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你很面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5本章字数:2020字

    秦覆昔拧眉,一双清冽的眼睛闪过一道犀利的光,冷眼盯着离洛寒道:“你想干什么?”

    离洛寒勾唇一笑,一个翻身就压在了秦覆昔的身上,眸光紧紧地打量着秦覆昔道:“本王看你有些眼熟,尤其是你这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

    被离洛寒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而且是这么暧昧的姿势,秦覆昔突然之间觉得脸颊一阵发热。

    “你发什么神经?你给我滚开,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敢对我做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难道就不怕我告诉皇上,让皇上治你的罪吗?”秦覆昔抬手,攥紧小拳头朝着离洛寒的前胸猛地轰过去。

    离洛寒大掌一挥,轻易地就接住了那一记拳头。

    “刚刚可是我救了你,难道你打算这么报答本王吗?你去告诉父皇也没关系,反正我是个多余的人,父皇早就看我不顺眼,想要除掉我了,多你这一句不多,少你这一句也不少。”

    说这话的时候离洛寒的眼中骤然多了一抹苦涩。

    “再不滚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秦覆昔知道离洛寒清楚焚凰拥有灵气,所以在这次的较量之中秦覆昔不打算使用灵气,否则的话就会被暴露自己的。想到这里,秦覆昔冷喝一声,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来朝着离洛寒的头砸过去,离洛寒一个闪身就从秦覆昔的身上滚了下来,十分轻巧地就躲过了秦覆昔的进攻。

    离洛寒气定神闲地将手掌上沾染着的泥土拍掉,勾起唇角笑道:“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残暴。”

    “总比王爷你好多了,竟然对未来的太子妃不敬,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其他人会怎么看王爷你的为人?”秦覆昔冷着脸,丝毫不给离洛寒留下情面。

    “你更需要担心的是你自己的名分,若是传出你跟本王有染的话,恐怕你的太子妃之位是保不住了。”

    “你……”秦覆昔咬着牙盯着这个无耻的男人。

    离洛寒勾唇轻笑,一把上前勾出住了秦覆昔的下巴,声音暧昧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的时候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本王的心,就比如刚刚在晚宴之上你舞剑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们之间仿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跟踪我?”秦覆昔拧眉,一把将离洛寒勾住她下巴的手给打掉了。

    “谈不上跟踪,本王只是对你这个未来的太子妃感觉有点好奇罢了。”离洛寒云淡风轻地道,可是那对冰冷的双眸却让人感觉一阵窒息,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没有人可以看透。

    秦覆昔冷笑,“那就多谢王爷的关心了,只是希望王爷以后可以自重,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秦覆昔转身准备走,她知道自己停留的时间越长,暴露的危险就越大。

    “本王救了你,难道你就不打算报答一下本王?”背后传来离洛寒不知羞耻的声音,秦覆昔转身,冷冰冰地道:“那是你自己要救我的,我可没有求你救我。只能说你是多管闲事。”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匹马为什么会发疯吗?”离洛寒忽然转移了话题,一句话就戳中了秦覆昔的心窝子。

    秦覆昔闻言死死地拧眉道:“难道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你求求本王的话,本王倒是可以告诉你。”离洛寒微微挑眉,眉宇间竟然带着一丝丝的得意。

    秦覆昔冷笑,神色中闪过一抹不屑道:“就算是你不告诉我,我也能调查出来。”秦覆昔知道,这种事除了白姨娘她们还会有谁?今日在大殿之上,秦凝姗就想要让她出丑了,可惜没有得逞,所以她们气不过就在自己的马车上动了手脚,很有可能是她们收买了自己的车夫,总之这件事情肯定是跟白姨娘她们脱离不了关系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覆昔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喊声,还有一阵阵的马蹄声,显然是相府的人找来了。等到秦覆昔再次回头的时候,离洛寒居然已经不见了!

    “哼,跑得还真是快。”秦覆昔冷笑了一声,眼底却闪过一丝无奈。

    秦柯见到秦覆昔安然无恙的那一刻,立即狠狠地抽了一下马背,加快了速度来到了秦覆昔的跟前。

    “昔儿,你没事吧?”秦柯松了一口气,但是脸色却依旧显得有些苍白。

    如果秦覆昔出了事的话,秦柯不但会失去一个女儿,更重要的是他会无法跟皇帝交代。

    秦覆昔摇摇头,柔声道:“爹爹放心,昔儿没事。”

    秦柯从马上跳下来,上前打量着秦覆昔,似乎是想要看看秦覆昔有没有受伤。

    “没事就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马怎么会突然发疯?”秦柯拧了拧眉,显然刚才发生那惊险的一幕让秦柯也心有余悸。

    秦覆昔当下就变得柔弱了起来,抽泣着道:“我也不知道,那匹马就是突然发疯了,如果不是我及时从车上跳下来的话,现在恐怕早就掉下悬崖了,您看,那马车都已经散架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姨娘和秦凝姗也假惺惺地从马上跳了下来,一副关心的样子来到秦覆昔跟前。

    “昔儿你没事吧?你知道刚刚二娘差点担心死了。”白姨娘也打量起秦覆昔来了,不过秦覆昔知道她是恨不得自己掉下山崖摔死,这样的话秦凝姗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未来的太子妃了。

    “姐姐,姐姐,你怎么样?”秦凝姗也假惺惺地挤出几滴眼泪来,这样浮夸的演技让秦覆昔作呕。

    秦覆昔勾唇冷笑,眉眼之间多了一抹清冷道:“我没事,看样子妹妹很担心我呢。”

    秦凝姗闻言一怔,随即一脸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是自然,你是我姐姐嘛。”

    此言一出,秦覆昔心中冷笑,看秦凝姗这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她们在背后做的手脚,这笔账她早晚要跟她们好好地算一算。她秦覆昔可不是什么忍辱负重的角色,而是有仇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