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太子到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004字

    封子修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秦覆昔的身后,虚幻若无的声音柔声道:“你找我?”

    秦覆昔回头,一双冷眸中多了一份柔和道:“你这家伙还真是没礼貌,神出鬼没的。”

    “今日的试灵大会,那抽签盒显然是动了手脚,否则的话你怎么会那么凑巧地就跟秦凝姗那家伙分在一组?我看那个裁判不是什么好东西,八成是已经被秦凝姗和白姨娘他们买通了。”

    封子修的脸色微微一沉,微微眯缝着的狭长丹凤眼中多了一抹揣测之意。

    “你说得没错,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今日秦凝姗朝着我发射了一个暗器,是用冰做的,歹毒至极,我原本是一定会中那暗器的,却不知是谁帮我挡住了那暗器。”

    封子修的眼睛眯得更紧了,看着秦覆昔用试探的目光盯着自己,他摇摇头道:“不是我,如果你不召唤我的话,我是不会主动出来帮你的,因为那样违反了我们妖兽的规矩,但是会不会是他……”

    “你说的是谁?”秦覆昔拧眉,可是心中大概也猜到了封子修要说的人。

    离洛寒,没错,一直到现在秦覆昔都记得一股气流袭来的方向,那个位置,就是皇家的人所坐的位置,也就是试灵场的上座!

    “可是,离洛寒他才不过短短的几招就被吏部尚书之子给打得败下阵来,那气流却是如此之强,况且迸发出来的速度之快,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只要再晚那么一点点,或许我就中了暗器!”如今想起来,秦覆昔仍觉得心有余悸,那暗器凶猛至极,一出现便直击她的要害,显然秦凝姗是想用失手这样的理由来将她一招毙命!

    好歹毒的计策,秦覆昔咬紧了牙,看来这对母女是打算跟她杠上了,她若不使出一点手段来,他们还真的无法无天了呢。

    “此人绝对是深藏不露,我也觉得奇怪,那日我见他之时他身上的灵气便让我震惊,可是他却在极力地压制,一直到今日,他身上的灵气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了,真是奇怪。”封子修思忱着,一脸疑惑。

    翌日,清晨的阳光才刚刚照进相府揽月阁,丫鬟碧莲就敲响了秦覆昔的门。

    “小姐,小姐,快些起身吧,太子殿下来了,老爷正唤你去呢!”碧莲咚咚咚地敲门,扰了秦覆昔的清梦。

    秦覆昔睁开朦胧的双眼打开门,却见到碧莲正一脸焦灼地站在门外,手里正端着一盆洗脸水。

    “这一大清早的,怎么如此慌张?”秦覆昔不以为然,太子又如何?

    “太子殿下来了,说是来商讨大婚事宜的,老爷正叫小姐你过去呢。”碧莲急急忙忙进了屋,伺候秦覆昔洗脸和梳妆,秦覆昔却不紧不慢地坐在了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刚刚睡醒的自己,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虽说太子妃的位置可以让她行事更加方便,但是真的要因为这个嫁给太子吗?

    此刻,相府的大厅之中,太子离落尘一袭明黄色的长袍落座其中,丞相秦柯亲自招待。

    “太子殿下请稍等,昔儿她一会儿就到了。”秦柯笑呵呵跟离落尘说道,离落尘也不恼,只是点头微笑,等着秦覆昔来。

    秦柯时不时地朝着门口张望,半晌不见人影,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太子殿下今日造访是为了大婚之事,不曾想小女昔儿有些散漫,还望太子殿下不要责怪才是。”秦柯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如此打圆场,离落尘放下手中茶杯,如星辰一般璀璨的双瞳中闪过一道精芒道:“丞相大人言重了,昔儿她是本太子未来的太子妃,我怎么会责怪她呢?或许只是昔儿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吧。”

    太子殿下离落尘,身份无比尊贵,在朝中深得皇帝离子墨的喜爱,也是未来司月国的皇位继承人,秦柯不敢怠慢,可是离落尘怎么会愿意娶丞相家的这个废物大小姐做太子妃呢?除了因为秦覆昔是相府的嫡女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拉拢秦柯在朝中的关系,娶了秦柯一直以来的心头大患,那是多大的恩德?秦柯就算是不想朝着自己这边靠拢,也是由不得他了。

    这如意算盘虽然是打得精,但是秦覆昔却早已看透。

    大厅的门口,碧莲搀扶着秦覆昔走了进来,秦柯原本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松了一口气道:“昔儿,你真是无礼,太子殿下在这里等了你这么久,你怎么到了现在才来?”秦柯劈头盖脸就是对秦覆昔一阵训斥,秦覆昔也不恼,只是转眸对着离落尘施了一礼道:“太子殿下见谅,是昔儿来迟了。”

    若是太子一气之下解除了婚约,秦覆昔倒也来得轻松,若不能就当自己任性了一次。

    离落尘起身,身上明黄色的袍子上绣着的图案显露出来,那是一条金丝边刺绣而成的巨蟒,这条金蟒服整个司月国就只有离落尘一人可以穿着,其他人没有这个身份,更没有这样的福分。

    璀璨的星眸上下地打量了一下秦覆昔,离落尘柔声道:“不必介怀,是我多有打扰,才导致昔儿你来迟了,要怪罪也是该怪罪我自己。”离落尘轻勾唇角,轮廓分明的脸颊看起来俊朗无比。

    “昔儿,既然太子殿下如此袒护你,那爹爹也就不怪罪你了,下次不要再犯了,知道吗?”

    秦柯果然是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一句话就转移了焦点,不但让太子殿下赚足了面子,也同时替秦覆昔开脱了,秦覆昔点头道:“爹爹,昔儿知道错了。”

    秦柯闻言,满意地点头道:“这还差不多,坐吧,太子今日来是找你商量大婚事宜的。”

    在秦柯的面前,她始终要扮演一个柔弱听话的女儿,更要守住自己那个废物的名声,唯有这样她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否则的话只会引来更多的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