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尚元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4本章字数:2003字

    很快,到了司月国一年一度的尚元节。

    尚元节,乃是司月国的传统节日,每一年的六月初六举行,这一夜,整个司月国的都城灯火通明,一直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尚元节就是司月国的狂欢日,也只有在这一天,整个司月国的都城会彻底地成为一个不夜城,相府中也是热闹非凡。

    秦覆昔立于窗前,夜晚的星空繁星点点,揽月阁雕梁画栋的屋檐之下微风拂过,像是在演奏一首动人的曲调,初夏时节的风暖暖的,让人陶醉。

    远处的天空,忽然之间一声尖锐的声响窜上天际,砰地一声炸开,那是尚元节的时候百姓放的烟花。

    烟花绚烂多彩,照亮了整个夜空的明媚,却又好似雨后的彩虹。此起彼伏,这边停了,那边又盛开了一朵,好像是初夏的荷花一般绽放。

    突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秦覆昔的思绪,揽月阁外面,一群丫鬟正准备趁着没活儿的时候出门去看护城河上的河灯,一路跑着笑着的样子好不欢喜,其中就有碧莲一个。

    当那些丫鬟行至揽月阁的窗外的时候,他们还故意放轻了脚步,但是仍旧被秦覆昔抓个正着。

    “碧莲,你这是要去哪里?”秦覆昔沉着脸问道,这丫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碧莲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低垂着脑袋,身旁的其他丫鬟见到如此情形也就一哄而散了,没有义气地将碧莲一个人扔在了长廊里面,等着被秦覆昔训斥。

    “小姐,您还没睡啊?”碧莲支支吾吾地道,试图转移话题。

    “我若是睡了,哪还能发现你们这群丫头?”秦覆昔冷着脸,一副不好说话的样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的丫鬟才一哄而散了,自从大小姐性格变了之后他们就都不敢欺负大小姐了。因为他们隐隐感觉到,如今这个大小姐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废柴大小姐了。

    碧莲两只手紧紧地攥着,“小姐,您都知道了?”

    “你们是打算私自出府去护城河上面看河灯是不是?”秦覆昔早就听到了他们的话。

    “……”

    “我看你们这群丫鬟真是缺少管教。”秦覆昔沉声道。

    “小姐,要不你跟碧莲一起去吧,今天是尚元节,小姐这么一直憋闷在揽月阁中也不是个事儿,若是憋出病来那就不好了,小姐你说是吧,碧莲也是为了小姐你着想。”

    碧莲跟在秦覆昔的身边也有几个月了,表面上看去碧莲是她的贴身丫鬟,实际上碧莲已经成为秦覆昔的左右手,也是秦覆昔在相府之中最信任的人,同时,碧莲也是最了解秦覆昔的人。

    碧莲深知这个大小姐虽然说跟之前那个废柴好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脾气冷冽,但是却并不坏。

    秦覆昔不说话,只静静地盯着碧莲,碧莲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脑袋耷拉着,恨不得直接一头扎进土中。

    半晌,秦覆昔才幽幽地道:“罢了,就满足你这个心愿好了。”

    碧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出了问题,愣了一下之后立即喜上眉梢道:“小姐,您同意了?”

    “还不快点进来替我更衣?难道你真的准备让我穿成这样出门?”秦覆昔低头瞅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色长袍睡衣,有些不悦地骂道,可是眉梢眼角却带着笑容。

    出门走走也好,从前的自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

    一身碧绿的轻纱罗裙,腰间配上一块温润的宝玉,凤鸾金簪插头上,乌黑的发丝如瀑如墨,精致妆容宛如九天玄女,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秦覆昔面色从容,身旁伺候她梳妆的碧莲却是激动不已。

    “小姐,您可真美。”碧莲望着镜子中秦覆昔姣好的容颜,禁不住赞叹道。

    秦覆昔白了那碧莲一眼道:“你这丫头净捡好听的说。”

    “碧莲说的是真心话,只是……”碧莲忽然停住不说了,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只是什么?”

    “只是小姐若是能多笑笑就好了,碧莲跟在小姐身边这么长的时间刚才居然是第一次看到小姐的笑容。”

    秦覆昔闻言挑眉道:“我笑了吗?”

    见到镜子里的碧莲捣蒜似地点头的样子,秦覆昔的唇角勾起一抹略微不自然的笑意道:“罢了,平素里我跟他们斗智斗勇的,今日就放松一回吧,你带着我去护城河上看花灯。”

    碧莲一听此言,喜出望外,立即笑着跳起来,像个欢快的小麻雀。

    司月国都城的街道上,即便是夜幕已经完全遮蔽了天空,只有月亮淡淡的银辉和点点繁星点缀,可是仍旧挡不住尚元节的喜庆气氛,这里到处张灯结彩,人来人往,欢声笑语的,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远处,护城河上,河边正蹲着一群人,他们三两成对地将自己手中的花灯放在护城河中,然后站起身来,看着那花灯满载着自己的愿望渐渐地飘远,飘远……

    放河灯的人多了,那河灯就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朝着河水流动的方向一齐涌动着,远远地看过去,宛如一条条蜿蜒而闪着烛光的金色绸带,好看极了。

    “小姐,我们也去放河灯吧?”碧莲早就准备好了两盏河灯,只需要在上面写好自己的愿望就可以放了。

    碧莲将篮子里的纸和笔递给了秦覆昔,自己也在那纸条上写下了愿望,可秦覆昔却只是盯着那纸条,半晌将空白的纸条折了一折放在了河灯上。

    “咦,小姐,你怎么没有写自己的愿望?”碧莲觉得奇怪,盯着秦覆昔手中的空白纸条问道。

    “我从来不许愿,未来是由自己掌控的,如果许愿就可以心想事成的话,那么我什么都不用做了。”秦覆昔轻笑,望着远处飘着的花灯,陷入了一抹沉思之中。

    碧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搀扶着秦覆昔来到了护城河边,让花灯随着缓缓流淌的河水慢慢地飘走,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