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聚仙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4本章字数:2033字

    斑点豹的血已经将秦覆昔碧绿的罗裙染红,那裙角还在朝地面滴着血,空气中满是血腥的味道。

    此刻,阳光透过云层照耀着大地,整个世界都变得暖洋洋的,秦覆昔抬起沾染着血滴的小脸,任由那越来越炙热的阳光照耀着她的皮肤,一直到那血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干涸。

    扔掉了手中的匕首,秦覆昔松了一口气,转眸目光阴沉地盯着离洛寒道:“你我现在都需要休息,马上进洞。”话语中命令的口吻不容拒绝,离洛寒被秦覆昔搀扶着来到了聚仙洞的洞口。

    这聚仙洞有些奇怪,洞口的正上方,聚仙洞三个大字好像是被人用极其锋利的刀子篆刻而成的,显然过去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这里待过一阵子,因为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洞口已经被一些繁杂的藤蔓给缠住了。

    秦覆昔蹙眉,用力地拨开那些障碍,搀扶着离洛寒进了聚仙洞。

    “你不是说你要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离洛寒转眸,清亮的双眼中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深邃。

    秦覆昔连看都不看离洛寒一眼,只冷冷地道:“早知道你废话这么多,刚刚就不该回来,让你被豹子吃掉算了。”

    “你这女人还真是狠心。”离洛寒努努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聚仙洞中,秦覆昔和离洛寒站在洞口处,背后的阳光照射进来,可是这里仍旧是一片漆黑。

    “身上有带火折子吗?”秦覆昔冷冷地道。她现在心情很不爽,为了救这个男人她弄了一身的血,现在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是被黏住了似的,很难受,难受得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地洗个澡。

    离洛寒摇摇头,不过很快他便眼前一亮,捡起地上的一个枯树枝道:“这里有东西可以生火,我就来负责生火,你刚刚打死那四只豹子已经很累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秦覆昔思忱了一下,语气略微缓和了一些。

    “算你有良心。”说罢,她放开离洛寒,走到山洞的另外一侧,依靠着岩壁坐了下来。

    此时此刻,离洛寒的那只胳膊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看来他的毒真的蔓延得很快,他并不是骗自己的。

    很快,离洛寒便将一小堆的柴火聚集到了一起,然后煞有介事地站在那堆柴火的跟前,摊开那只没有中毒的手掌,嘴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一些什么,秦覆昔只见到他念完咒语的那一刻,手掌心已经有了一簇火红的焰火。

    秦覆昔拧眉,这个家伙都中了毒,难道还可以调动体内的灵气吗?脑海中猛然闪过之前封子修跟她说的那句话,难道说这个离洛寒真的是装的?

    秦覆昔上下打量着离洛寒,果然发现有蹊跷!他虽说是中了毒,但是却面色红润,除了那一条紫色的手臂之外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中了毒的人,而且他现在看起来并不是很虚弱,居然还可以调动灵力!

    该死的,被耍了?

    秦覆昔下意识地从自己的手边捡起一颗石子,紧紧地攥在手心里,眼睛却寸步不离地盯着离洛寒,生怕他发现了自己的这点小动作,她要给离洛寒来个出其不意。

    她想知道离洛寒到底是不是跟封子修说的一样那么厉害。

    手掌微微一用力,那石子就像听懂了秦覆昔的话似的,猛地朝着离洛寒的脑袋飞过去!

    “哎呦!”离洛寒还没等点火,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颗石子砸中了他的头!

    正当离洛寒回过神来要跟秦覆昔理论之际,秦覆昔却率先出手要将离洛寒制服!飞快地夹杂着冷风的手刀从离洛寒的脖子前划过,离洛寒身体往后仰着,这才躲过了这一招。

    紧接着,头顶又是一下,离洛寒也勉强躲过。顾上却顾不得下,秦覆昔一个扫堂腿外加手刀锁喉,离洛寒一个没站稳,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秦覆昔乘胜追击,跨坐在离洛寒身上,掐住了离洛寒的脖子!

    “你,你想干什么?”离洛寒目光中带着一抹惊愕盯着秦覆昔。

    秦覆昔眯缝着眼睛,审视着离洛寒道:“为什么不用灵力?”

    “我,我没来得及。”离洛寒目光闪躲了一下。

    秦覆昔起身,目光森冷地盯着离洛寒道:“你最好别跟我耍什么花样,否则的话我就把你扔进聚仙山里,让那些野兽好好地尝尝你是什么味道的。”

    离洛寒轻咳了几声,目光轻佻地盯着秦覆昔道:“你这女人还真是喜怒无常,你一直带着个面纱难道不累吗?要不要摘下来?”

    “少废话,生火!”秦覆昔丢下这冷冷的一句,就继续倚靠着山洞的石壁小憩,昨晚折腾了一夜,现在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是。

    火焰渐渐地升起,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山洞,整个山洞中闪耀着金黄色的火光,秦覆昔慵懒地睁开双瞳,朝着山洞的尽头望去,原来这是一个很小的山洞,山洞的尽头处,摆着一张石头堆砌的床。而床头却是堆积如山的白骨!怪不得秦覆昔一进来便感觉这里森冷得很,外面的阳光如此明媚却照不进这山洞!

    “你确定这里是聚仙洞而不是聚鬼洞?”秦覆昔拧眉,盯着那一堆白花花的骨头问道。

    离洛寒看着那一堆白骨,目光却出奇的从容淡定,笃定地道:“就是这里一定没错,只是我也不知道这一堆白骨到底是从何而来,我体内的毒已经蔓延得越来越快了,我们必须马上找到聚仙草,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撑多久。”

    “在找聚仙草之前我必须找个地方洗洗澡,看我的这一身血很显然都是拜你所赐。”秦覆昔嫌弃地盯着自己周身上下的那些血迹,它们浸透了自己的衣服,现在就好像黏在身上了一样,弄得她浑身难受。

    离洛寒勾唇浅笑,眸光中掠过一抹淡淡的玩味之意。

    “你难道就不怕……”

    话还没说完,秦覆昔就做出一个抹脖子的举动威胁道:“你敢,信不信我现在就结果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