姗立即有了精神,只要能除掉秦覆昔,她在所不惜。

    司月国的试灵大会上,参加的人每个都是非富即贵,不是一般的百姓可以参加的,上到司月国的皇帝还有各个皇子王爷,下到满朝群臣的子女,每一年举行一次,目的便是为了测试出这些人的灵力层级。为了在试灵大会上一展风采,获得皇帝的青睐和倚重,所有的人都磨刀霍霍,准备在试灵大会上好好地展现一番。

    秦凝姗自然是不例外,只是她的目的不在吸引皇帝的注意,而是想通过这次试灵大会对秦覆昔斩草除根。

    揽月阁中,那一盆兰花已经渐渐地盛开出小小的花朵来了,窗外的风一吹,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花前,秦覆昔一身水绿色的长裳,身后的裙摆落在地面上,如流云一般。如瀑发丝垂落在胸前,修长而玲珑有致的身姿衬托着她愈发的美艳了。

    碧莲放好了洗澡水,来到秦覆昔的身后,准备伺候她沐浴更衣。

    秦覆昔听见那脚步声,轻柔地解开腰间的带子,水绿色的长裳顿时滑落,露出香肩和肤如凝脂的玉背。

    飘香的玫瑰花瓣慢悠悠地在水面上漂浮着,它们红得娇艳,映着秦覆昔的那张小脸也愈发的娇嫩起来。

    热气缓缓地上升着,在秦覆昔的脸上跟前缭绕着,暖暖的,让人忍不住困倦之意。秦覆昔缓缓地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最近发生的这些事,自从到了这里,她处处勾心斗角小心提防,却仍旧觉得疲惫不堪。

    想着想着,秦覆昔沉沉地睡去,鼻尖缭绕着玫瑰的香气。

    骤然间,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秦覆昔的房间里闪过,男人凭空出现在房间里,饶有兴致地看着秦覆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