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禁药被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5本章字数:2049字

    森严的皇宫之中,离子墨背手而立,无法看到此刻他的表情。

    “通知宫中所有的侍卫,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到那个贼人,集结司月国的所有高手,或许可以将他抓住。”离子墨此言一出,侍卫当即得令而去,离子墨轻叹一声,看来司月国即将经历一场浩劫了,当初那禁药正是因为吃了会让人灵力短时间内大增,才会被禁,如果这种药物到了心术不良的人手中,那么恐怕司月国要大乱了。

    此时此刻,相府之中,秦柯正面色阴沉地在书房等着秦覆昔。

    秦覆昔推开书房的门,见到秦柯正立于案前,脸色难看。

    “爹爹,你找昔儿有事?”秦覆昔听到碧莲说秦柯找自己,就立即赶来书房了。

    秦柯放下手中的毛笔,搁在笔架之上,压低了嗓门道:“昔儿,恐怕连你也听说了吧,楼轩禁药被盗走了。”

    “是,昔儿也不过是刚刚听说,只是昔儿不太懂那楼轩禁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秦覆昔抿唇,上次白姨娘正是诬陷她吃了楼轩禁药才闹到皇帝那里去的,秦覆昔原本只觉得这个楼轩禁药不过是个传说罢了,没有想到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可以短时间内让人灵气大增的东西。

    秦柯闻言轻叹一声道:“你也知道,我们整个大陆之上有四个势力划分,分别说司月,楼轩,南岭和洞庭,每一国所练就的灵力都不尽相同,其中数楼轩的炼灵之术最为邪门,这种楼轩禁药正是出自那里,使用了这个禁药的人会在一夜之间灵力大增,但是如果实力不够的话很有可能是会走火入魔,害人不浅。”

    “正是因为如此,那楼轩禁药才会被禁的是吗?”秦覆昔蹙眉,一双清冷的眼睛里荡漾着淡淡的冷冽。

    秦柯轻叹一声,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正是如此,基本上那楼轩禁药已经大部分被销毁了,唯独剩下最后一颗被圣上藏在了寒光寺中,之所以藏在寒光寺中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并且安排了一些侍卫假扮成僧人把守着,却不知道为何,消息走漏了,昨日被贼人盗走了。”

    说话间,秦柯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愁云,毕竟作为当朝的丞相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既然这个东西害人不浅,那为何当初皇上还要留下一颗?”秦覆昔拧眉,眼底掠过一抹忖度之意。

    秦柯闻言转身来到了秦覆昔的身旁,压低了嗓门道:“虽说那楼轩禁药乃是极其诡异之物,但是不得不说对于实力造诣达到一定等级的人来说也是有很大作用的,这种药物的配方是十分珍贵的,如果就此消失了也算是一种损失,所以为了日后可以改进这种药物,圣上这才留下一颗,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盗走了。”

    “原来如此,的确,能让人在短时间内灵气大增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可见这种药物是很难得的,只是不好操控,灵气不够的人服用了,会导致反作用。”秦覆昔说话间,眉眼中多了一抹凝重之意。

    “你说的没错,正是如此,皇帝对于这楼轩禁药是讳莫如深,如若抓到了那偷药之人定然是大罪论处的。”

    秦覆昔微微蹙眉,说道:“可是爹爹跟昔儿说这些做什么?”

    “爹爹只是想让你明白,在这一片大陆上,没有灵力的人是无法生存的,而现在皇上和太子还以为你是以前的那个没有灵力的秦覆昔,虽说大婚之日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如果你依照这种形象入宫的话,恐怕是难以生存的。”秦柯背手而立,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忧虑。

    见到秦覆昔不说话,秦柯继续说道:“上次进宫参加晚宴的时候,爹爹之所以没告诉皇帝你恢复灵气的事情正是担心你会因此受到伤害,原本你没有灵气,或许别人觉得你不足为惧,如果堂而皇之地宣布说你突然有了灵气,只会引人非议。”

    “昔儿知道爹爹的苦心。”秦覆昔点头道。

    秦柯轻轻闭上双眸,叹道:“这些年爹爹亏待你了,其实爹爹早就知道你妹妹和你二娘不喜欢你,你妹妹断然不会把你拥有灵气一事主动告知皇帝的,毕竟如果那样你的太子妃之位只会越坐越稳。”

    原来秦柯早就知道秦凝姗觊觎太子妃之位,只是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那爹爹打算怎么办?”秦覆昔拧眉,此事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若是她现在当着众人展现了灵力的话,只怕她会成为那个被怀疑偷走禁药的人。

    “爹爹打算让你去历练,找一位高人教教你幻术,在大婚之前回来就行,一来不但可以帮你的灵气忽然回来找一个借口,除此之外也可以帮助你暂时避开风头。”秦柯想的果然是周到的,秦覆昔也承认这是一个好主意。

    秦覆昔闻言点头道:“那爹爹打算让昔儿去哪里历练呢?”

    “西云山上有一位西云真人,乃是灵力极强的人,此人闲云野鹤,行踪诡异,不过爹爹派人打探得知他如今已经回到了西云山,距离你大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趁着这段时间你就上西云山去找西云真人,让他帮助你。”

    “是,请爹爹放心,明日,昔儿就起程去拜西云真人为师。”

    秦柯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不过在去之前,你需要进宫一趟,跟皇上和太子告别,毕竟你如今是未来的太子妃,突然失踪的话只怕会引起皇宫之中的骚乱。”

    “是,昔儿明白。”

    秦覆昔走出书房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地暗淡了下来,秦覆昔抬眼遥望着天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疼,秦覆昔拧眉,手掌捂住胸口,可是那胸口却疼得越来越厉害了,钻心的疼让秦覆昔觉得身体快要散架!

    体内的灵气不安分地涌动着,好像是在抗议一般,秦覆昔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覆昔的第一直觉就是封子修出事了,果然,秦覆昔使用了召唤术念出召唤咒语,但是封子修却并未出现。