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打道回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5本章字数:2020字

    秦覆昔面无表情,一双冷冽的眼睛毫无温度。

    “有区别吗?就这样吧,明天你我二人分道扬镳,我想以后也不会再见了。”秦覆昔说完扭身就走,如果离洛寒认出焚凰就是秦覆昔的话,对她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离洛寒看着秦覆昔的背影,一抹失落的情绪在眼底涌动着,不知为何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总是牵动着离洛寒的心,他时常会想象着那张面纱之下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庞。

    翌日,秦覆昔和离洛寒分道扬镳,离洛寒回去自己的宁王府,而秦覆昔则早早在城郊就要跟离洛寒分别。

    “行了,就在这里吧,我们就此别过。”秦覆昔忽然停下脚步,一双清亮但是却冷冽的眸子里闪着决绝。

    此刻,离洛寒身上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体力也恢复了,就连说话的底气也足了。

    离洛寒犹豫了一下,面色复杂地道:“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最好不要再见,毕竟我可不想再救你第二回。”秦覆昔冷冷地抛下这么一句话,一个飞跃就飞上了树梢。她是如此的轻盈,轻盈得好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样,她必须亲眼看着离洛寒先走她才能回去相府。

    秦覆昔斜靠在树干上,轻轻地闭上双眸,做出一副打算小憩一会儿的样子,闭目养神。可是耳朵却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着树下的动静,以此判断离洛寒是否已经离开。

    过了一小会儿,秦覆昔终于还是听到了树下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并不轻快,反倒显得有些不甘愿。

    秦覆昔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她睁开眼,眼底却染上了阴霾,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该死的,我这是怎么了?”秦覆昔觉得自己一定是迷糊了,使劲地晃了晃脑袋,远远地注视着离洛寒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直等到离洛寒完全消失在了秦覆昔的视线之中,她才从树上跳下来准备回去相府。

    准太子妃丢了三天,想必整个相府一定是乱成一锅粥了吧?秦覆昔早就做好了准备,白姨娘和秦凝姗一定会借此机会大做文章,但是这次她绝对不会再轻易地忍让他们。

    不过在回去之前秦覆昔必须重新编一个故事,编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让秦柯不但无法责怪自己,反倒更加疼惜自己,尤其是她这一身凭空冒出来的灵气,她需要找一个借口才行。

    忽然,一个计谋袭上心头,秦覆昔勾唇冷笑,将脸上的面纱揭下来丢在地上,随即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故意在地上沾染了一些泥土,并且将裙角撕碎,弄得自己一身狼狈。

    等秦覆昔再度出现在相府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楚楚可怜受尽委屈的相府千金大小姐的模样。

    “大小姐!天啊,是大小姐!”门口看门的守卫见到秦覆昔之后立即炸了锅。

    那守卫跑到秦覆昔的跟前确定了这个浑身狼狈满脸泥土的女子就是大小姐之后立即回头对着另外一个守卫大叫道:“你来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进去禀报丞相说大小姐回来了?”

    那个正在呆愣的守卫听到这话好像立即被点醒了似的,扭身回去就准备将这个消息通报给秦柯。

    “大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这几天全府上下所有的人都在找您,都快将相府给翻过来了却还是没找到您,您到底是去了哪里啊?相爷可是急坏了。”那守卫搀扶着秦覆昔,一路朝着相府的大红门内走去。

    秦覆昔立即哭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被守卫搀扶着,刚跨过门槛,就见到了正迎面赶来疾步匆匆的秦柯还有跟在秦柯身后一脸嘲讽的白姨娘和秦凝姗。

    秦柯见到果然是秦覆昔,上下打量了一下秦覆昔,上前将秦覆昔搀扶住,声音心疼却又透着一丝责备道:“昔儿,这几天你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爹爹担心成什么样子?”

    “爹爹,是昔儿不好,是昔儿让爹爹担心了。”秦覆昔说话间便要跪下来,却被秦柯一把给拦住了。

    就在此时,得到消息的碧莲也匆匆赶来,见到是秦覆昔回来了,立即激动得哭了起来。

    “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这几天碧莲都担心死了。”碧莲说着,就从秦柯的手中将秦覆昔搀扶了过来,用自己手中的帕子给秦覆昔擦着脸上的污渍,时不时地还会轻轻擦拭着自己眼角的泪珠。

    白姨娘跟秦凝姗则是一脸冷漠地站在秦柯的身后。

    白姨娘硬生生地挤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来,上前装模作样地问道:“昔儿,你可真是的,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你可知道全府上下的人都在找你,大家可都是很担心你呢。”

    秦覆昔闻言顿时心内冷笑,白姨娘和秦凝姗是担心她不死吧!

    虽说心里是恨透了白姨娘,但是面子上却还是要过得去。

    秦覆昔在碧莲的搀扶之下朝着白姨娘微微施了一礼,声音虚弱地道:“二娘,是昔儿不好,让二娘担心了。”见到秦覆昔一身狼狈的样子,秦柯立即打断了白姨娘的话,吩咐碧莲道:“碧莲,还不赶紧把大小姐给扶回揽月阁?要好生照料,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等下老夫再来看她。”

    “是,老爷,碧莲这就带着小姐去收拾。”碧莲柔声答道,随即搀扶着秦覆昔回到了揽月阁。

    大堂之中,秦柯正阴沉着脸坐在上座,白姨娘跟秦凝姗坐在他的身旁。

    白姨娘跟秦凝姗使了一个眼色,秦凝姗立即明白了什么似的,走上前来亲自给秦柯倒了一杯茶。

    “爹爹,姐姐她真是过分,消失了整整三天害得我们大家都为她着急,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回来了,若是被都城的百姓知道了,说不定又会传我们相府的什么闲话了呢。”

    秦凝姗一边打量着秦柯的表情,一边在他的耳边说着一些中伤秦覆昔的话来,白姨娘也在一旁赶忙附和道:“老爷,我看姗儿她说的也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